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颜惑水 下章
第二章
苏柳红仅淡淡地牵起嘴角。从小到大,她始终抱着寄人篱下的心态,谨慎做好每一件事,但绝不居功,否则她怎能在这个家风平静的度过二十多个年头。

 “可以出发了吗?”她下意识瞄了眼墙上的挂钟,六点四十五分,就算不堵车,她也必须飙到时速八十以上,才能在七点以前将大伙送达卜家别墅。

 “还有得等呢。”苏朝棠见她身上那袭粉紫礼服固然出色,却少了几样首饰衬托。“我去拿条项錬给你。”

 “不必了。”她了解他的心意“今晚我又不是主角,越朴素越容易当藏镜人。”她只求洪燕慈别借故找她麻烦就阿弥陀佛了。

 “不觉得太委屈自己?”苏朝棠颇心疼她处处示弱,事事忍让。

 她一笑,很轻很轻地。

 “再过五天我就大学毕业了,往后的每一个日子,我都会要求自己活得理直气壮。”老爸一定不知道,她连工作都找好了。

 那是一家位于青岛东路的物公司,她担任的是企划员工作,正好学以致用。

 “我相信,你会的。”苏朝棠对这个女儿总是信心十足。

 顺着仰德大道行驶到底,往右侧望去就可以见到卜家那栋超豪华的大别墅。

 苏柳红原先还担心会找不到停车位,没想到眼前这宽广的庭院居然容得下二十几部车。

 “妈,等等红红嘛。”苏柳绿一拐一拐的追着步出草坪的母亲、妹妹,那双该死的高跟鞋快把她的脚扭断了。

 “等她干么,她来不来都无所谓。”洪燕慈扭着|股,腋下夹着大紫皮包,直奔别墅大门。

 “她就是这样,急惊风似的。”苏朝棠望着老婆的背影,忍不住连三叹。

 苏柳红正掏出面纸擦拭着脸上微微冒出的汗水,前方传来尖声而欣的叫嚷,通常会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大庭广众下猫子鬼叫的人,除了她大妈,不作第二人想。

 原来是卜太太亲自出来接他们,怪不得洪燕慈要兴奋得像见到了陈水扁。

 “恭喜呀,卜夫人,你家老爷真是大大的了不起,公司一家一家的开,股票成堆成堆的卖,我看过不了几年,都要富可敌国了。”

 听到这番谄媚得叫人皮疙瘩掉地的话,苏朝棠不皱起眉头,直想找个地钻进去。

 头疼的事还不只这一件。他们父女俩朝前走不到几步,又开进来了一部宾士车,里头载着的是苏朝棠另一个事业有成的大学同学,廖贵专和他的女。

 “红红。”廖家大千金廖聚美下车后兴匆匆的赶上来,一把挽住苏柳红的手臂。“苏伯伯好。红红,你们也刚到呀?”娇的她一对伟岸的峰跟着上下起伏,十分引人侧目。

 没等苏柳红回答,她又自顾自的说:“你知不知道,今天来了好多小开,个个都是既帅且富,学历又高,你可千万别错过任何机会,一旦相中了,就要紧盯着不放,否则被别人捷足先登,就只能徒留悔恨了。”

 “多谢提醒。”苏柳红意兴阑珊地陪着笑脸。

 “不过没关系啦。凭你们苏家的财力,要什么样的乘龙快婿没有。苏伯伯哦?”“呃,呃,欸。”苏朝棠连忙转头和廖贵专聊些五四三,以化解尴尬。

 “我先跟你挑明着说哦,”已经快踩进门槛了,廖聚美还喋喋不休。“待会儿你去勾引什么人都行,就是不能染指水云扬,他是我的。”

 说的什么跟什么呀?啥叫勾引?居然连染指如此不堪的字眼都说得出来,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老女人!难怪三十好几了还嫁不出去。

 “谁是水云扬?”前所未闻的无名小卒,怎么可能引起她的注意。

 “他就是富怡…欸,你不用知道他是谁,反正他跟你也不会有任何关系。”

 廖聚美甩着一头大波鬈发,招摇地散发她过度成的姿,一一和前来赴宴的宾客们打招呼,以彰显她游广阔。

 大厅人挤了衣衫华丽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人与人热络地攀谈着,仿佛感情极好,事实上口腹剑者多,赤诚相对者少。

 一些家世相当的千金们,刻意聚在一起低声说着不可告人的悄悄话,再造作的笑得珠花颤。

 苏家在多年前已然家道中落,苏柳红又是众所皆知的私生女兼“欠”金大小姐,自然高攀不上人家,干脆把自己晾在摆美食的长桌旁,大块朵颐一番。

 “就是他、就是他!”洪燕慈的大嗓门在嘈杂的空间里丝毫不受影响。“柳绿、柳青,快过来。”

 苏柳红循声望去,见两名高大的男子正朝着她们礼貌颔首。

 “绍曦呀,苏妈妈,还认得吧?”洪燕慈笑咪咪的把两个女儿往卜家三少面前推。“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帮你换过布呢,呵呵呵!还有她们,你青梅竹马的玩伴,有没有印象?她们是柳绿和柳青呀。”

 “记得、记得。”帅帅的卜绍曦笑得一团和善,很具生意人圆融的身段。

 “卜三哥,这位是谁呢?以前没见过耶。”苏柳绿指着一旁神情严肃,十分刚毅冷冽的男子问。

 他很客气的介绍着“他是我的好朋友,水云扬先生。”

 “姓水呀,这个姓氏很少见呢,你一定是洲人,番邦地区才会有这么稀奇古怪的姓。”洪燕慈毫不觉得自己的言词得罪了人,还自顾自的笑得前仆后仰。

 水云扬脸上不见丁点敷衍的笑容,仅轻描淡写的瞟了苏柳红一眼,即转身离去。

 “好个傲慢的家伙。”要不是冲着卜绍曦,依她洪燕慈火辣辣的个性,绝对要狠狠的损他个十七八句。

 “苏妈妈别放在心上,云扬就这个性,他没有恶意的,以前我们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有几个同窗都叫他铁面阎罗,您可以想象他有多冷。但面冷心热,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更值得当个至好友。”卜绍曦是个称职的小主人,将气氛维持得相当融洽。

 “是吗?”她就是不他,什么样子!“不谈他了,谈谈你,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准备到你爸爸公司上班?凭你一表人才,肯定…”

 苏柳红没兴趣听她二娘那套社词令,她的视线跟着水云扬飘向大厅侧门,通往后院的长廊外。

 这个被廖聚美相中的美男子,似乎对今晚的应酬很是厌腻,一个人若有所思的伫立花丛中,谁也不理。

 “你也留意到了?”卜绍曦的妹妹卜绍仪出其不意地来到她背后。“英俊的男人总是容易聚焦,今天晚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的眼睛像苍蝇一样盯着他转。”

 “他的帅气和高傲不相上下。”苏柳红掂掂她语气中的弦外之音,决定表现得兴趣缺缺。“这种男人若不是自大狂,就是一肚子稻草。”

 卜绍仪噗哧地低笑出声。“你嘴巴真坏。人家是被着来的,看,那边那个富怡集团的总裁就是他老爸,不认识他老爸没关系,看到站在他右手边那个女人没有,全立法院最凶的委员,对,就是他妈妈,够呛吧。”

 显赫的家世嘛,怪不得廖聚美要先占先赢,霸着不让人。  m.eJixS.com
上章 红颜惑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