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人凄女侦探司空月儿 下章
第八章 老公的秘密
虽然成功救出白雪,司空月儿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白雪在苏醒后神情痴呆,完全像个 人偶娃娃。将她送回委托人刘总的家中后,刘总请来可靠的私人医生替白雪诊断,得出的 结论是白雪被某种不知名药物控制了身心。

 这种不知名药物并非简单的毒品或者药,而是一种带有潜意识催眠效果的药。此 药的药效十分强烈,稍微服用过量就会导致脑死亡。但如果慢慢地一点点让受害者服下 ,就能从潜意识控制受害者的身心。受害者平时与常人无异,也可以过正常生活,但只要 接到操纵者的命令,就会无条件服从。

 白雪就是吃了这种药,并遭到反复的调教,已经变成一接到命令就会发情的 奴隶。而且根据医生判断,那个强迫白雪服用药的人把她当成了实验用的小白鼠,用的 药量时大时小,以致白雪现在丧失自我。

 所幸,这种药尚未完全成功。否则,此药足以让天下大。试想一下,此药用在 犯罪上还是小事,如果用在军事或者政治斗争上,那么会造成什么后果?

 万一被某些野心家用来控制民众,又会造成怎样的灾难?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救治白雪。她有机会恢复神智,只要查清此药的成分就能找到救治 办法。但光靠解析她体内残留的药物成分不足够,必须设法得到此药的样本。

 当然,这就意味着司空月儿必须再次潜入贵妃俱乐部,并接近此药的配制人——“蛇 族”大头目(贵妃俱乐部的总经理)黑蟒。说老实话,她能救出白雪已经冒了很大风险、 付出了不小代价,再去冒险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况且,根据银蛇的紧急通知,另一个“蛇族”大头目(贵妃俱乐部的副总经理)竹叶青 已经死了,而且像自杀般死在自己的办公室。可是,她那晚明明只是打昏了他,并将他藏 在SPA 会所的更衣室清洁工具柜。此事十分蹊跷,定有内情。

 银蛇还告诉司空月儿——黑蟒已经回到贵妃俱乐部,竹叶青的死让他幸灾乐祸,白雪 被人救走却让他不安。这些天来,黑蟒加强了俱乐部的安保工作,并逐个排查可疑人员, 好在没怀疑到司空月儿与银蛇的身上。

 即使没被怀疑,司空月儿如果再去贵妃俱乐部接近黑蟒也非常危险。可是,看到刘总 一家痛苦的样子,再想到隐藏在贵妃俱乐部的种种罪恶和那个人间地狱般的秘密地牢,正 义感强烈的女侦探下定决心再入虎

 不过,她老公步平凡却偏偏在这几天生起病来,时而高烧时而退烧,去医院检查也查 不出原因,只能在家休养。她当私人侦探的事一直瞒着老公,不便与他说明情况。现在老 公的病情这么不稳定,她必须先留在家中照顾他。

 说起来,步平凡的病有点怪。他一会高烧不退茶饭不思,一会精神抖擞胃口大开。而 且病归病,他在夫夜生活的时候做起爱来仍很威猛,一点不比以前逊

 就像今天夜晚,在家中卧室的双人上,晚饭后刚退了烧的步平凡勇猛无比地一次又 一次征服着司空月儿,这对年轻的新婚夫妇陶醉在无尽的悦中。

 做时,步平凡才会摘下平时总戴着的黑框眼镜,出眉清目秀的美男子真面貌。配 上儒雅的气质,以及有些消瘦但非常结实的高挑身材,是个非常吸引女人的大帅哥。而且 ,他的上功夫高超得难以想象,简直像职业的爱调教师。

 司空月儿的美貌、女体乃至气质就是在他的开发下变得比婚前更加妩媚娇

 虽然隐藏着如此不凡的本事,步平凡却一直老老实实地过日子,整天窝在书店里当他 的书虫老板,既没有什么野心也没有越轨行为。硬要说有什么可疑的,就是他每个月在 子外出的日子里会消失几个晚上,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司空月儿对此并不过 问,毕竟她自己也有向丈夫隐瞒的秘密。

 今晚,与老公全相拥尽情做的司空月儿再一次深刻地感受到步平凡的不平凡之处 。从晚饭后开始到现在的几个小时内,她纵情娇的嘴几乎没合上过,从感过人的粉 头分泌出甘甜汁的丰房颤个不停,修长雪白的美腿搐着在上扭来扭去,纤 美的手指都兴奋得发抖!一个劲地叫:

 “啊!哦!啊老公,你…不是病了吗,怎么还这么厉害!?你的宝贝 得太猛了!我,我又要被你干了、干死了!哦…!”

 “哈!老婆大人,我就算病了也不能不好好疼你啊!一起、一起再高一次吧!”

 回应着爱情,步平凡抓住她秀美的玉足,将她曲线美好的双腿向外弯曲,全力 壮威猛的雄物在她销魂名器的小、磨动、旋转、撞击!虽然外表文弱 ,但他的具却是天生异赋的巨长坚得一般女消受不起。司空月儿也是经过了 他的一番调教开发,才能与他在爱中配合得水融。

 冲刺了近百下后,步平凡低下头含住爱前美头大力甜美的汁,将 下巨深深顶入她的女体最深处,刚猛的头冠部顶入子口,向今晚已经被连续中出了 好几次的爱内开始又一次强猛的

 “噢!进来了、都进来了!我的子好烫,被老公你的!”

 感到子再次被又浓又多的入,司空月儿立刻来高,差点兴奋得昏死过去 ,花内的道黏膜包裹着壮的搐般缩紧,子口大开含住头冠部着不断 入的雄。美人女侦探在深爱的丈夫怀抱中秀眉轻皱、目光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左 右摇摆,可爱的娇小嘴里发出悲鸣般的欢喜叫声。

 同时,她弹十足的丰烈地摇晃出阵阵绚丽的,粉首猛出充芳香的白色汁。步平凡爱不释手地抓住娇的美,一边挤般大力捏玩着、一边 扭动下巨在她的体内,直到这次结束。

 随即,步平凡迅速从爱体内拔出仍然没有半点疲软的男器官,跨过她的上半身, 抱住她的脑袋将刚的巨大雄物扎进她可爱的小嘴里,并有点暴地将她美貌的脸蛋 埋入自己股间,做起充征服感的深喉口

 冷而不失妩媚的司空月儿自尊心很强,但如果做对象是深爱的老公步平凡,那么 她非但不讨厌、还很喜欢被他这么略带暴地征服自己。如同专属的爱奴在侍奉心爱的主 人,她美貌的脸蛋烈地与老公结实的小腹肌拍打着,让壮的雄在自己的喉咙深处 猛烈,发出强猛的“噗嗤!噗嗤!”响声!

 步平凡用双手按住爱的头部,烈抖动自己的肌,动作很猛烈却很小心,既酝酿 出狂野的爱快,又避免伤娇。在老公高超技术的主导下,司空月儿也使出了他教 会的本领,喉部肌不断收缩,香舌竭力,把老公刚才后残留在道里的全 部出来清理干净,就连一滴也不剩下。

 之后,夫二人互拥着休息了一会。步平凡温柔地抱住爱的美妙身,轻轻爱抚她 束起在脑后的秀发。司空月儿则依偎在老公的怀抱中,把手伸进他的下,轻柔地抚着 让她死的威猛巨。就在爱意正浓时,步平凡突然出声道:

 “月儿,我们结婚快一周年了,好久没去国外玩过。还记得我那个在澳洲的朋友吗? 他在当地有个很适合疗养的乡村庄园,听说我最近身体时好时坏,便邀请我过去休养一段 时间。你最近工作不忙的话,就陪我一起去澳洲度假吧。”

 听闻此话,司空月儿一愣。她知道步平凡有些海外朋友,这些人参加过他们的婚礼, 并请他们到海外玩过。至于去澳洲度假,老公以前也提过,只是没时间去。

 照理说,步平凡的身体目前时好时坏,换个环境休养一下有好处。而且她公开的身份 是自由摄影记者,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现在也不是繁忙期,可以出空陪老公去海外度 假。于情于理,她都难以拒绝老公的合理要求。

 可是,眼下正是她调查贵妃俱乐部的紧要关头。由于步平凡生病在家休养,她这些天 的调查工作已经停滞,无暇再次潜入俱乐部并接近黑蟒。再这么拖下去,不知何时才能搞 到药的样本,不知何时才能救醒白雪,更不知何时才能捣毁贵妃俱乐部这个隐藏罪恶的 魔窟、拯救更多像白雪那样的受害者。

 这种情况下,她现在怎么能离开A 市去度假?如果不是因为步平凡对她的秘密侦探工 作毫不知情,她简直怀疑他是想带她离开是非之地,不让她继续冒险调查。

 “对不起…平凡,我最近有新的采访工作,暂时没空。我答应你,等此事结束,就马 上陪你去澳洲度假休养。我估计,一个月时间就能完成这个工作。”

 司空月儿踌躇了几分钟后,做出如此回答。见她心意已决,步平凡发出一声叹息,亲 吻着她的额头,意味深长地叮嘱道:“好吧,那你明天就去做这个工作吧。一个月后,我 们就离开A 市去澳洲度假。但记住,不管做什么事,你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连自己都保 护不了的人,是无法去帮助别人的。”

 (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好像有不寻常的含义,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听到老公意味深长的叮嘱,司空月儿心头不由浮起疑问,她隐隐觉得自己的枕边人有 着与自己一样不便公开的秘密。此时,步平凡拉开头柜,取出一个深褐色的小药瓶,一 边递给爱、一边带着认真的目光嘱咐道:

 “月儿,我希望你信任我。从今晚开始,你必须每服用一颗这个药瓶内的药丸,将 对你此次工作起到非常大的帮助。不要问它是什么,就把它当作辟护体的灵丹吧。它能 使你的头脑始终保持清醒,不受恶魔控制。”

 辟护体的灵丹?老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迷信了?司空月儿虽然心中诧异,但注视着 老公认真的目光,她还是点头答应,并打开药瓶服下了第一颗药丸。

 这药丸又小又圆状如珍珠,透发出一股奇妙的清香,光是嗅嗅就让人顿时感到提神醒 脑,应该是某种中药秘方配制而成的丹药。下药丸后,司空月儿只觉得体内一阵神清气 ,随即归于平静,没有任何不适感。

 不过,步平凡这次为何病得那么奇怪?为何急于带她离开A 市去澳洲度假?

 为何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为何要她服用这种能够“不受恶魔控制”的药丸?

 她深爱的老公,究竟有多少她不知道的秘密?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步平凡对她的爱是真实的,似乎在竭力避免她 卷入一场复杂险恶的阴谋,并帮助她不被人所害。  m.EjiXs.COM
上章 美人凄女侦探司空月儿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