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颜惑水 下章
第二十一章
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吓她一跳,她猜想说不定是水家两老去而复返。但,怎么会?

 苏柳红披上外套,拿起口红的手迟疑了下,外头已传来阿凤的敲门声。

 “苏小姐,水——”

 果然是他们!一股气提上来,她没好气的阻断阿凤的话,回应道:“去告诉他们,我会和水云扬一刀两断,切得干干净净,叫他们不要再来烦我!”

 真是欺人太甚,她钱没拿,难听的话也没讲半句,这还不够吗?

 阿凤大概下楼了,门外恢复了原先的宁谧,苏柳红把口红丢向梳妆台,转身躲进被窝里,跟自己生闷气。

 走吧,现在就走,走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再见到任何水家的人。

 她翻个身滑下,她低头打开房门——

 咦,怎么有两只光脚丫?

 猛地抬起头,水云扬隐隐生怒的嘴角占住她的视线,而他身后的阿凤则歉然的朝她一笑。

 “苏小姐,对不起,我刚刚话还没说完你就…我…请你原谅。”

 “不关你的事,去忙吧。”水云扬关上房门,走过去搂住苏柳红的,咬着她的耳垂,无限饥渴地在她身上四处探索。

 她想推开他,他却搂得更紧,亲吻如雨般滴落她颈间、嫣颊和**的肩膀。

 “别,我有话问你。”

 “我们有的是时间。”他一把将她抱起,两人双双滚上

 “我以为你…”她一张口,嘴里的空气马上被光,滑润的舌尖窜至喉咙底,搅得她方寸大

 她不相信他这十来天没碰过女人,他身旁有个“她”呀,可这等狂急的表现,简直就像过度饥馋的乞儿,恨不能一口把她生活剥。

 在苏柳红惊讶于被扯断的丝袍肩带时,水云扬已成功褪去她所有的衣物。

 “别这样,我…我今天没、没心情。”拜托,又不是初恋的情人,有需要这么焦切、急迫吗?

 他低头吻住她,低喃着“不用故作矜持,我知道你比我还要渴望。”他眼中那抹灼热,是过往不曾有过的。

 这是怎么回事?他父母已经宣称他马上就要走入结婚礼堂了,情人结婚新娘不是她已够糟的了,难道她这个千夫所指的情妇还得坚守岗位,鞠躬尽瘁到最后一秒钟?

 “放心,我发的管道很多。”

 啊!趁她一时不察,这坏男人已直捣黄龙,攻城略地了。

 仰躺在上,望着他健壮的身躯在眼前有节奏的晃动,她忽见他额间一绺斑白头发。

 欸!这集名声与财富于一身的男人,竟有了少年白。三十岁便见华发,太不寻常了吧?

 为什么呢?

 这样的疑惑并未在苏柳红脑海盘旋太久,因为水云扬营造出的情,令她脑袋霎时一片空白,所有的思维完全停摆,直奔向登峰造极的境界…

 他一定累坏了,从黄昏数度情演出后,直睡到此刻皓月当空,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难得的好天气,碧空如洗,星斗璀璨,整个天际华美得很不真实。是老天爷特地为了庆祝他的途知返?还是嘲讽他俩缘尽情绝的未来?

 苏柳红从窗边走近沿,依依不舍地坐在他身旁。他瘦了,几不见,他俊美的脸庞有着憔悴的沧桑。她伸手牵那一绺斑白的发丝,疼惜的抚着。

 是什么样艰困的案子,让他累得白了少年头?水肇篱说他去了美国,是那边的分公司出了问题?抑或很单纯的只是忙于即将到来的婚事?

 想起他的婚事,她的心就不由自主地痛着。多么难得的好情人,就这样放他走未免可惜,但不放他走又能如何?

 “好饿。”水云扬缓缓苏醒。“你去帮我点吃的好不好?”

 不好,现在阿凤和欧巴桑都已经下班了耶。她是全台北市最没妇德、最不懂得勤俭持家的女人,怎能要求她洗手做羹汤?!

 但尽管心里严加峻拒,她口中却是温柔回答“好的,你想吃什么?”反正他难得可以尝到她绝佳的手艺。

 “都好,只要是你煮的。”他孩子似的枕着她的腿,脸期待。

 “要吃到我煮的东西可不容易,待会记得给多点小费。”时间不多,能捞就要多捞点。唉,真后悔没收下水肇篱那一千万,可惜呀!

 “没问题。”他吻了下她的大腿,双竟顺着路线窜向她的丛林地带。

 天!“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去为你下厨?”男人对某些东西的需求量似乎从不会因为疲劳而作罢,体力和精神的倦怠正好从这一方面得到足。

 苏柳红确信,他绝对有本事可以像他老爹一样三四妾,儿女成群。

 着充热力的气息,水云扬整个人瘫在她身上,一滴一滴晶莹的汗水滑向洁净的单。

 她很喜欢这种沉甸甸的感觉,特别是在寒冷的夜里,很能熨贴、抚慰她长久枯竭的心。

 要不是一阵叽哩咕噜的声音,提醒他穷凶饿极的肚腹需要进点粮食,她真巴望能就这样依偎着,直到天长地久——

 嗄?!刚刚闪进她脑海的那几个字是什么?天呐!吓出她一身冷汗,还是赶紧下点吃的,让头壳清醒清醒。

 厨房的冰箱里,的食物充其中,随便拎出一、两样鱼、青菜及面条,经苏柳红的巧手煎煮炒炸一番,马上就变出三道可口佳肴。

 据说她这手料理绝活是得自她妈妈的遗传,老爸对妈妈一的厨艺至今仍赞不绝口。当然啦,这些赞美之词都是背着洪燕慈说的。

 名人佳言录: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看着水云扬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苏柳红那运作时常短路的脑袋瓜子忍不住傍它一阵胡思想。

 要是他们像一般的平凡夫那样,有个平凡的家,享受着平凡的喜悦和幸福,然后再生一两个萝卜头,那不就…

 哈!想太多了,那样的生活永远与她无缘,别忘了自己是个不婚族,怎么可以立场不坚呢?

 “没想到你手艺超,以后我要你天天为我下厨。”水云扬解决掉大半碗的什锦面,才抬起是汗水的脸,含情脉脉的望住她。

 苏柳红赶紧装出的笑容。“我只为你服务到结婚前一天,有了老婆就不准你再来打扰我。不过,念在你对我还不坏的份上,我倒是可以考虑免费教授你那美丽未婚一招半式。”

 “我没说过我要结婚。”他殷切的眼光有深意。“是我爸妈告诉你的?一千万不会正好是我父亲代我送你的聘金吧?”

 “你知道他们来过?”也不打个电话先知会她一声。不过话说回来,打电话也没用,横竖她又不接。

 水云扬勾起嘴角“没什么事是瞒得了我的。”

 “是吗?也包括你爸妈所说过的每一句话?”那那张一千万支票呢?水肇篱没带走,她应该恭敬不如从命,直接将之纳为己有。

 “他们…都说了什么?”水云扬搁下碗筷,情神变得有些严肃。

 “没什么,只是…特地来邀我去喝你的喜酒。”有些话说了也得不到正面效果,干脆不说算了。一千万呢?

 “不是我的,是我们的。”他低头亲着她的耳腮。

 我们都快没有明天了,还有喜酒请人喝?亏他说得出口!

 苏柳红嗯哼一声推开他,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我问你,这些天你到美国做什么?”  m.EJixS.Com
上章 红颜惑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