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颜惑水 下章
第十三章
隔天,早过了上班时间,苏柳红还赖在上不肯起来。水云扬已经口头开除她,她也潇洒接受了,因此从今天起她算是失业人口,可以吃睡,睡吃,等三餐不继时再出去另找头路。

 瞄眼墙上的钟,她重衛uo厣纤郏帕迦丛诖耸彼髅谎拇笙焯叵臁?br />

 “谁呀?”伸个特大号的懒,她跋着拖鞋从门上的小孔往外张望。奇怪怎么啥也看不到?“哪位?”

 “红红,”是苏柳绿的声音。“是我跟爸爸啦。”

 苏柳红忙将铁门打开,苏柳绿一个重心不稳,险险跌进客厅里。

 “就告诉你,不要趴在门上的嘛。”苏朝棠提着大包小包,一古脑的全给苏柳红。

 “人家只是想看看那个小孔孔是做什么的,你说红红可以看到我们,我怎么看不到她?”苏柳绿手上也是一堆东西,两人带来的东西快把小小的茶几堆爆了。

 “你们这是…”

 “给你送补给品来呀。”无视妹妹的愕然,苏柳绿好奇的东张西望“爸爸说你搬出去一个多星期了都不回家,也不知道你好不好,刚好那个云扬大哥打电话来,我们便赶来看你了。”

 “他打电话到家里干么?”自己不肯来,倒会差遣别人来,这种好意,直接把它丢进垃圾桶就可以了。苏柳红皱了皱鼻子,注意力放在茶几上大大小小的袋子里,有吃的、喝的、用的,连早餐都帮她张罗来了。

 “他说你这两天不舒服,要我们来看看你。”苏柳绿把手搁在她额头上“没有发烧,搞不好是火气大,今年夏天简直热死人,爸爸,我们帮红红装一台冷气好了。”

 “好。”苏朝棠见这套房小得像笼,心疼的说:“你爷爷有一间小鲍寓租给别人,房客说只住到这个月,我去看了一下,屋况好的,你就搬过去住吧。”

 “真的?我怎么以前从没听你提起过。”苏柳红拿起蛋饼和小笼包,吃得很开心,虽说她搬出来时一心想和那个家断得一干二净,但见到了他们,她冷酷的心就融化了。

 “当然嘛是怕妈妈知道。”苏柳绿跟她向来是一国的。“来,先喝点果汁,别噎着了。你晓得的,妈那人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有些事爸爸不得不瞒着她。”

 “是啊。你大妈总是说我疼你多一些,其实手心手背都是,”

 苏朝棠话尚未说完,苏柳绿就急着嘴“本来就该多疼红红一点,她又没妈,”话才吐出,她马上捂住口“对不起,红红,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我是没有妈,干么怕你说。”不过,还是破坏了她吃早餐的胃口。

 她放下果汁,长长叹了一口气后转看向父亲“我要是搬过去,爸不就少了一笔房租收入?”

 “无所谓,”苏朝棠挑了一张旧旧的木头椅坐下。“爸爸把名下的股票都变卖了,放了快十年,拿回的现金还不少呢!”

 “瞧,爸爸是很有打算的。”苏柳绿今儿跟她爸爸特别有默契,他每说一句,她就附和一句。“你就搬过去吧,明天是搬家的黄道吉,我请一天特休来帮你搬家。”

 有宽敞又舒适的房子住,她当然是求之不得,但一想到洪燕慈很可能发现,跑来找她大吵大闹,她又不免打退堂鼓。

 “我这里住得好好的。”小是小了点,但一个人住也还过得去。

 “哪里好?”苏朝棠不悦的叹了口气。虽然才六十岁,他昔日高瘦拔的身材已然走样,两鬓也出现了白发,轻轻蹙起眉头,就挤出一大把的皱纹。“你住在这里,卜绍曦动不动就来打扰,我怎么放心得下。”

 “爸?”他怎么知道的?苏柳红眼睛横向自己唯一透此事的姊姊,苏柳绿马上摊开两手,出一脸的无辜。

 “纸是包不住火的。爸爸虽然老了,头脑可不胡涂。卜绍曦不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跟他搅和,根本就是作自己。”在他眼中,卜绍曦是标准的纨子弟,他是绝不允许自己的女儿遭他玩

 “爸,我不知道您这消息是打哪儿听来的,没错,我和卜绍曦是走得比较近,但我有分寸的,您放心。”明白老爸的古旧思想深蒂固,她只能用柔的方式劝他往好的地方想。

 “我不喜欢他。”见女儿说不听,他干脆挑明了讲。

 “我也不是很喜欢他。”苏柳红皮皮的笑着“不过,老爸,人情世故马虎不得,卜伯伯毕竟是您的老同学,总不好太拒人于千里之外。”

 “如果你真的只是跟他保持普通友谊关系,那我还放心一点,就怕你一不小心玩得过火,不了身。你也许不知道,卜哲夫已经帮卜绍曦物了一个家里也是经营高科技产业的富家千金,再过不了几天就要举行文定之喜,你可别在这时候趟上浑水。”

 “了。”苏柳红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她和卜绍曝谈的本来就是没有明天的恋情。“我懂得该怎么做。”

 “所以,你赞成搬家了?”苏柳绿喜孜孜的,好像搬家有多好玩似的。“那我赶快打电话给云扬大哥。”

 “打给他干么?”她搬不搬家关他什么事?

 “告诉他…你很好,没发烧也没感冒。”她傻大姊似的张着嘴笑。“你别这样,像云扬大哥这么优的上司现在已经不多见了,你都不知道我那个上司,有够坏的,把我一个人当三个人用,还嫌薪水给得太多。”

 “他以后不再是我的上司了。”苏柳红愤愤的一口进两颗小笼包,腮帮子鼓得跟什么似的。“你明天过来时,顺便帮我买份报纸。”又开始要寄履历表了,想到就累。

 “你才去上班一个多星期耶!人家一年换二十四个头路,一个月嘛才换一个。”

 “不行吗?”悻悻地白柳绿一眼,她负气地又干掉一个蛋饼。

 “不是不行,是不好啦。一个月三万二,算高薪了,景气这么差,很多人失业呢。”她好脾气的说:“而且跟着云扬大哥这么帅的上司,每天光看着他就值回票价了。”她一脸陶醉的模样。

 “我也觉得你不该意气用事。”知女莫若父,苏朝棠了解女儿的硬脾气,她是可以忍气声,也可以刀断水,前提是,有没有惹火她。

 “水云扬把你们都收买啦?”听柳绿动不动就云扬大哥长,云扬大哥短,听得她皮疙瘩掉地。

 “就事论事好吗?”苏朝棠拍拍她的小脸蛋“真心话,如果你实在想找个人谈恋爱,水云扬倒是很好的人选。”

 “爸,他是我的上司耶!”

 “那又怎样?”苏柳绿憨憨的问。

 “你们两个今天都吃错了药了,我不跟你们说了。”她和水云扬从一开始就八字不合,而且命中犯冲呀。

 他要的是一个名门闺秀,不但在事业上可以当他体面的贵夫人,私底下更得是个玉洁冰清的贤内助。那种高难度的要求,她自认做不来。

 和他相处仅仅十余天,她就感受到他与众不同的职场魅力,他可以在前一刻谈笑风生,运用高超、灵活的手腕和客户周旋,取得一笔又一笔庞大的合约;但一取下面具,他又变得冷漠刚毅,予人强烈的疏离感,谁也无法亲近他,除非他特别恩准,否则他冰封的心,谁也闯不进去。

 这样的男人太难懂,不想伤透脑筋的,就靠边站吧。  M.ejIxS.cOM
上章 红颜惑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