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颜惑水 下章
第三章
“言下之意,他还颇孝顺的。”搞不好上厕所还要先请示他父母哩。苏柳红打心眼里瞧不起人家。

 “才不。”卜绍仪戳了戳她的鼻子。“他如果够孝且顺,早就儿女成群了,哪还轮得到我们觊觎。”

 有点意思了。苏柳红从不否认自己对英俊多金的男人保有极高的兴趣。

 不过富家公子总爱自诩风,换女朋友的速度跟换衣服一样快,想勾引这种男人,必须先做好心理建设,除了保留拜金和玩乐的本之外,其余的传统美德和痴心妄想统统要抛到九霄云外。

 “他是令兄的好友,想必和你的情一定非常人所能比拟。”苏柳红素知她对男人很有一套。

 “情是一回事,感情又是一回事。”卜绍仪用眼尾扫她,很轻蔑地。“听我老哥说,水云扬之所以答应前来参加今晚的宴会,有一大半是因为你。”

 “我?”不会吧,她和他八竿子构不着边,除非大妈欠他会钱。

 “对,你。”卜绍仪将半侧着的身子,整个转过来,眼底妒意横生。“先别高兴得太早,水云扬可不是个纯情奇男子,和他交往过的女人没有一卡车也有几十个,老是吃『重咸』,偶尔当然也想换换清粥小菜。”

 “哦。”苏柳红掀了下。没想到从小在众人惊叹和赞美声中长大的她,竟然只是清粥小菜。看这情势,卜绍仪势必已将她列为劲敌。

 真糟糕,尚未决定要不要加入厮杀的阵容,就已经莫名其妙被当成众矢之的了。

 “你求了多久,才让苏妈妈答应把你的履历表送到我爸公司的?”

 苏柳红不觉瞪大水眸。

 “少来了,跟我装傻?你今年就要从学校毕业了不是?这年头不靠点关系,想找个好工作简直比登天还难,也亏你那份履历表实在写得太好了,我哥哥才会把你介绍给水云扬。”

 “不劳费心,我已经找到工作了。”人穷志不穷嘛,再怎么样不济,也该为自己保留一些颜面。

 “别不好意思,又没说不帮你安排。”

 “我是说真的,下个星期我就要到公司报到了。”

 瞧苏柳红语气坚定,卜绍仪才不得不相信她。

 “是你自己不要的哦,到时候万一被你二妈扫地出门,可别怪我们家的人见死不救。”她眼睛突然一亮“嘿,他朝我们这边走来了,拜啦,我得去应酬应酬他。”话落,她忙把低晚礼服再往下拉低一点,以便让**若隐若现,摇晃生姿。

 怎知水云扬找的不是她,人家只是跟她点个头,便擦肩而过。

 “你是苏柳红?”他停在苏柳红面前。

 这人倒是干脆,单刀直入,毫不拐弯抹角。

 “没错,有何指教?”苏板红倚着长柱的身子,动都没有动一下。

 “可以请你跳支舞吗?”语毕,音乐竟适时扬起,犹似他变出来的魔法。

 横竖闲着也是闲着。“好吧。”

 苏柳红的舞艺相当湛,是天分,遗传自她妈妈。二十多年前,她妈妈可是享誉大台北的红牌舞娘哩。

 水云扬拥着她一出场就吸引了众人的注目,廖聚美的双眼几乎要出成打成打的冷箭,恨不能将她团。

 “哎呀,你们看,那不是我们家红红吗?”洪燕慈绕了一大圈,推销不出两个女儿,只好暂时将苏柳红视如己出了。“咦,跟她一起跳舞的不是绍曦啊,而是…”姓水的?算了,没鱼虾也好。“没办法嘛,我们家红红就是人缘好,男人一遇上她,就像蚂蚁粘上糖。”

 比喻得不伦不类,声量又奇大无比,听得一清二楚的苏柳红尴尬得冲着水云扬憨笑。

 “你有很多男友?”他问。

 “还好。”刚好够用而已。她自认不是痴情儿女,没必要佯装清纯。

 在这物的社会中,清高是最不需具备的美德,如何让自己活得好、活得漂亮才是最重要的事。

 苏柳红在稍解人事时,便彻悟了这层道理,而且勇往直前,奋斗不懈。

 水云扬饶富兴味地盯着她“卜绍曦是你的新目标?”

 没想到他的问题如此犀利,苏柳红短暂一愕,但随即恢复镇定。

 “与其钓他,还不如钓你。”她阴险地绽出一抹诡笑,脚步灵活地跟着他前移后移,转圈圈。“我选择男友,皮相通常列为第一个考虑的条件。”

 “滥情。”他连批评人都不委婉。脚步突然加快,弧度突然加大,一个大旋转后,猛地将她抛了出去——

 “啊!”围观的宾客不约而同发出惊呼,所幸苏柳红舞艺高超,整个人险险滑出大厅中央的临时舞池,却能及时使用一个大回旋动作稳住身子,优雅地一阵款摆,人已回到舞池中。

 现场响起热烈掌声。太美妙了,这种女人不去当舞女,简直是暴殄天物。

 跟她妈妈一样,

 洪燕慈立在场边看得眼冒星火,前尘往事历历在目,怎能不妒火中烧?火上加火的是,两个女儿不但拍手,还大声喝采,活像两个白痴。

 “闭嘴,安静。”若非有一大票外人在,她保证立刻赏她们一人两巴掌。

 “没想到一晃眼,柳红长这么大了。”卜哲夫带着赏的口吻对苏朝棠说。

 “我看过她的履历表,优秀的,就下个星期吧,叫她先到管理部报到,然后到十二楼找我。”

 “你怎么会有她的履历表?”苏朝棠是绝对拉不下这个老脸,去求老朋友帮忙的。

 “燕慈给我的啊。”卜哲夫讶然地瞅着他。“咱们是多年老友,这点小忙你只需打个电话给我就行了,实在不用那么麻烦的。”

 “呃,是…那真是多谢了。”苏朝棠愤愤地瞟向洪燕慈,没想到她也正用同样含怒火的眼神瞪着他。这恶婆娘,就怕柳红待在家里吃闲饭,不惜把他的面子攒到地上踩,回去铁要好好臭骂她一顿。

 “该轮到我了吧?”一曲方终了,卜绍曦已顾不得该有的风度,迫不及待的从水云扬手中把苏柳红带走。

 “嗨!”他笑起来有股讨喜的稚气。“我…需要自我介绍吗?”

 “卜三少,谁人不识。”苏柳红大方送他一朵风情万种的笑靥。

 “哈哈,好说好说。”欣然接受卜三少这样集钦羡与敬仰的称号。财富本身原就不该是个罪恶,何况它可比任何东西都要来得可靠而体己呢。“你的舞跳得很好,希望你的工作能力也一样出色。”

 苏柳红含笑不语。她的能力如何干他事,用得着他来论长短?

 “行销经理秘书,这职位应该不会亏待你吧?”

 “我不懂。”她是真的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又为什么要自以为是。

 “可爱的装傻手段。”卜绍曦只是一径的笑,眼中还透出挑逗的光芒。

 是她看错了吧,才初次见面,他居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挑逗她?

 “我要你明天就先来公司填写人事资料,以免水云扬那家伙从中拦截。”

 “嗄——”被冷落了二十几年的私生女,突然成了各方强力拉拢的大红人,她该受宠若惊;还是,哭笑不得?

 苏柳红杏眼翻飞,恰巧上一双灼灼睇视着她的深邃双眸。她得意地在心里纵声大笑,呵呵呵!  M.ejIXs.cOM
上章 红颜惑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