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十一章
 就在我调教欣彤数周、进有成的时光里,另一方面,对妙香的部分我可也没闲置着,除了每三天按时将特制的“五香甜花羹”送到她手里外,每天晚上我还都得特地的跑到她家后门那搜寻一遍,以确认一下目前的进展情形。

 要搜寻什么?还不就是一堆的垃圾堆。

 这座小屋门后正好有个放垃圾的集中所,之前夜宿妙香家时我就曾留意过,我每次送完她特调的“水果五香羹”之后,便算好时间到那巡视一下看看。

 在前几次我很灰心的发现,我精心炼制的好东西都被妙香原封不动的丢进垃圾桶里,我不开始怀疑起书中所说的妙用程度,到底还存在有多少的真实

 这第三重神功的“万人”所云,就在于能让男人的内隐含有令雌依恋、发情的隐功效,可原本不是应该能让女人死、恋不已的“自酿五香羹”这回怎么却一点也看不出什么效用呢。

 书我也反复翻了数百次,并且一一照着练过,而中我也的的确确有产生出一股奇浓淡香的怪味道,但问题的症结到底又是出在哪?妙香怎么一点喜爱的感觉也没有。

 嗯…经过几次失败的实验后,我才领悟到应该不是我产生的“甜花羹”出了问题,而是妙香根本连碰都不想碰,一点都没有接触的机会,又怎么能期待它产生出预期般的效果呢。

 我本来应该再去妙香家一趟的,但随即又顾虑到“驭奴计画”中必须让妙香主动前来才行,对了…我怎么就忘了欣彤可是妙香的阿姨呢,不对…乾脆连欣彤也加入这次试验的行列不就得了。

 原先我是打定主意一样神功接一样的练,妙香练的是我“好大”的基本绝学,而欣彤我则用来练就我的“自如意”功夫,接着我以“万人”的不世绝学再用于妙香身上的,但一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使得我不得不思考有必要一样一样来吗。

 会出现这样分歧的一一试验不是没有原因,这完全归咎于破书中的最后某段中还有一句话…

 得之其一、可驭百,悟通其二、万妾皈依,三招其出、驭奴无数,四式尽出、一切“归零”…

 这条古怪到不行的古文言是后来我才发现到的,而且还是已经练到了四式…

 真他妈的刁钻…练功之人岂有不练到通…从头一练练到尾的吗?怎么还有警告人家不能继续练下去的啊。

 而且,这部功夫可共有六式…练起来既非艰难无比、势不可为,又不必练神功、挥刀自宫等等的,怎么练到后来会一切归零呢。

 更惨的是只写到四式齐发…竟然没有写到五式以后,难不成…这世上真的没有人练成六式合一吗。

 是会死吗?还是会坏了命子?为了这句话我百思不解的翻了破书数十遍,只觉越练身体越来越冲盈,精力越来越旺盛呢,哪里像似命不行的模样。

 还有一点疑点,着书的作者明明已经练成了至少五式,由他翻译的白话本不是前五项翻得一字不差吗?除了第六式驭奴心法不宜直接翻白话外,我想他大概也没有不练下去的道理…

 嗯…一定是这句话在故玄虚,嗯…我心里一直这样的认为,但尽管如此,我仍不敢四招同时使在同一女人身上,还是一招接一招的试试比较保险些。

 因为书的最后还有个不祥的地方…作者签名…上面提字:绝无妙僧…这个僧…可真是不太好的字眼啊。

 不管它,已经练了三式神功,外加领悟了一小部分的驭奴心经,再怎么算也该算我得其三式,不该硬说我四式尽出一切归零吧…

 我本想一招、一招的接着试在这两个女人身上,原以为这样做是不是就算得其一、其一、其一的…不算是给我四招连着一起来,但眼看书里根本就没有说的如此神奇…我又何必如此愚蠢的遵照上面意图而为呢。

 虽说“好大”是得妙香死去活来没错,但却也没见她苦求若瘾、非我不行的模样…

 “自如意”尽管得欣彤是舒服异常,可也没觉得她突然俱升、无爱不做…

 至于“万人”就更不用谈了,虽给妙香吃过了几次、但再送过去时还不是全都倒掉,怎么看都不比死烟毒犯的大麻来得有用…

 反倒是十分难解的驭奴心经里,三两句话的小功夫就让我收服了欣彤这个大美人,果真是如书中所云,攻心为上才是真乎。

 可是那写的什么得其一就驭百、得其二就万妾皈依的…难不成全是唬人的不成?但我体功夫却是真真实实的练成了,这…这…这…又该是作何解释才好。

 或者…根本就是我把的顺序给完全错了…根本…就应该先由驭奴心经开始练起的呢…

 我的脑子一片昏,我也不想再花脑筋去思考,反正会发生就是会发生,我是天生乐观透了的人,反正大难我都死不了,只有留命享福好…就这样过没几天我便又打破自己束缚的拘束,反正在驭奴心经还没被我练成以前,我还都可以三招其出、驭奴无数的不是吗?嘿嘿…干嘛没事吓自己好呢。

 想到这我便放心的把自己酿制的“五香甜花羹”请欣彤尝尝,刚开始欣彤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有些说不出的腥味在那上头,因为我这次没有加什么糖浆的…只混了几片削好的水梨给她吃,因此这吃出来的那股腥味还是让她不敢再多尝几口。

 我想她可能是已经猜到那是什么东西了,她可不像妙香当时是蒙着眼、加了糖浆、饿上一整天才吃得津津有味,欣彤可是每天与我做的…岂有不识的乎。

 但我可没有这么容易死心呢,我知道要让妙香肯屈服在这“万人”之下,首先也得先让欣彤喜欢上才行。

 于是乎我得暂时放下对妙香的调教,全力要让欣彤先适应我的气味…我偷偷的尝试在每一件欣彤的食物上加入少许的上去,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加深她体内所堆积的我的储存量…

 也许这样的事若让她知道会发飙才对,甚至骂我超级变态转身就离开,不过我可是跟她赌了这本书上去,如果真的有如书中所说的效用话,这以后我可就超级值钱了…说不得还可以代替摇头丸,风行整个亚洲独卖呢…

 我似乎想得太远了,不过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多久,欣彤的身体…似乎给了我期待中的答案…

 她开始很容易口渴,而且最大的不同是…她不再像以前一样强烈的排斥用嘴巴我的茎…在先前我曾鼓励过她好几次,欣彤说什么就是不肯好好我那大无比的好东西,只是怕羞、又深觉这与治疗她的病一点关系也没有,觉得肮脏,怎么教就是教她不会…

 现在欣彤的感觉就很奇怪,她的鼻子似乎开始变得灵敏,好似总想在我身上贪婪的呼吸一样,我知道她想闻的到底是什么味道,我也顺着这样的发生,更进一步的引导她做她想做的事…

 “看吧…”

 “…”“你会喜欢那个味道,相信我…每个女人都喜欢,只是你们并不知道而已…”

 “…讲…”

 “啊…你啊…不听你胡扯什么的…”欣彤羞红着脸娇媚的嗔道,那表情好看极了,声音娇滴滴的,比起在小明事件发生前,里面的感情似乎更浓密了许多。

 “这是真的…所有男人都想好好美女的小香,女人又何尝没有这种渴望?”

 “而且越大的会越想看看,是不是?嘻嘻…”我故意把涨大到跟她小手臂一样的说道。

 “才…才没有呢…那…肮…我…我…没有…”

 尽管欣彤已经跟我做过了好几十次,但每次脸上都是这么不由自主的羞赧模样,那副娇美羞涩的动情美态、体态仙窈的风韵神采…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的…

 让我觉得像第一次品尝到她一样的新鲜。

 也许这就是什么“灵处子”体质的关系吧,二舅说的那套我是不太相信、也不太懂,不过欣彤有一天将会在我手里变成极其感的尤物…是绝无疑问的事。

 “你…啊…不…不要…好…哈哈…放开我…”欣彤矜持不住的娇声叫了出来,由于这几天我们一直都是以正常体位在做,我早已经有意让她尽快学会所有体位的念头,因此趁着这次机会,不但让她好好,也要让她尝尝看什么叫“六九水果盘”…

 我一面不顾欣彤反对的倒转身来玩她神秘的小,一面把茎在她面前不停的晃啊晃的…起先她还不太敢它,因为那大小也实在够大的,但她先是双手抚玩大一阵后,似乎被我到身心都酥麻起来,情不自的…终于还是乖乖的张口含了几下看看…

 “…不…不对…你含的技术一点都不对…”

 “唔?…哇…咀……”

 “嗯…再多吐些口水来,吐在上头也没关系…对…不能用牙齿…好好的含…跟吃冰舍不得拔出来一样…”我跟欣彤对调过来,我在下让她能好好吃,而我则一面、一面仔细详明的教导她如何才能做好口的高级动作。

 女人的第一次口常常是摸不着要领的,一般男人总也不好意思对第一次替自己含的女人多说什么,任由她犯了错误而不自知,这可完全错误…第一次就要凶!非得她不做不可,要做到完全正确为止才准休息,这…可是最基本不过的技呢。

 欣彤是一天一天的在变化,我也必须慢慢教导她越来越多的新花样,总不能每次一来就那几种相同体位,这样还能玩出什么趣来呢。

 于是我又花了七天的时间,才让欣彤第一次尝到里面的,并且让她完全适应我所教导她的各种做体位…

 最重要的是,不管我们换过多少种不同姿势,最后我一定让她把每一滴都完整不剩的到肚子里去…刚开始她虽然有些排斥并吐了出来,但那哀怨的眼神没有多久…便逐渐不再反抗了。

 自从对欣彤有了颜与口内经验后,我才开始掌握住何谓“万人”的魅力所在,这东西并非如成瘾物般会令人无法自拔,而是在于它已改变了我体内某种成分的贺尔蒙基因,使得这些中,产生出对女的舌头、鼻子…有某种程度的吸引力…

 也就是说经常接触我的后,女人会不知不觉的爱上那股味道,但是绝没有如中毒般的断症状发作,也不会有非要不可的急迫感产生出来,但…她只会觉得非常喜欢…很喜欢、很喜欢那种浓浓的味道。

 为什么我会这么肯定呢?因为欣彤现在的表情就像这样,她一连吃了好几次后,不但不再排斥的吐掉它们,反而主动一口气的咽下去,甚至在我的导之下,她还会自发的把滴在外面的残余,都给到嘴巴里呢。

 有了这些经验后,欣彤果然大不同以往,当我再次把调制好的“甜花羹”给她尝尝时,这个美丽高雅的女人却没有排斥的吃光它们,而且也不再对这东西产生什么那么大的疑问“都不知道”与假装不知道…其实距离并不大…

 我开始让这变态的游戏不时出现在我们生活里,不仅时而让她品尝温热现采的五花羹,有时还把这东西倒入欣彤喝的牛里,看着她津津有味的全部喝完,一股莫名无比的成就感与刺感,还真让人有种飘飘然的奇怪感受呢。

 我开始把这东西当成炼一类来掩饰,把出来的大量混入其中调好一定比例给欣彤当作平时调味料吃,当然我是绝对一口也不肯沾,但我想欣彤这会儿应该能够适应了,至于我出来的量每次仍很多、很浓…这神功“汁又多”

 我是练过一半就没有继续练…但量还是比常人多很多,而且应该并不至于影响我的身体状况才对吧。

 而为了长时间跟欣彤在一起,我甚至骗我舅舅说找到一份工作而搬入了欣彤家,欣彤现在虽还偶尔会提问起自己身上的情况,但对于我的种种逾越举动,似乎也能逆来顺受的,也许是她终于找到一个可以让她好好发深藏望的“玩伴”吧,对于自己身体异于常人的需求,我想她多少也能了解到这点才对。

 总之我又花了不少时间与精力,才让欣彤完全解除了对这恶心东西的“伪装体”产生出的丝毫疑虑,我可以清楚的明白到,她毕竟还是喜欢那种滋味的,一旦让她爱上后,我便送她一盒包装精美的“新酿风味水果盒”请她带去给妙香尝尝…

 (这外面看来是蔬果店卖的精美包装,可里面当然含有不少我自个私酿的好东西…嘻嘻…)“欣彤…其实你也见过的,我跟妙香本来是男女朋友的…虽然年纪上…我们是差了一些些,但我其实还真喜欢她的,我想请你帮我把这东西送给妙香…”

 我一面欺瞒着欣彤说道,欣彤至今还相信我是二十四岁与她同年呢,对于我跟妙香的事,她其实早已刻意淡忘掉…

 这事一开始我就曾骗欣彤说早已与妙香分手,不这么说她焉能顺利的与我发生关系乎?但如今我又再次提到妙香名字时,欣彤脸上就立即显现出怪异的举止来。

 “你…”也不知是对这东西产生什么怀疑、或对我跟妙香关系感到尴尬,最后她还是替我送去给了妙香吃,但我千代万嘱咐她不能道出我的名字来,只让她以自己阿姨的身份,帮我送给妙香尝尝…

 之后我便陆陆续续让欣彤替我送了好几次,当然每次都让欣彤谎称是水果店买来的,但我想吃过几回后妙香肯定会尝出其中有什么不同的味道…相信很快的…她也会跟欣彤有一样的嗜好才对。

 嗯…遵照驭奴心经的解释说法,如果不想用强迫的方式让女人服从就范…除非…就只有依靠吸引她们的鱼饵,才能让她们乖乖的顺利上钩…

 果真…几个礼拜以后,当我再度问起欣彤那边的情况时,她说妙香总是把水果吃得一乾二净,总说她变得很容易口渴似的,央着要欣彤再帮她多买些水果过去,我一看这条计谋似乎发生了效果,心中窃喜,立即便再度亲自送了一盒快递“鲜果盒”要给了妙香尝尝。这次,我把的浓度提高了一些,并且,在包裹的里面,附了一张深夜的电影票…

 盒子上当然没有寄送的地址,这…是一种惑…一种让女人对未知的期待既恐惧与好奇…深深的一种因。

 我相信妙香是一定会出现的,她没有否决反抗的余地才对,至少…她应该会好奇我怎么会有她喜爱的这种味道才是…这样的因,应该会十分人的不是吗。

 而且她会很想见见我这个人到底是谁,我是绝不会让欣彤了我的底,我要让妙香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产生无可自拔的深深期待。

 那一天终于还是到来了,晚间九点一到,我就端坐在电影院后排的位子上…

 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妙香的出现。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