首页 娇凄变成了共用蕩妇 下章
第二章
 我不经意的吻了下方雪的额头,她也吻起我来,这样温热的嘴,好像初恋时第一次吻女人一样的感觉。我真是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揽住方雪的肢,紧紧的抱住她,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脊背。我们慢慢的移到了边,方雪微笑的看着我下了外套,楼主粉的蕾丝文,躺在了上,我一直贴着她,把她在身下吻她。

 “吻我…吻我…”也许是因为子分娩我们很少做,也许是因为方雪太过感,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我打开了方雪的衣扣子,方雪一对雪白的房一下映入我的眼帘,我迫不及待的起方雪的子,真是滑啊。

 “啊…”方雪的呼吸渐渐加重。我开始由方雪的颈部吻上了她的头,头不大,一小圈粉红色的晕,我把头含在嘴里,一会用舌尖,一会轻轻用嘴夹住。手不老实的抚摸着方雪光白的大腿,隔着内,轻轻的抚摸着她最重要的私处。

 “…帮我下来吧…”我拿下了方雪的内,她就像小时候心中的白雪公主一样,真是太美了,我把头埋在了方雪的双腿之间,用舌尖由腿跟向私处移动,其实我是想看看美女的那个地方。

 “不要…那里…脏…”方雪轻哼着。我依然把舌尖抵上了她的。方雪“…”的一声长叹。难道老岳不对她这样,这个举动让方雪格外感,小脸羞的通红。我仔细的看着方雪的小,粉红色的,少女独特的粉,我用舌尖挑动着她的,不时的加快速度。

 而方雪激动的用双手不时模着我的头发,轻轻的扭动着肢。“啊…恩…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用舌尖继续快速拨着方雪的蒂,方雪的呻声更大了。

 “受不了…受不了…”方雪的小由于我的舌尖的挑逗,开始润利润起来,我小心翼翼的把食指慢慢的进紧闭的道,真的是好紧,里面的,层层叠叠的。好像处女般得紧致一样,我开始伏在方雪的身上,将她的粉腿轻轻打开的更大一点。

 “我要进来了”看着脸通红的美人,我觉得自己不是人间,而是在天堂。方雪深情的看着我,轻轻的恩了一声。我拿头开始研磨着方雪的,慢慢的我尝试把头很费劲的才进方雪润的道里,怎么会这么紧,我心里纳闷着。方雪紧皱着眉头,我只得一用力,进去了几乎全部的茎,包裹的太紧了。

 平时和媳妇都是半个多小时的,这一下,也许是太紧张还是什么,差点让我了出来,方雪“恩…”的一声,我仔细看着身下的小美人,我进来了。

 “里面好紧啊”方雪羞涩的看着我,我开始慢慢的挪动着茎,在这个紧致的小里。润、舒适感让我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抱着方雪,开始轻轻的着。每次我觉得包裹我茎的道壁好像都被我带出来了一点一样,方雪也不那么紧张了。

 她的身体是火热的,上去,好像柔软了好多,让人爱不释手,看着茎慢慢适应了紧窄的道,我开始快速的起来。

 “恩…风哥…好舒服啊…雪儿…很开心啊…”方雪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呻着…她的呼吸就在我的耳畔…这个销魂的叫声,不是好听,而是入心啊。

 我开始快速的动着茎,情是很难控制住的,大概了两百多下就要了出来…我稍微加快了速度“在里面吧,在里面吧…”方雪动情的呻着。

 最后一次啊,我把茎完全拔出使劲的了进去,的很深,感觉自己的茎一股一股的…真是及了,我们拥抱着彼此,出的一瞬间,我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内疚感。

 看着眼前的美人,我们都是大汗淋漓的。她更美了“你的下面好紧,让我真是控制不住自己了”“其实我被包养的一年里,老岳没碰过我。”

 方雪说出此言,我惊住了,方雪告诉我,老岳是个好人,就是吃的苦太多了,子带着孩子离开他去了国外。

 就剩他自己守着这么大的事业。他想用诚心打动我,可是我总忘不掉自己的王子梦,或者是潜意识不甘心这样和一个老头。就快适应了老岳,结果你出现了,完全打了我的生活。

 我忽然有点觉得自己不太是人,背叛了子,又扰了别人的正常生活,心中充了内疚,这时,方雪伏下身去,忽然用嘴含住了我那还沾和她茎,开始吐起来,我说脏,得洗洗。方雪微笑的看着我“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方雪开始含着我的茎,有时候还故意努力含的很深,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这样的感觉真是舒服极了,茎在她小巧的嘴里,慢慢的又站了起来。

 我开始让方雪背过去,用老汉推车的方式入了茎,这次适应多了,我顺畅的起来,一只手在后面不老实的抓摸着方雪白皙的房。方雪的股很圆,很翘,每次都自然的把我弹出来,我又进去。

 我恶作剧的用手抚摸着方雪的菊花,很干净,很整洁。方雪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感觉到我的行为了,方雪的后背真是美丽,圆圆的股,纤细的肢,光滑洁白的脊背,一头秀发像垂柳一般,不只是爱的快了。

 从茎传来的兴奋感,让我快速的茎“啊…风哥…风哥…我要来了…我要来了…”

 我忽然感觉一股热包裹住了茎,方雪又出了水,这个热让我也跟着了出来,真是及了,我抱住方雪的娇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真是舒服及了。

 我拔出茎后,方雪的小出了我刚才进去的,我递给她一张纸,她笑着看着我“你真细心”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俩在绵了两个多小时了,我忽然觉得我还有个家。方雪很自然的坐了起来,告诉我该回家陪老婆了。

 这么善良美丽的女人,理应有个更美好的人生的。我洗澡完了回到家,看着岳父岳母和马上分娩的子,有种说不出的内疚感。要是一场梦多好!***

 子只喂养孩子半年就去上班了,我纳闷的是,为什么子撇弃了好好的户籍员的工作不干了,跑去建筑公司当文员。子说户籍员没发展,还太累了,我想也是。在这半年里,我和方雪一直保持着偶尔见面的习惯。

 为了不让我子和老岳发现,我们都是约在每周的江边,去了就去了,没去,谁也不要等谁。将结果每周我们都能最少在一起一次。子做了文员之后,打扮也有些许变化了,原先高的圆领也变成了V领的衣服,出白色的脯,偶尔可以看到深深的沟。

 也由原先的长变成了裙子和丝袜。老婆总开玩笑说,沟代表了女人的事业线。简直就是灰姑娘到感妖女的转变,让我都大吃一惊。那种女的气质,足够倒任何一个男人了。

 一次约在方雪家,她忽然发疯似的发情,我们在客厅里就做了起来,要是有人站在环廊上,我俩真是给别人演绎了一场宫秀了。

 方雪拿出了润滑剂,涂在了门周围。还记得你第一次抚摸我的这里吗?我就想给你了,这么紧的地方,记得和子几次都没有成功。我看着涂上了润滑剂,粉丝的菊花,自己也是心动不已,以前是在A片里看过,现在终于要自己尝试了。

 我还是有些紧张,我把着方雪圆润的部,开始尝试头,几经努力,我才把了进去,真是太紧了。

 方雪爬在沙发上,也很紧张的看着我,我全神贯注的想把茎完全入方雪的门,是太紧了,但感觉头进去过了一个特别紧得地方,就容易多了,我把茎全都了进去,方雪的呼吸格外重。

 像是一个被打了股针的孩子。我开始做梦般得着方雪的门,方雪则特别乖的爬着,忍受着我一次次的撞击。大概了不到一百多下,我就出来了,真是太紧了,方雪抱了我一下,我感觉今天她不太正常一样。

 她捂着股到了洗手间,我也跟了过去。她清洗着股周围的润滑剂,感觉表情好疼,我抱住了她。方雪居然哭了。

 “要是我们永远在一起多好,你为什么不早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我知道,我们对彼此动情了,不只是体的愉了,为了,我折磨了两个女人。方雪哭了一会,帮我清洗了茎,茎在她的清洗下,又硬了起来,我们就站着在卫生间又做了一次,然后回到客厅又在沙发上做了一次。

 这次,她让我把那不多的进了她的嘴里。筋疲力尽的回到家,发现子没有回家,一打电话子说在岳父岳母家,我也没过去,只是觉得子的语气很不正常,但和方雪放纵的太累了。  m.EjiXs.COM
上章 娇凄变成了共用蕩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