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医娇 下章
第54部分
她不要为生计发愁。

 苏氏虽然吃惊,但是见寇彤没有说,她就没有继续往下问。她知道,她的女儿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可以自己处理了。

 苏氏在范水镇的时候吃了不少的苦,因此见了眼前的这些小姑娘心中难免生出几分怜悯。但是怜悯归怜悯,她可不会一股脑儿不管什么人都收下。

 她挑了一个十来岁的小丫鬟留给寇彤,又挑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媳妇留自己使唤。接着便是灶上的、门房的、挑的都是身强力壮,五大三的媳妇子。她还挑了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给子默做跟班的小厮。

 加在一起一共是五个人。

 苏氏叹了一口气,这些人还是太少了。不过现在家中人少,事情也少,而且买多了房子也住不下,五个人也够了。

 这样一来,原本显得有些空的院子一下子填了个当当。

 这样总算是安顿了下来。

 没过几天,就到了子默要参加太医院考试的时间。

 寇彤早早地送他出了门。

 太医院门口排了长长的队伍,清一皆是年轻的男子,都是素的长衫,深的纶巾。

 寇彤送子默进去,忍不住叮嘱道:“不要紧张,只需发挥你平的水平即可。咱们的师父可是神医,你是神医的弟子,定然能选上。”

 子默眼中充了希冀与渴望:“我省得,师姐,你放心吧。”

 目送子默随着队伍进了太医院的大门,寇彤刚一转身,就听到一个夹着惊喜兴奋的声音:“彤妹妹。”

 寇彤应声抬头,看见郑世修脸含笑地望着自己:“彤妹妹,真的是你呀。我…我刚才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许久不见,彤妹妹好像更漂亮了些。

 只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

 郑世修脸一红,难以抑制地说道:“彤妹妹,你是来看我的吧?”

 “郑公子说笑了,我是来送我师弟进场的,碰到郑公子实属巧合。”

 若说之前寇彤对郑世修还有怨念的话,如今可真是一点都没有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她的淡然让郑世修有些失望,但是他立马想起了什么似地说道:“彤妹妹,你医术这么好,你师弟的医术定然也非常不错,你师弟叫什么名字?”

 “他叫罗子默,跟你一样,是从南京来的。”

 “那可太好了,说不定我们能互相照拂呢。”他面带微笑说道:“彤妹妹,你放心吧,只要我今天考过了…”

 寇彤硬生生地打断了郑世修的话:“郑公子,时间不早了,你还是快些进去吧。”

 “哦。”郑世修难掩脸上的失望,说道:“那我进去了,你也快些回去吧。”

 说着他也加入了那素衫长袍队伍之中。

 当天晚上,子默回来的时候,异常的疲倦。看着他劳累的样子,寇彤跟苏氏都没有开口问他结果如何。

 苏氏悬着一颗心,但是寇彤却相信,子默一定没有问题。

 五天之后,结果传来,子默通过了。

 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子默脸上也带了难得的微笑。

 “师姐,我参加考试的时候遇到了刘达。”

 “刘达?”寇彤想起了那个离家出走的少年:“你确定没有看错?”

 子默点点头道:“我没有看错,我还跟他说话了呢。”

 “他怎么会倒京城来?”寇彤问道:“你既然是在考试的时候遇到他的,那他这次有没有通过考核?”

 “很遗憾”子默摇摇头道:“他没有通过考核。此时想必他应该已经回范水镇去了。”

 “你是不是将他家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了?”

 “是”子默点点头说道:“不过我没有全完告诉他,只提了一点点。他听了就表示要是考不上就回家去,做个郎中。”

 寇彤听了,没有说话。

 虽然他没有考上太医,但是范水镇做个郎中造福一方百姓,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只是第一轮,五天之后还要参加第二轮。这对子默而言自然不难,第二轮他也轻松地过了。

 到了第三轮考试回来,苏氏与寇彤都没有问,但是看着子默脸上轻松地表情,她们便知道,他是成竹在的。

 只要第三轮过了,便是正儿八经的太医了。

 果然,第三轮毫无悬念,子默通过了。

 消息传来,寇彤、苏氏都非常高兴。

 当天中午,苏氏就在院子摆了一桌酒席,请周嗣宗带着他的小妾月娥来吃酒。

 周嗣宗并无其他亲戚了,家中多年无喜事,听了这个消息自然十二万分的高兴,忙不迭地携月娥来帮忙。而他则对着子默夸个不停。

 到了下午,门房的婆子告知寇彤门外来了一个模样俊朗的公子哥要找她。

 寇彤一听是模样俊朗的公子哥,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关毅?

 她顾不得让婆子将人进来,而是放下手中的书,急忙了出去。

 85心坚似铁

 来者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身穿着雨过天青色的直裰长衫,五官温润,温文尔雅。

 “原来是郑公子啊。”寇彤站在门口,并不打算将人请进去:“不知道郑公子有什么事情?”

 跟在寇彤身后的婆子明显感觉到自家主人的情绪变了,这冷淡的语气与刚才的欢喜愉悦明显是两个样子。

 郑世修也通过了太医院的考核,他从家中筵席上退下来之后,第一时间想得就是来跟寇彤报信,想跟她分享自己的喜悦,然后寇彤的淡然却让他心头一滞。

 “我…”郑世修想说话,左右看了一下之后,便跟寇彤商量道:“彤妹妹,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样站在门口人来人往的也不是办法,寇彤点了点头道:“郑公子里面请。”

 寇彤没有让郑世修去正房,而是在一个小偏厅接待了他。

 “彤妹妹,你怎么到京城来了?在这里习不习惯?”郑世修笑着说道:“你来了怎么不去找我?”

 他的问候本是好意,他话语中的情愫寇彤也能体会到。

 可是他越是这样,寇彤就越是想到自己上一世的卑微。

 这世上最讽刺的莫过于你原来苦苦追求得不到的东西,在某天,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但是当你能轻而易举得到的时候,你却突然不想要了。

 寇彤此刻便是这种心情。

 她很是平静地说道:“郑公子,这里没有旁人了,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彤妹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已经通过太医院的考核了。”郑世修想到这里,神情间多了几分神采。

 “嗯,那恭喜郑公子心想事成了。”寇彤顺着他的话说了一句。

 “彤妹妹…”郑世修站了起来,走近了一步,他的脸泛着微微的红色:“你还记不记得,我离开南京的时候,跟你说过的话?”

 他见寇彤没有说话,以为她是害羞了。

 对啊,这婚事是父辈就定下的,彤妹妹定然也知道他们以后要成亲的吧。

 虽然直接跟彤妹妹说亲事很不好意思,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想告诉彤妹妹,彤妹妹定然也是高兴的吧。

 想到这里,郑世修的声音越发温柔多情起来:“彤妹妹,在遇到你之前,做太医便是我唯一的心愿。在遇到你之后,我还有另外一个心愿,便是能够跟你…”“郑公子。”寇彤突然开口打断了郑世修的告白:“所谓非礼勿言,请郑公子慎言。”

 寇彤的反应,与郑世修想象中的很不一样,他只是略顿了一顿,就说道:“彤妹妹,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

 寇彤看了郑世修一眼,淡淡地说道:“我与郑公子不过数面之,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听你肺腑之言的地步,你说的话,意思我都明白。”

 郑世修闻言,心砰砰直跳。

 寇彤却面色不变,冷静地说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郑世修,我寇彤与你今生今世再无可能。”

 郑世修,我寇彤与你今生再无可能。

 只这一句话,郑世修便脸色刷白。这样子被人拒绝,郑世修觉得有些难堪,他虽然脾气好,可也不能容忍寇彤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

 他想拂袖而去,可是事到如今,他若是离开他与寇彤可能真的再无可能了。

 他抿了抿嘴,继续说:“彤妹妹,我想我没之间可能是有误会的。你放心,我与你堂姐寇妍之间…什么都没有。我心目中真正心仪的女子是你。”

 “你心中心仪的人是谁,我一点也不感兴趣。郑世修,刚才的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请你不要再继续纠了。”

 若说刚才郑世修还能忍住的话,那么此刻便真的是生气了。

 “彤娘,就算你百般不愿,我们之间可是有婚约的。”他一气之下,说出了婚约的事情。

 见寇彤有些质疑地盯着他看,他便觉得他这么做是正确的。天下女子皆一样,任你之前如何嚣张跋扈,成了亲之后还不是以夫为天,事事围着夫君转?

 果然彤娘也是一样,他现在就要拿出夫君样子的来教训她,虽然她会难受,但是等成亲之后,他再好好补偿她就是了。

 寇彤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面前的人。

 她一直以为,郑世修这个人上一世虽然对她不好,但是好歹也算是个谦谦君子,可是看着他如今这鄙薄的脸,这虚张声势的样子,她突然想自戳双目。

 她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眼前的这个人。亏她以为他人还不错,没想到也是如此浅薄之人。

 她真真是被猪油蒙了心,否则她怎么会觉得有那样的母亲,那样的妹妹之人是君子?郑太太那般小肚肠,阴险狡诈,郑凌薇那般性格骄纵,蛮横无理,这样的家庭里面,又怎么会养出谦谦君子?

 呵,当真是讽刺至极。

 枉她一起自己再世为人,占尽先机,没想到到今时今刻才看清这个人的真面目。

 若不是他授意,郑太太怎么可能做主休了自己!

 亏她还以为他只是对堂姐情深,所以不顾其他。

 只这一瞬间,对于郑世修,她由原来的无感,变得无比的厌恶。她真是一刻钟也不想见到他,因为他的这张脸,会让她想起,曾经她是多么愚蠢。

 寇彤怒极反笑,讽刺地问道:“婚约?郑公子真会说笑,你我之间是否有婚约,可不是你上嘴碰下嘴一张嘴说了就算的。你说我们之间有婚约,那好,婚书在何处?”

 “这…”郑世修没有想到寇彤会这般生气,他硬着头皮说道:“婚书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自然不能随时带在身上,自然是南京郑府,我的家中,由我母亲保管的。”

 “既然由郑太太保管,那就让郑太太来跟我说话。”寇彤步步紧:“见不到婚书,我可不会认这么亲事。郑公子该不会没有婚书,攀亲吧?”

 “彤妹妹,你明明知道我们之间是有婚事的。”郑世修面色十分的不好看。

 “那又如何?”寇彤反问一句:“现在我告诉你,你我之间的婚事就此作罢。”

 “你我之间的婚事,可不是你说没有就没有了的。”郑世修失去了往日的温润,虎着脸对寇彤说道:“伯母呢。我要见伯母。”

 “郑世修,你够了。”寇彤怒呵一声:“实话告诉你吧,你不在的时候,我已经去过郑家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郑家早就在我父亲出事的时候,就将婚书烧了。”

 郑世修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寇彤。

 见他惊愕的样子,寇彤冷笑道:“而且,郑太太当着许多的人的面,亲口承认这婚事不算数了。你我之间婚事,已经退了。”

 若说刚才是惊愕,现在郑世修则更加惊异了。

 他矢口否认道:“这不可能。我们上京之前,我父亲答应过我只要我通过考试,就会上门提亲。”

 “这件事情,是郑太太自作主张退的亲,你们自然不知道了。”

 “不可能。彤娘,你休要诳我。”郑世修不敢置信道:“我母亲过几天就会到京城来了,你骗不了我的。”

 “我何必诳你。”寇彤冷笑一声:“既然郑太太过几天就到京城了,你一问不就知道了吗?我是不是诳你到时候你自然知晓。”

 郑世修再次脸色发白。

 看到郑世修那脸色发白的样子,寇彤只觉得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当她重生的那一天,她不是没有想过,曾经她遭受的一切要悉数奉还给郑世修。她甚至想过,继续嫁到郑家,然后把郑家搅的天翻地覆。

 现在她不由庆幸自己没有这么做,郑家的那些人根本不值得她花时间花心思。

 她需要将时间花在医术上,花在值得她用心的人身上。

 从寇彤家中出来,郑世修便急匆匆地往家赶。

 今天寇彤跟他讲的话,他亟待跟父亲求证。

 当他不待下人的阻拦,急匆匆地闯到父亲的书房的时候,才发现父亲在书房待客。

 “多大的人了,还这样躁,仔细让人见了笑话。”郑太医唬着脸训斥了一句,说道:“还不快过来,拜见你梅伯父。”

 郑世修没头没脑的撞进来,没想到父亲书房里面有客人。

 他被父亲训斥一句之后,立马脸色通红地上来长揖拜倒:“小侄见过梅伯父。”

 “快起来,快起来”梅太医轻轻托着郑世修的胳膊,笑呵呵地说道:“果然虎父无犬子,世侄这人物品格,比清浚老弟当年可俊逸多了。”

 郑太医,单名一个海字,字清浚。

 “哎,梅兄过誉了。”郑太医笑着说了一句。

 然后又对站在一边呆头呆脑地郑世修说道:“既然已经拜见过伯父了,还不快下去,杵在这里做木桩不成?”

 “是、是、是。”郑世修听了,如蒙大赦,朝梅太医深深一个长揖,这便退了出去。

 他的身后是父亲与梅伯父的朗愉悦的笑声。

 郑世修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父亲今天对他如此严苛。往日从来不曾这样。

 他不想到上次去梅家做客之后,父亲问他对梅家几位小姐的看法,一时间呆住了。

 86甜甜蜜

 得知梅太医已经走了,郑世修方来到他父亲的书房。

 因为刚才遇到了梅太医,让他想起了最近了事情,所以这一次再进书房,他便没有了刚才的激动。

 他在书房站了好一会,方了帘子进了内室。

 “父亲,母亲与妹妹有没有书信传来?”

 郑太医看了看郑世修一眼,转身坐到桌案后面的靠背椅上:“你是想问你跟寇家的婚事吧?”

 听父亲这样一说,郑世修心中就是一个咯噔,他意识到寇彤今天下午说的话十有是真的了  M.ejIxS.cOM
上章 重生之医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