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十章
自从那一天跟欣彤正式发生“关系”后,我们之间的微妙关系就算展开了序幕。

 我成了经常出现在欣彤家的“陌生人”…为何说陌生人呢?因为我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名词来…

 说识嘛,我跟欣彤还真的很少话题,毕竟我们不是由认识、从朋友开始做起,我们在一起除了做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共通的特点与嗜好可言。

 说是一夜情嘛…有听过同一人连干了好几十次的一夜情说法吗。

 说我像应召的?你也头壳清楚点,我哪里像啊?切…我不过就是随时配合欣彤的需要,替她解决生理上的需求,甚至更进一步的“指导”、指导她而已。

 也许像这样单纯的“爱关系”反而更好,没有多余的担忧与顾忌,这对欣彤来说,得了这种羞症怪病,就这样无声无息、不为人知下解决了最好,这样…的确比让识自己的人来“干”好…而且她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意外的温顺与认命,好像有种似爱非爱的甜美错觉在我们之间…这跟往后我问到妙香时的说词完全不同,她说她的小阿姨可强势能干得很耶…我在猜想她也真够聪明的,可能是想对我好一点,最好能用虚假的爱情来打动我…说不得还能让我陷入其中,成了石榴裙下的“亡魂”呢…

 这样我可就不会把我们俩的事给漏出去,一旦有了情便不会出卖她,而她则病好之后可以拍拍股一走了之…甚至想告我意图强我都无力反击。

 嘿…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跟你来这套,你也跟我来这招?想软化我。

 没这么容易。

 按:根本是你自己人个性阴暗…把别人也想得阴险…

 我开始说服欣彤要在穿着上多做些改变,虽然刚开始时欣彤这些根本听不进去,但我知道的,时间会证明目前进行的方式一点都没有错。

 人嘛,还不都一样拥有高傲的自尊与独立的灵魂,只不过由于欣彤跟我接触以来,她那独立好胜的个性就刻意在我面前隐盖住而已,由这点来看,我能深深的体会到,这女人其实也有柔弱跟顺从的隐藏望,只是…在这样的时机点是否能刚好出现一名她愿意相信的人罢了。

 这驭奴心法的第二招…就是要测验女人对你的信任程度与放心成分,哪怕她不开窍,只要一肯打开心门…就不愁改变不了她。

 我们现在几乎每晚见面,我除了不厌其烦的对她进行穿着、爱的洗脑说服外,在用药上也慢慢配合着欣彤的实际需要…

 为何说配合她呢?因为我根本也不晓得她该服用什么药,反正就是给她吃些“去忧解闷”的心灵良药,外加化散热躁的清凉药方得了,配合着我独有的“一解千愁”这万灵妙…只要她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呢?嘻嘻…反正只要能让她越来越相信我是在帮她,一切就这样干吧。

 不过光靠嘴巴说话还真没什么用,欣彤虽是慢慢的似乎有些动摇,但她不管怎么样就是不肯穿我买给她的新内衣,这些昂贵的高级货可都是用纯手工棉织的蕾丝感内衣耶,全部不是背部中空、就是

 这样的好东西要是穿在了她的身上…包准一定美感极了。

 如此佳人,就该有这种动人的打扮才行,不管…我得下点功夫才行…

 而且这些可是花了我二十万里的大把钞票买的耶,为了可就是要折软她的自尊心,只要这种衣服能让她每天穿得自然体贴…嘿嘿…以后…要更进一步就容易得很。

 原本我是想买给她看起来更低一点的装,或是皮革奴隶服的,但这样一来会被女人嫌弃、觉得低俗恶心,二者目前还不到彻底奴化的必要阶段,如此作为简直自取灭亡,因此暂且作罢。

 只是她一直都不领我的情也不是办法,突然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记得上次用“极天头瓜”的作法似乎让欣彤的酥感度提高不少,并且房着实也有涨大一点点的感觉,于是我大胆的再度说服她,尝试看看我的“头瓜新治疗法”…

 可怜的欣彤并不知道我一直是在欺骗她,不过她部到现在的确仍不时还会觉得涨痛、酥难消,听二舅说这是心理因素的成分居多,但我可不管这,我只要她再度的被我说服而已,然后很快的让她又一次成功的做为我新的试验专案。

 嗯,这次的结果还算令人满意,至少没有了突然的意外发生,嘿嘿…只见我给她部一连敷上七天的“哈密瓜”后,也不知是否是“大宝”等药中确含催的功效,现在的欣彤双…竟根本已不是哈密瓜的大小能容下…可能得换西瓜才装得下呢…嘻嘻…用西瓜当然是开玩笑的,不过在这几天我精心钻研的不断尝试下,还真没想到竟意外试出了如此催的好妙方…

 更的是,我所极加诸的“特殊效果”似乎也产生了不错的反应,现在的欣彤…双不要说穿上罩,就是没穿时,那变成G罩杯的大子光甩啊甩的…

 就开始觉得搔难耐呢。

 “呜…啊…你…你不是说要帮我…帮我解决麻的感觉…怎…怎么越来越…而…而且变成这副模样…呜呜…”欣彤泪面、用着哀怨般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唉…这…没想到你的毒这么难治…而且已经深入到巢去了,我问过了其他医生,只有这种办法…欣彤…或许这就是把毒给出来的好办法之一,你得相信我…”

 这会儿…我可真万幸以前曾混过一无是处、没人要看的话剧社,也很庆幸我老妈把我生的正经八百、一脸无辜的鲁直蠢相,以前我都诅咒自己怎么长得这样憨厚到没人爱…这会…可两样惨事都发挥它百分之百的妙用啦!

 “还有,就算毒没治好,至少它也让你部变得更加丰人了不是吗?”

 我百般的找了很多好听话来哄哄欣彤,可最不可思议的是…欣彤竟然也没反对,真的全都听进去了…也对…就连之前这么荒谬无比的治疗方式她都肯信了,还有什么事情她不敢置信的呢。

 她最后都是在不得不认命的情况下乖乖听从我的话,就算我讲得有多夸张,她也只能半信半疑、或全然不信的默默承受着。

 嘿嘿…就在这几天的日子里,我还真发现了她的一个秘密…一个正好可以控制她的小秘密…

 这个女人外表虽然看似聪明媚、强势独立的女教师模样,可内心里其实却莫名空虚得很,比任何女人都无助,有种不为人知、奇怪的依赖感存在她的内心深处,这点或许就可以说明一下,为何这么样一个标致丽的大美人,竟会看上像小明这种“油腔滑调”的臭男人吧…

 按:光说小明,你不也学得像乎。

 也许是每个女人在虚弱的时候都会有类似的反应,不管这些,我得加紧把握时间攻破她的心防,让她彻底乖乖听话才是。

 自从这个“酥事件”发生以后,欣彤就算再怎么不愿穿我买的感内衣,最后…也得乖乖的戴上去了,因为除了这些、袒背的感内衣外,她是已经再也找不到更适合的衣物,给那对经常“奇、麻、酥、”的大子穿戴了。

 渐渐的我也似乎沉醉在“欣赏”与“开发”这美丽的体身上,几乎都快忘了我是在替欣彤治病来着,但欣彤可一点都没忘,她总是迫不及待的会想提醒我什么…

 嗯,为了更取信于她,我只好再次把她带去给我二舅瞧瞧病去,蒙着二舅骗说她是我女友,希望舅舅帮我们重修旧好,而二舅竟然也答应了,并且一点破绽也没出来…这…可真难为了这个语无伦次的怪老头呢。

 就这样我们甥舅两人一起诓她,还真把这女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总归我在历经一个月的仔细调教后,尽管她对我说过的话还不能全然信服,但至少排斥的抵抗已慢慢减少了许多,虽说偶尔她仍会突然“无预警”的产生失控般的需要,但这只是之前胡搞的后遗症未消除,反正我已经上过她,也不急着替她想法子,倒是欣彤只要一发生这种状况,自会害怕的主动来找我,求我替她解解躁“”呢。

 嘻嘻…一直到最近一次为止,我才停止对她的双继续进行“酥”强化运动,嗯…H罩杯对个一般女人来说已经够大了,而且现在她已经会主动求我帮她爱抚部,这样的成果与成绩已总算是我可以接受的程度了。

 不过还有一点麻烦问题,就是小明仍不时还会出现在欣彤面前,并且不断的试图解释、想与之重修旧好,这点对我来说可就麻烦透顶,一来是怕欣彤即时拆穿了我的谎言,二来又怕小明知道有我这个好朋友在“帮”他照顾未婚,所以我得先跟几个还有与小明联络的老朋友,套套小明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我翻了翻旧的电话簿,随手便拨了几通,没想到不探听他还好,一探、竟然就探出了一条阴险的计谋来。

 和着原来像我一样听小明话亏钱的人还真不少,而且差不多都在同一时间内发生,经过朋友们的解释之后我才明白,原来小明根本就是专门帮体质不良的公司进行炒作,把股价给哄抬起来后再让大老板、大股东得以顺利手,他则从中获得好处,这也难怪…短短几月间他就能买房买车的,而且更准备娶老婆呢。

 死小明你这个王八蛋!亏我搞你未婚时还时时想到你,切…你可拐跑了我的两百万后却拍拍股什么也没留下,只留了堆债给我,这样算什么朋友?哼!

 真他妈的够可恶,既然你不看情面的骗走我的钱,我又何故还看着道义留你呢。

 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就打定不再把欣彤还他,死蛋、儿子…你大帽子可给我戴好了!想害苦好兄弟后再跟美丽的女仔结婚,哪有这么容易!

 原先不知道时,还对小明有一丝丝的内疚,但知道这事以后,我可就豁然开朗、豁出去了…

 哼哼…我连的想了几招连环计,配合上之前自问自答的“电话语音”游戏,我假装跟小明仍有联络,故意说了很多气欣彤的话再不小心让给她偷听见,说着说着更与小明像撕破脸一样,有意无意、久而久之的形成小明对她既无情又狠心的坏印象,抓住她绝不肯再见小明的排斥心理,一举就要攻破她仅存一点点的自尊心…

 (这里所指仅存的一点自尊心,是指她在我虚拟的小明面前,受了“这么大的污辱”而言。)而且为了“证明”小明的无情,我还刻意约了一天要欣彤与我在小明公司附近开房间,我故意让她在餐厅楼下等,等着时间一到,看着小明正好与女同事双双步出来时…跟着快步冲上前去…

 “赵天明!死小明…好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我怒容不止的喝住小明二人,只见他慌慌张张的…看到我像看到鬼一样的抖了起来。

 他可能以为我发现的是他坑走我的钱,心里有鬼的打起哆嗦来呢。

 “啊…忠…阿忠啊…你…你也在这…真是巧啊…哈…”小明立刻想施展他那油嘴的好功夫,我可不能让他再耍嘴皮下去,我是要演给后面观望的欣彤看呢,第一我已经让她知道,我认识小明、第二,我真的叫阿忠…接下来,我就非要演得让欣彤死心塌地相信我不成…

 “你不要说!死混蛋…那天你丢下我一声不响的自己离开后,作了这样大的坏事又不敢承认,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我嘴里说的那天…小明当然以为是住在我家的“那天”…而后面的欣彤…却是听成了在妙香家的“那天”…

 嘻嘻。

 “这…怎么说得这么难听…好歹我们也认识这么久…对不对…不要在这大声喧哗嘛…”小明最擅长就是笑脸攻势,他以为我指的是“钱被坑”的旧事,哪知道这一切我是全部要说给欣彤听的呢…

 他可一点都不清楚我跟欣彤之间还发生有什么样的事,反正就让他们俩各自误以为我讲的是他们的痛处、弱点,这就行了。

 “什么不要大声喧哗?你这可恶…小姐…你是他新的情人吧,我告诉你…

 这个人到底做过了多么可恶的事…”我故意闹得更大声,就是怕欣彤会漏听了,我这会儿住小明的女同事不是没原因的,要打散话题的注意力,不让小明戳破了我在误导欣彤的意思,这样一来,我才能顺利的“套进去、带出来”让欣彤听自己想听的意思嘛…

 小明旁边的女子当然极力否认是他的女友,但我可不管这些,不但大声斥责小明行径下、还干过了许多伤天害理的勾当等等。

 这些听起来全像气话,但我就是故意并不明说干了哪些事、并且偷偷的暗示欣彤似乎现在她会变成这样…可全是小明干出来的好事呢,而不明就里的小明虽是被我得大动肝火,却一点都不知道我正在打什么主意,只想尽快摆我的纠,一股脑的便往回公司的路上走。

 我这会儿可还在等欣彤会不会冲过来给小明一巴掌,不过她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就这样小明、我、小明的女同事三人吵的不可开时,我的眼睛余光赫然发现到…欣彤似乎已经离去。

 我看这场好戏演到这里已经差不多了,主要观众都已经离开,便不再与小明多说废话,对小明撂了几句狠话后,转头便往饭店里寻找欣彤去,只留下被我搞到连吃饭兴致都没有的小明,目送走我这名瘟神后,一面对那女同事唠唠叨叨、一面便滚回自己的办公室去。

 嘿嘿…我嘴里不知怎么竟不停想笑,第一次…还是第一次跟人吵架吵到这么让人爽快的啊!小明啊、小明…你这可怜的小蛋…没想到跟你这样永远的决裂,竟然会是这么让人高兴的一件事…嘿嘿嘿…饭店里当然再也找不到欣彤的踪迹,因为我很确信刚才的每一幕,都完美的让欣彤见识过了,这天时、地利、人和我可是算的刚刚好才敢约她出来呢,怎么可能就此浪费掉了这次的大好机会呢。

 我立刻便坐车往欣彤住的小房间去,她没有应门…门是开着,而且她今天穿了一件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内衣正在等着我呢…眼睛里一片婆娑,我知道她哭过,不过我也知道,从今天起…她是再也不会为了那个人而流泪哭泣了。

 到了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欣彤第一次找上我时,之所以会出现在上逃避、矜持与不停忍耐,完全是对她的男人,也就是小明的一种放不下,而她又所以会选择让我替她来“治疗”…则又是对于小明的另一种报复心理…

 现在…欣彤看着我有些笑容,但脸颊上却面无表情…我分不出那是不是正在难过,或是说…她是已经谋杀了一段感情…那副脸蛋、那种感觉…

 我只知道眼前的体不断散发出美吸引着我…而我…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女人…从今而后,是再也、再也没有办法离开我的,嘻嘻嘻…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