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医娇 下章
第13部分
才也感激地说道:“老神医、小大夫、小寇大夫,在下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若不是你们,迩聪的病,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说着他深深一揖。

 然后又说道:“迩聪这孩子心思重,最近的确太过刻苦了,以后,我绝不会再他了!其实他已经很用功了,孩子没有考好,可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教好,我却一直埋怨他。我这个父亲做的真是太不该了,我以后再不会如此了!”

 寇彤点点头道:“张小郎就算在病中,还不忘攻读,这份勤奋值得佩服,但是却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却是有些舍本逐末了!”

 张联听了,抬起头看了看寇彤。他不知道寇彤是怎么知道的。

 张秀才与秀才娘子却道:“不会啊,这几都没有让他劳累啊!”寇彤走到边一伸手,从张联枕头下出一本书,道:“张小郎,我知道你想用功读书,但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这样不爱惜,让双亲忧心,可不是孝义之举。我说句不当说的话,张家到你这一代单传,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让你双亲如何自处?”

 张联低着头,不说话。

 寇彤叹了一口气:“你若真有个好歹,便是这世上最无心肝之人。你尚未能给张家留一熄香火,也不能供养双亲,这是极大的不孝!父母生你到这个世上,养了你十几年,现在不求你回报,你至少也不该让他们担心。”

 张联始终不回答。

 寇彤站起来说道:“我言尽于此,以后如何,你自己考虑。男子汉立于天地之间,当为民谋利,为君解忧,为父母争光,为子孙做表率!你受小小挫折,便自怨自艾,这点小事都担当不起,以后如何能有大作为?

 你苦读诗书,不过是追求经济名利而已,只看眼前小利,不顾以后大义,说什么为国为民,不过是徒增笑话罢了!”

 寇彤的话,让张秀才脸上一红,而秀才娘子却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老者看着寇彤,眼睛里面透出欣慰的光,这丫头,成长的太快了!

 寇彤的确是成长了,有上一辈的经验,有今生这一段时间的学习,她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祈求郑世修看她一眼的寇彤了。

 她父亲留下的医案札记,记述了许多他父亲作为大夫的观点,悬壶济世,为国为民,为他人除病痛,解烦忧。这些观点深深刺了她,她的眼界已经不再局限于小小的个人纷争了。

 加上她的师父,这些日子以来的言传身教,寇彤的思想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寇彤给张小郎开了一些药,老者见时间差不多了,就站起来要告辞。

 张秀才与秀才娘子再次过来跟寇彤一行人道谢,又捧上两吊钱跟半斤茶叶作为酬金,老者像上次一样,没有推辞,直接让寇彤收了下来。

 他们正准备出门,就听见后面传来张小郎的话:“小寇大夫今不仅救了我的性命,更让我幡然醒悟,小寇大夫放心,我就是不能做大事,也绝对不会继续这样消沉下去,我再不会令父母伤心了!”

 老者听见了,十分赞赏地看了一眼寇彤,那眼神就是在夸寇彤,今天做的很对!

 寇彤也很高兴!

 这一切落在子默眼中,让他的脸色变得苍白!

 这时候,天已过午,三个人都很饥肠辘辘,路过街头,就买了些饼,胡乱吃了充饥。

 回到小缓坡,老者就笑眯眯地做到躺椅上,对着寇彤说道:“丫头,今天你做的很好,为师决定,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正式的弟子了!”

 什么?

 寇彤瞪大了眼睛,这就通过考核了,怎么会这么简单?自己不过是做了那么一点点事情,师父就同意了!

 “师父,您说的是真的吗?”寇彤咽了咽口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幸福来的太快了!

 “当然是真的!”老者笑眯眯地说道:“好了,傻丫头,别傻站着了,快跪下来磕头拜师啊!”“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寇彤十分高兴地给老者磕了头。

 老者说道:“嗯,你且与我一起来与祖师上香!”

 作者有话要说:

 21正式拜师

 天气晴朗,小缓坡茅屋外面。

 背北朝南摆好了香案,香案上供着一碗清水,一株人参,一抔黄土。

 老者在与寇彤每人手中各执三炷香,跪在香案下面的枯草编成的蒲团上。

 老者神色庄严肃穆,十分郑重道:“师祖在上,鄚门第五十七代大弟子安无闻稽首叩拜,今收寇彤为鄚门一脉第五十八代弟子,祖师在上,保佑弟子能将祖师医术发扬光大。”

 说着老者冲着香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他站起来,对寇彤说道:“来给祖师磕头!”

 寇彤也照着老者的样子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然后把香入香炉里。

 老者语重心长地说道:“从此之后,你就是我长桑君鄚门第五十八代弟子!”

 寇彤心头一凛:原来师父是长桑君鄚门一派,怪不得这么厉害。

 寇彤从父亲留下的书籍中看到过,长桑君,战国神医,是神医扁鹊的入门师父。

 “是!”寇彤给师父也磕了一个头,然后站了起来。

 而子默一直在旁边站着看着这一切。

 寇彤知道,子默一直不喜欢自己,今天在张秀才家,又出了差错。寇彤看着他脸色难看的样子,便猜到自己能拜师,他一定十分不高兴。但是不管怎么样,以后她是要跟子默一起学习医术的,同门之谊,闹得太僵,总归是不好的。

 所以,她走到子默面前,冲子默也是一个长揖:“寇彤年幼,以后还请师兄多多教诲!”

 而子默听了寇彤的话,原本刷白的脸色,突然气得通红,神色也变得十分激动,那气愤的模样,令寇彤大吃一惊。

 自己就这么招他厌恶吗?居然到了如此不能忍受的地步?

 “你是我门下的大弟子,何来师兄!”老者的话令寇彤更加惊讶了。

 接着老者又说道:“子默他未通过考试,并不算正式的弟子。”

 寇彤这下子明白了!

 怪不得子默不喜欢她,怪不得他会这样针对她。原来,他还没有成为师父的正式弟子,而师父总是夸奖自己,所以,他才会这样冷言冷语…

 可是,最近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对于自己,他明显比原来好了很多。至少愿意主动跟自己说话,至少他一直配合着她练习背草药。

 今天上午在向书院,他应该也没有听懂师父说的,他拉自己出去也许是真的不知道张小郎叫张联字迩聪。而自己却误会了他,没有给他好脸色。他诊断张小郎的时候,自己也没有及时的提醒他。

 虽然那个时候师父没有发话,自己不该置喙,但是那个时候,无论如何,自己都该提醒他一下的。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就因为他之前的冷言冷语,所以,自己…

 寇彤心里有些自责,看像子默的眼神充了歉意,而子默却目光深沉地看着她,脸上凝了一层冰。

 寇彤见了,心中更加自责了!

 半晌,他才冷冷地对寇彤说道:“不需要你假惺惺地可怜我!”

 寇彤听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者却厉声呵斥道:“子默跪下!”

 惊讶,错愕,子默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似得不敢置信地望着老者。

 “罗子默,你跪下!”老者放低了声音,却带着一种令人不能的抗拒的威严。

 而子默却梗着头,倔强地站在那里。

 老者见了,长叹一口气,好像十分失望:“你不是我正式弟子,按道理我不该让你跪下,但是你今所作所为,实在令我无法忍受!就算你不是我的徒弟,你终究是我故人之后,作为长辈,我也有教导你的义务。你若不愿意跪下认错,便可以立马下山去了!你回南京吧,我教不了你了!”

 子默听了,眼睛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他噗通一声跪下,像老者告饶:“师父,子默错了!子默愿意听师父教诲,求师父不要赶子默走!”

 子默的反映怎么会这么烈?

 寇彤愣愣地站在原地,一会看看子默,一会看看老者,她想开口替子默求情,却被老者一个眼神给制止了。她只好乖乖地站在一边。

 “你可知你错在何处?”老者问道。

 “我…我…我…”子默结结巴巴,说来说去,就是这几个字而已。

 老者见了,说道:“作为医者,给人看病,不知望、闻、问、切,只听从别人的言论,就胡乱开药方,此为你过错之一。你可服?”

 子默点点头:“师父教训的是!今天给张小郎看病,子默听师父说是伤寒,就开了伤寒的药给张小郎,没有自己去诊断,就盲目下药。子默知错!”

 “其二,别人问询的时候,你随意嘴,以偏概全,全然没有考虑实际情况,我说的对也不对!”老者继续问道。

 “是!”子默点点头:“当时子默内心急功近利,只想着表现自己,没等…把话说完,就抢着说,医者当有济世之心,不该争名逐利,子默忘记师父之前的教诲,子默有错!”

 “第三,同门之间当相扶相助,共同进步,你心狭窄,容不下别人,更容不下自己,稍有不,便恶言相向,横眉怒目。你气量如此之小,连同门都容不下,又如何能容得下天下?悬壶济世的责任,你又如何能担当的起?”

 子默听了,半晌没有说话。

 老者站了起来:“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再起来!”

 “师父!”子默在地上跪着向前挪了几步。

 “我…”子默脸上全部都是泪水。

 老者转过身来,便看见子默深深地伏下身子,以额头贴着地面,说道:“师父,子默知错!”

 老者摇摇头:“你今所犯的错误,在别处也许不算什么,但是若你是身为大夫,这样的错误,便是弥天大错,稍有不慎,便会牵连性命。难道你忘记自己的身世了吗?”

 老者的话一出,子默跪在地上的身子却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一样,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他的表情十分痛苦,连声音都抖得语不成句:“师父…子默是真的知错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老者语重心长地说道:“虽然我不想揭你伤疤,但是依然希望你能以之前的事情为戒,身为医者,一旦怀有嫉恨之心,便会一步错,步步错,终会步入深渊。到时候,后悔也无济于事。”

 “是!”子默的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地上的青草,他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

 “你还有一个错误…”

 老者的话没有说完,子默抬起头来说道:“子默第四错,便是骄傲自,不知虚怀若谷像别人学习!今在张秀才家,是子默太过托大,若不是师姐,恐怕张小郎还在忍受病痛。师姐找出了治疗的方法,我应该虚心向师姐学习。”

 “嗯!”老者点点头,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说道:“你既知错,便起来吧!好好跟你师姐学,争取早一入我门下,成为正式弟子。记住,你的对手,不是师姐,不是天下的大夫,而是天下所有的疑难杂症!”

 “是!”子默站了起来:“师父的话,子默一定谨记于心,时时刻刻不敢忘记!”

 “丫头,将今天你治疗张小郎的情况与子默探讨一下!”说着老者转身往回走:“为师今有些累,先去眯一会,你们探讨好了,继续辨药,背药理!”

 子默与寇彤齐声应道:“是!”老者走了之后,留下子默与寇彤,两个人沉默地站着,谁也不说话。

 寇彤有些犯难,她与子默本就相处的不愉快,现在自己入了门,而子默却没有通过考核,今天师父又这样严厉地训斥了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更加讨厌自己了。

 寇彤心头惴惴,思量半天,依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师姐!”子默的声音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勉强。

 寇彤抬起头来,朝子默望去,四目相对的瞬间,子默却深深了一口气,将头低了下去,不再看她:“今,张小郎的病情,还请师姐教我!”

 “子默,何必如此客气?师父说了,是你我共同探讨,并不是谁教谁。今天是我先看出问题,便是我告诉你,也许明天是你先看出问题,就要你来跟我说了!”

 寇彤并不敢托大。他不愿意看自己,看来心中还是有心结的吧,寇彤也垂下眼帘,要想办法,让他解开心结才是。

 子默点点头:“师姐说的对,我以后都听师姐的!”

 寇彤有些惊讶,子默的转变也太快了,难道师父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让他想开了,应该没有这么快吧…

 不管怎么样,他愿意跟自己说话,就是好事情。

 寇彤微微一笑,便不再啰嗦,而是直接跟子默说起了张小郎的病因:“说起来,这件事情也并不全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也有你的功劳。你知道,师父给张小郎断病的时候,你我都在门外,只知道是外感伤寒!”

 子默点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听寇彤继续说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22小荷初

 寇彤停顿了一下,见子默有听下去的望,便又继续说了起来。

 “你开了大承气汤,本没有错。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也会开大承气汤的。没想到,张小郎服下去纹丝没动,我就想起来刘太太的事情。我猜测,两人病理应该有相同之处,便想问问张秀才张小郎的情况。”

 子默接着说道:“后来,我把话接了过来,给张小郎开了威灵仙,没想到张小郎服用之后胁下疼痛!”

 “是的!”寇彤点点头接着说道:“胁下主肝经,胁下痛多为肝气不疏所致,我当时就猜到张小郎可能是肝气不疏,但是又不敢确定。”

 寇彤看了一眼子默,见他认真聆听便有说道:“所以,我就问张小郎生病的原因,张小郎考试未过,本就伤心,加上张秀才又训斥他,心中抑郁之气更盛。而师父给他诊脉的时候,我刚好看到他枕头底下有本书,就猜测他定然为这次考试耿耿于怀,所以郁结于心,肝气不疏。”

 子默听了眼睛一亮:“师姐,你说的对!肝气不疏,肝气淤滞,导致气机不畅。虽然服下大承气汤之后,但因经络闭,无法收,所以,这个时候需要疏肝气。我开的威灵仙主胃经,自然无用,而你所开的柴胡跟生麦芽正是疏肝气的药。”

 “是!”寇彤见子默一点就透,心中也十  M.ejIxS.cOM
上章 重生之医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