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颜惑水 下章
第九章
【第四章】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真是十分微妙,大伙隔着一层肚皮,互相盘算、揣测着对方脑袋瓜子里储存的现在式、过去式和现在完成式!甚至是过去完成式的种种形迹,宁愿将所有情况统统设想过一遍,就是不肯直截了当开口问。

 水云扬算好的了,他起码挤出了欺负这样的字眼,可,何谓欺负?

 并非把用词得含蓄一点,那么已经发生过的可怕事情就能够变得不那么糟。

 苏柳红受不了他那双含着芒刺的黑眸,视得她几乎要不过气来,悄悄把脸转开,但马上又被他扳回原位,而且这次他睇视得更急切。

 “快告诉我!”他低吼。这老兄问话的口气,俨然就像她的法定监护人。

 他越显得焦灼,苏柳红就越不想跟他就此一问题加以讨论。

 “答案的肯定与否,对你有影响吗?”他们又不是男女朋友,他急成这样很容教人误会的。

 “当然。”他顿了下,了无创意的说:“你是我的下属,我有义务保卫你的人身安全。”

 “说得好听。”是不是每个当上司的都擅长睁眼说瞎话?“你如果真的在乎我,就不会三更半夜了还不让我回家,昨晚就算范定岳不来,我也可能在回家的路上遇上飚车族或电梯之狼、信义之狼甚至抢匪。失身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你的义务和责任在哪里?”

 水云扬被她这一番抢白堵得哑口无言。是该怪他,若他不是那么不满意她的工作能力,急于帮她把事情处理好,就不会再三情商广告界名人范定岳前去指导。只是他作梦也想不到,她居然…

 “是我的错,”他无限疼惜地执起她的手“为了弥补我的过失,让我娶你吧。”

 苏柳红倏地瞠亮水眸,他这是牺牲奉献呢,还是趁火打劫?

 “我才不要嫁给你。”回手,她从的另一边滑下来,走到他面前,很不识好歹的仰着头“听好,论你的长相、社会地位,是很符合我的择偶条件,但择偶不代表婚配。从初晓人事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这辈子永远不要结婚,永远不要让男人有机会不忠或抛弃我——”

 “我不会抛弃你。”水云扬接口道。

 “在我貌美如花的时候?那当然!”她嗤然一笑“不要高估了你的忠诚和忍耐度。两之间原只是个0与1的游戏,你可以在孤单寂寥的时候,找我寻忧解闷,但千万别动傻念头。”

 父母不堪一击的爱情,父亲和洪燕慈形同陌路的夫关系,在在让她对家庭体制这维持了五千年的传统,产生巨大的排斥感。

 人生苦短,她才不要把生命浪费在薄薄的一张证书上,既锁死了对方,也锁死了自己。

 “游戏人间?”水云扬匪夷所思的瞅着她“这就是你要的?冷静一点好吗?并非所有的婚姻都跟你父母一样不幸。”

 “你怎么知道我父母的婚姻不幸福?”他所指的,应该是她父亲和生母吧?

 “我——”水云扬一愕,随即道:“是卜绍曦告诉我的。”

 “大嘴巴。”最讨厌男人长舌了。“我没力气再跟你讨论这种没营养的话题,总之,谢谢你的『善心之举』,但我实在无福消受。不介意的话,我想再补个眠。”

 水云扬亦不再多言,他静静地坐在沿,看着躺回上的她如画的美目轻轻阖起。

 多么令人心神驰的女子,光滑如白绢轻覆的额头下,两道如鞭横扫的眉,展现出她刚强固执的性格?,然剪羽浓密的睫却散发出人的韵致;细鼻梁下的嫣,其弧度之优美,色彩之丽,即使柳下惠再世也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是什么时候开始恋上她的?

 往事瞬间在他脑海倒转疾

 十三年前。四千多个日子匆匆流逝,对她,他没有一刻或忘,这样的痴情能否感动她那桀傲不驯的心?

 “你还没走?”苏柳红霍地睁开眼。

 “原来你只是假寐,目的只是为了让我自动离去?”他再度将她的柔荑纳入掌心,轻轻摩挲着。

 “别让我误会,你想使我陷入泥淖。”她是听过很多大企业家与女秘书之间的绯闻,可没想到自己也来上演这种戏码。

 “我的企图已经这样明显,还让你误会?”他抚着她的脸,眼中亮出一抹不曾有过的气。

 如果不是过往那些不愉快的经验让她步步为营,她真要以为他是有心的。

 “这个玩笑很无趣。”拍掉他的手,她起身到厨房冲了一壶咖啡,喝下一大口后,幽幽地向亦踱出的水云扬提出请假的要求“我想到医院去一趟,检查看看我有没有被欺负。”

 “你…”“不要用老爸的口吻责备我,”苏柳红朝他摆摆手“昨天晚上我睡死了,什么都不记得也不知道,所以别问了。我只能答应你,检查结果一出来第一个告诉你,如果,你是真的关心我的话。”

 “我陪你一道去。”这人还讲义气的。

 “什么立场和身分?”她是很感激,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呀。“公司里那些三姑六婆已经憋很久找不到长舌的话题了,我可不想自告奋勇去当炮灰。”

 “你在乎?”这不合她的个性呀,他纳闷。

 “不是在乎,是讨厌。”就算她是个放形骸的际花,旁人也无权置喙,然而,在公司她仍希望维持清高的形象,省得那些花瓶一族没事就想找她入会。

 仰头一口把整杯的咖啡当酒干了,她绕进浴室,下昨天穿脏的衣服。

 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水云扬不经意地往未关上门的卧室里望去,惊见她姿态人的站在莲蓬头下,任由晶莹的水珠滑过凝脂般的肌肤、玲珑的曲线,是魅惑人心的旎风情。

 这女人只对他不设防,还是对任何人皆一概豪放?

 “麻烦帮我扣一下罩好吗?”冲完澡的苏柳红,浑身飘漾着醉人的芳香,她轻轻挽起长发,出光滑的颈肩,等候着水云扬。

 再有定力的男人也不起这般的惑。他趑趄向前,拎起罩两端的系带时,不小心触碰了下她的背脊。

 “你是故意的!”她佯嗔薄怒,出其不意的抓住他悬在半空的手,抚向自己的膛。

 水云扬清楚听见臆间猛烈的震,如千军万马奔腾于一瞬间。

 热血奔腾过后,他感到龌龊极了。他没有处女情结,但就是不能在这时候占有她。

 双手紧实的捏了下她粉红浑圆的ru\房,便毅然撤开,他背过身子。

 “嫌脏?”转过身,苏柳红对着梳妆镜,,勾引他的吻。“现在你还敢说要娶我?”这世上没有比他更懂得自欺欺人的了。

 水云扬就那么抿着薄,既不反驳也不承认,他很绅士地为她披上外出服,缄默地陪她走出小套房,用一种承诺的眼光看着她“除了爱,我什么都可以给。”

 即使从不奢望他的青睐,她的心依然怅然地跌入沟渠,感谢破晓时分的天色蒙眬而昏暗,让她的羞愧得以掩藏得很好。  m.eJixS.com
上章 红颜惑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