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畜士集会 下章
第二章
 “哈!是威戈佛特兹的把戏么,那狗东西虽然死的凄惨,但他在你身上留下的术式却隐秘并且牢固,看起来连猎魔人白狼的两条术士母狗叶妮芙和特莉丝都没能发现并清除呢。”

 邦纳特一只手勒住希瑞的玉颈向后拉,迫使希瑞抬起头吐出了香舌。“威戈佛特兹告诉过我,这些法术,会维持对你身体的改造,所以你就乖乖重新变成我的家畜吧。”希瑞媚眼翻白,娇连连,但却没有停止思考。

 原来如此,一定是邦纳特他的出现重新活了这些术式,希瑞一边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一边思索着,我还有机会,只要不近距离接触邦纳特,就不会发术式,我就还有一战之力。

 希瑞念到此处,强忍着中进出带来的快,双手撑墙打算积蓄力量将自己推离邦纳特,至少先离开他的。邦纳特的一次深就粉碎了希瑞的打算。

 “呜噢噢…”希瑞感受着深处带来的如同电一般烈且迅速的快传递至全身各处,她身体各处都酥麻了。

 不受控制的出一大波水,双手也失去力量,难以支撑希瑞的身体,希瑞整个人沿着墙面摊在了地上,只有美高高的撅起,如同一只驯服的家畜一般。

 接着邦纳特一轮又一轮的。邦纳特终于向希瑞体内地注入时,希瑞早就在多次反复的高中昏过去了。

 邦纳特把希瑞正面朝上翻过来,看见希瑞媚眼翻白,姣好的面容上尽是泪水与涎水,嘴巴大张,香舌歪斜在外,仍然在滴落涎水。整张面孔如同女一般,令人望高涨,但邦纳特知道自己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邦纳特抬起希瑞,趁着夜走向拴马处,邦纳特意识到,对于如今身体残破不已,只能乞讨的自己,这头曾经的家畜的回归对于他来说是东山再起的绝佳资本,邦纳特不加快了脚步,找到了希瑞的那匹黑马后,他将希瑞捆在马股上,离开镇子,绝尘而去。

 女猎魔人再次醒来之时,发现自己被捆绑在荒郊野外的一个精灵遗迹内,她的双手被捆在一起高高的吊在身后,一只脚与地上的大理石立柱绑在了一起,另一条美腿则被高高的抬起到旁边的一个台阶边缘上固定住,浑身一丝不挂,凝若玉脂的肌肤就这样全部了出来。

 希瑞感到羞愧感从心里浮了出来,但很快转变为对邦纳特的愤怒与憎恨,但如果有人此时触摸一下希瑞的,就会发现内里已经润的不成样子了。

 希瑞没有意识到,自己再一次落败于邦纳特这个事实与快及身体改造等其他因素一起,已经让她内心产生了一丝对邦纳特的特殊情感,她的身体正渴望着邦纳特的下一次宠幸,而她没有等太久。邦纳特在精灵遗迹里待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除了希瑞外,他一直在各处收集情报,寻找自己所需要的那个人,在一次又一次中途,在希瑞祈求着高时,他问出了希瑞在奇安凡尼银行的账户,他靠着希瑞的家当维持着二人在遗迹里的生活。

 同时他也买了许多催情药剂与法术催化剂在希瑞时使用。希瑞也惊奇的察觉到了邦纳特的改变,每次希瑞吃饭时,邦纳特都会亲自喂给她,一开始希瑞十分不配合,甚至会将唾沫吐到邦纳特脸上,此时按希瑞的认知,邦纳特应该会拿刀以希瑞身上的部位为要挟强迫希瑞配合她。

 毕竟在他们初次相遇时他就是那么做的,但邦纳特没有,而是在平静的拭去了唾沫后离开了。

 下一次用餐时,邦纳特甚至开始劝说希瑞,在不断的愉与劝说后,希瑞也逐渐接受了邦纳特的好意。

 “真是不可思议。”希瑞思索着。“我一直认为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杀过的人可以填一整片墓园的冷酷猎手,对人对事都冷若坚钢,但他如今却肯好言好语的待人。”

 而邦纳特却有自己的想法:他在斯提加堡一战后实力大幅下降,作为赏金猎人他本身仇家也多,逐渐的沦落到乞丐的境遇,如今自己当年的便器回到了身边,成了他东山再起的唯一可能,他自然要对其好好相待。

 长此以往下来,希瑞甚至开始享受起与邦纳特的做过程,不知是她体受术式影响还是当年的调教的影响,亦或是二者皆有,邦纳特总是能将她干到失神。

 如此足而又畅快的爱让希瑞沉浸其中,但在两周后的某一天,他们规律的生活被打破了,一队野外窜的匪徒误打误撞的在夜晚看见了遗迹里的火光,从而跑进了遗迹里。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被捆绑着的希瑞。“天哪,瞧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位女?在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

 “噢,我觉得女小姐肯定会好好我们大伙的。”几个年轻匪徒嬉皮笑脸的凑近了希瑞,希瑞又羞又恼。

 但身体被束缚着只能眼看着匪徒上前来把玩她的身体。邦纳特暗道不妙,想要先隐匿自身,却和另几个匪徒撞了个照面。

 “嘿!老头,你想去哪?”邦纳特暗道不妙,试图撞开他们逃离,却很快被几个匪徒摁倒在了地上。

 他被一众匪徒拖到了希瑞的眼前。“老头,这女人是你绑的票吧?看你这么年老体衰,对付这种年轻娘们会不会有点吃力啊?我们几个今天就当一回好人,大发善心帮你把她收了吧,哈哈!”

 “你就在这,乖乖的看这位小姐和我们的‘表演’吧!”几个人摁着邦纳特,其余人聚到了依然被绑着的希瑞身旁,开始了一场的聚会。

 希瑞目睹着这一切,却无可奈何,只能被迫接受匪徒们上来的,她愤怒的盯着眼前的匪徒,但当入她的开始动后不久,她就再也无法维持愤怒的眼神了…

 取而代之的是因快而高翻的白眼与呻不已扭曲的面容,随着体之间的碰撞与升温,希瑞身体内部的也被发出来。

 很快她就享受起了与匪徒众人的媾。在匪徒的入的同时,希瑞也在力所能及的晃动着部,试图获取更多的快,她的呻声也愈发急促与高昂了起来“啊…哈啊!”希瑞一边控制不住的大声呻着,一边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芊芊细,由于动作过大,连捆绑她的绳索都开始晃动起来。

 “我艹,这个婊子…真是够的。”在希瑞体内的匪徒喊道“她的小真是,你看到她的脸了嘛?这就是个妇!”希瑞媚眼上翻,脸蛋热得发红,自己的上咬着下齿间里传来摄人心魄的呻。匪徒们见此都感到自己身子燥热了起来。

 “把这个妇解下来!这样绑着她一次只能一个,还有好多兄弟等着呢。”一名匪徒的号召立马得到了响应,匪徒们急吼吼的把希瑞的绳索解开,希瑞被解放了。

 但沉爱的她没有丝毫反抗动作,只是在没有了束缚后更大幅度的晃动起了肢。有人将自己的贴近了希瑞的嘴巴,希瑞闻到上的恶臭。

 邦纳特对她身体的持续调教使她没有丝毫犹豫的张开了嘴将了进去,她灵巧地舞动香舌对嘴内的进行着细致的清理与,令的主人一阵颤抖。

 与此同时,希瑞感受到自己全身上下又涌起了魔力波动。“又是那个对我身体改造的术式。”希瑞想着。

 “我应该停下来,不然这个术式最终会让我再也逃不离这个性爱的漩涡的…”正当希瑞试图用自己最后一点理性避免自己的沉沦时。

 伴随着最后一次沉重的,两名匪徒都将深深的入到底出了,希瑞感觉到自己的子受到了的冲击而带来了一阵甜美的快

 嘴里的也被深入喉,那名匪徒用双手抓住希瑞的头发将希瑞的脸狠狠的固定在了自己的下,希瑞感到窒息感与快同步从身体里涌出。

 “呜嗯…咕呜…”汹涌的和高中断了希瑞的思考,希瑞只觉得一股电般的快从跨部出发,窜过她的全身,她当即媚眼翻白,与喉咙因渴求与刺紧紧地动收缩,迫使着出更多的华,在这一瞬间,她不再是狩魔猎人。

 而是一头只为而活的母畜。在希瑞因持续不断的浑身高而失神时,或许是连续不断的快冲击让她回忆起了第一次使用魔法时的感觉。

 遗迹四周的魔素汹涌的朝希瑞身体内涌入,如果希瑞此时保持清醒,她能够凭借这股魔力轻而易举的打败在场的所有匪徒。

 魔力没有受到女术士的支配,不受控制的在希瑞全身上下游走,这时,威戈佛特兹留下的身体改造术式正巧因希瑞的高发。

 原本因缺少魔力只能寥寥起效的术式收掉这股魔力后,立刻开始高效地对希瑞的身体进行起了改造。

 随着匪徒们继续对希瑞各个部位的大力,希瑞又一次在强烈的高下回过神来,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一个自由的机会,也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正被高效的改造着。

 烈且是快了她的脑海。匪徒们逐渐不希瑞身上的两个,他们用上了希瑞纤纤玉手,用上了希瑞的菊

 甚至用上了希瑞温暖的腋窝与银白柔顺的长发,希瑞知道自己逃脱无望,也配合着匪徒们继续享受着爱。

 事实是希瑞身上高效的改造术式令希瑞对于愈发的不能自拔了,每一次对于希瑞子的大力冲击,都在希瑞的心灵上加深了一丝烙印。

 而控制邦纳特的匪徒也忍不住想参加这场宴,以至于只留下了一个人看管着邦纳特,此时,邦纳特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而赏金猎人绝不会白白放跑机会。

 邦纳特猛地翻身,一脚踹在了那个注意力全在希瑞身上的匪徒,匪徒失去平衡向一旁歪倒过去,他随即起身,拿起放在旁边石台上自己调配药剂用的两种粉末,混在一起洒向了希瑞旁边散发着温暖与光热的火堆,随后掩住自己的口鼻。

 粉末在火堆上炸开,升起的烟雾弥漫了附近的一片区域,匪徒们入烟雾后纷纷开始流泪与咳嗽起来,正在希瑞的匪徒也纷纷因身体的不适而停了下来。

 那是乌鸦眼与田蒡草的粉末,混合燃烧后的烟雾对于人类的粘膜具有极大的刺,是邦纳特作为赏金猎人的无数小技巧之一。

 但邦纳特并不想要匪徒们只是流泪与咳嗽而已,他希望希瑞能对他的行动做出相应的回应。一名匪徒稍微从咳嗽中缓解了过来“该死的…咳”他一边抹去眼泪口水一边骂道“谁…咳咳…干的,我…咳…宰了他。”

 他稍微缓和了一下,怒骂着打算去寻找罪魁祸首,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周围除了他自己的咳嗽声响与叫骂声外,悄无声息,但他最后还是听到了声音,从他脑后传来的风声。等烟雾散去,果然如邦纳特所预料的一样。  M.ejIxS.cOM
上章 母畜士集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