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颜惑水 下章
第六章
机车没骑来,又舍不得坐计程车,而带着这么一大束花去搭挤死人的公车,简直是受罪。

 苏柳红走到一只垃圾桶前,毫不心疼的将花束扔入。卜绍曦如果知道,不知会作何感想。她低笑,抬起眼,正好对上水云扬一双冷然的黑瞳。

 “你一直跟着我?”她根本不在乎他看到了什么。她挑了挑秀丽的眉毛,既轻浮又含蓄地对他卖起风情。

 “这里是通往停车场必经的路。”他扬了下手里的车钥匙,要她甭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以为是你特地在这里等我。”

 她轻笑两声,不承认也不否认。“你急着离开吧,那么,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朝前走了两步,她刻意加了句“对了,该恭喜你『到』了一个杰出校友奖,它有让你显得比较高贵伟大吗?”

 “住口!”水云扬显然被她的话怒了,一个箭步上前擒住她的手腕“跟我上车。”

 苏柳红没有挣扎,她被动的、不是太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上了车。

 水云扬是来狩猎她的吗?爱情和对她而言,都是未曾涉足的陌生地带,她不是不曾渴望,只是这两种对女人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事,必须加倍谨慎。她不怕一失足成千古恨,她的恨够多了,不担心再多个一两项;但,她绝不允许不称头的男人,来破坏她小心维护了二十三年的洁净灵魂和清白身子。

 倘若有朝一,她愿意加入情|的战局,玩起xing\爱游戏,那么那个男人非得“财貌双全”不可。

 水云扬颇符合她择伴的条件,希望他的内心不要如他外表那么高不可攀。

 白色的莲花跑车内,飘漾着淡淡麝香,是从什么东西上散发出来的呢?苏柳红左右瞧了一下,车里干净得纤尘不染,他笃定是个严重的洁癖患者。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故作惊愕的问。

 “载到荒山喂野狗。”他连说笑话,表情都那么冷,仿佛罩上一层寒霜似的。

 “就为了一句实话?”谋财害命也该找个充足的理由。

 “我告诉你什么叫实话。”方才的怒气未消,新的怒火又起,他眼中的星火燃烧炽烈,威胁着要将她噬。“你这贪心不足的女人,既想嫁入豪门又舍不得放弃虚华的糜烂生活,镇游走在众多男人之间,以卖来肯定自己存在的价值,我实在不懂,像你这样的女人,何必装模作样去找工作,直接找个阔佬当人家的情妇不是更省事?”

 这番严厉的批评,换作别人包准要受不了甚至掩面痛哭,可苏柳红只是面无表情的望着水云扬。从他黑如暗夜的眸子里,她看见了自己,美貌与虚荣如两层若隐若现的薄纱,为她遮住一切,也彰显了她想彰显的,没有人能看进她的内心深处,她的灵魂仍是自由不受污染的。这就够了。

 “多谢指点津。”她推开车门,发现另一只手仍被握在他手里。“放开我,别让我误会你有心充当那名阔佬。”

 “一点羞心也没有吗?”他很不满意她无动于衷的态度。

 “彼此彼此。”她嫌恶地拿开他手“你也并不高明呀,我们一个为利,一个为名,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很好?”

 “拿去。”水云扬了一本小册子给她后就将她推出车外,愤然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就一个刚刚认识不到几天的陌生男子而言,他的举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像恨不得一口将她生活剥一样。没道理呀?

 苏柳红低下头来,边走边漫不经心的翻阅那本小册子,原来是关于学校所有本届杰出校友们的简介。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印有水云扬黑白照片的那一页,呵,他还真帅透了,浓密高耸的眉下衬着一双炯灿的黑瞳,即便只是一张照片,都好似能一眼看穿她的内心似的,令人不寒而栗。

 赶快翻到下一页,迅速浏览几行内文,她却傻住了。

 家世烜赫已经很没天理了,他怎么还可以优秀成这样?

 刚才对水云扬所说的那些话,不但显出她的幼稚无知,更可看出她是个多么小心眼的女人。感觉自己的脸没来由地微微发热,她忙阖上小册子,快步走出校园。

 感谢水云扬没有当众反驳或羞辱她,否则她真要找个地钻进去。

 “为什么非搬出去不可?”洪燕慈从昨天知道苏柳红和卜绍曦出去吃了一顿贵死人的晚餐后,就极力慰留她住下来。“这个家哪里不好?缺你吃还是缺你用?”

 “总不能赖您和爸一辈子吧,”她在一旁碎碎念,苏柳红还是无动于衷的把所有的衣物统统清出来,一一装箱,搬到她雇来的小货车上。“我会常常回来,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将来混出个名堂来绝对要泉涌以报。”

 “我倒不必,别忘了你那两个姊姊才是真的。”她眼看慰留无效,话放得更软了“卜绍曦是个有为的青年,你千万得好好把握,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两个姊姊想,知道吗?”

 “知道。”她机械式的回答。

 “还有,别傻兮兮的,人家三言两语你就犠牲奉献,赔掉你自己也就算了,可不能连姊姊们的前途都断送,那样我是不会原请你的。知道吗?”

 “知道。”搬完最后一箱了,她想到书房和爸爸告别。

 “你爸在看报纸,别去吵他。”这一进去,怕又要捞走了什么。

 “我说一声就走。”洪燕慈想什么她焉有不明白的。

 “我代你跟他说就是了。”洪燕慈急急跟了上去。

 “都准备好啦?”苏朝棠其实一直等在书房门口。“进来,爸有话跟你说。”

 见洪燕慈就要走进来,他连忙将房门关上。

 “喂,打开门,有什么事不能让我听的。喂,死老头,你开门呀!”

 门外的嚷嚷,苏朝棠完全充耳不闻,他要苏柳红坐到对面的沙发上,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只钻戒,将它系在女儿脑后隐密的发带上。

 “爸。”苏柳红真不知该说什么感激的话才好。

 爸爸比谁都爱她,她很清楚,却一直想尽办法去漠视这份亲情,因为她始终无法谅解父母的婚外情,以及没考虑到后果就生下她。

 “收下来,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真对不起,都是爸爸太没用,给你个东西还得这么偷偷摸摸的。”

 说到重点了,苏柳红苦涩地一笑。

 “我走了以后,您和大妈就和平相处吧,毕竟都是老夫老了。”

 她内心其实一丝牵挂也无,这样的寡情是经多年苦难磨练而成的,能怪她吗?

 “算了吧,这一生我已经看破了。把你那边的地址给我,偶尔,我去看看你。”

 “不用了,我会回来的。”她不喜欢任何苏家的人去打扰她的新生活,连爸爸也不例外。

 “是吗?”女儿的冷淡令他有些愕然“那就这样吧,我送你。”

 “别了,爸,我又不是住到十万八千里外的地方去,不过就在台北市嘛,看你的报纸,我这就走。拜。”

 不要说再见,这个家以及所有的人。但愿她这一生永远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怎知来到小货车前车上,就见苏柳绿赫然坐在上头。

 “你干么呀?”苏柳红没好气地瞄一眼她手中抱着的一大堆清洁用具。

 “去帮你打扫屋子啊。”她憨的一脸真诚。“我偷偷上车的,妈妈不知道,快走吧。”

 “要你来婆。”她一向就不领这个同父异母的姊姊的情。

 “哪是婆,你是我妹耶。”苏柳绿把**挪过去一点,拉着她坐在一旁。

 “哇,我们好久没这么亲近了。”

 “是你自己要去的哦,等一下由你负责拖地、洗窗户、刷马桶。”

 这傻大姊,居然点头如捣蒜。念在她这份“蠢情”的份上,将来她回来找洪燕慈算总帐时,就饶她一命好了。  M.ejIxS.cOM
上章 红颜惑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