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九章
欣彤约我在一间隐密狭小的咖啡馆里,由于先前跟我并不识,加上我这个人话又不多,两人几乎没什么话题可讲,气氛真给他妈的尴尬,她低着头,时而隐约像在颤抖一般,似乎很想说些什么却言又止的看着我。

 我当然大概猜得出是什么情况来着,但我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摆出一副忠厚老实的嘴脸,打破沉默的笑了笑寒暄道:“欣彤…你跟小明哥最近…”

 “别跟我提起这个人!”我被欣彤的吼叫声给吓了一跳,欣彤娟秀的脸颊上立刻显出冷峻的怒容,嘿嘿…我想前几天的计策大概是发挥了作用,憋住兴奋想笑的念头,故意愁容面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安慰道。

 只是我说的话好像都没被欣彤给听进去一样,我突然发觉…她今天的这种打扮实在美极了,虽然之前在妙香家也只素装打扮,但气息上却足以吸引住所有雄的目光,如今全身上下再仔细的打点一番后,更是将她那娇动人的美貌与姿态,给衬托的无以附加。

 “你…”欣彤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但过了许久她似乎下定决心,开口便向我问道:“我…最近身体真的有点怪怪的…我想请问…你知道的…”欣彤说到一半又低下头去,脸羞红的模样,真是分外好看。

 “你…喔…你指那件事啊?”我哦了一声,故意装作慢半拍的模样,继续跟着欣彤磨蹭,最后欣彤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吐吐的才把最近让她心神不宁的事给说了出来。

 尽管她话说得含蓄,但我还是听得出来,症带给她的困扰…是一直都没有停止过,而且由于我之前就曾跟她提到,治疗必须用“做”的方式来进行,难怪她今天一整天像言又止的别扭不已。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从那天离开二舅的店以后,她的身体就产生了奇怪的反应,有时会莫名的觉得私处搔难耐,而且前后两会不由自主的开始紧缩,就连头也常一整天硬得受不了,整个身体机能似乎出了什么状况一样。

 而且不知为何她竟对男的器官开始产生“兴趣”来,有意无意中就会想到一硬无比的大,也许是那天在她面前对妙香的调教画面冲击了她,现在只要她一想起…全身就会热烘烘的,好像随时都会有那种“望”一样。

 这些欣彤当然不好意思对我明说,每个女人都怕人把自己当成的女人一样,不过这点对于“肇事者”的我来说,却是一点都不难推敲套问出来。

 “我曾思考过你上次提…提到的可能…还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解呢?”欣彤痛苦的说出这几个字,眼睛里好似就快落下泪来一样,不过我可不能心软,当然斩钉截铁的告诉她,除非用男女合的方式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好想。

 我在猜想这几天里面欣彤一定还发作过好几次,我也不晓得她是怎么忍下来的,两人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她拿了一张支票递在我面前,竟然这样对我说道…

 “这…是二十万…是我目前的所有积蓄,我想请你…请你帮帮我…”

 欣彤话没说完头又转了过去,十分害羞的快说不出话来一样。

 我可被这眼前的二十万给吓了一大跳,怎么…曾几何时…我这不爱付钱的荒野大“嫖客”竟然摇身一变,也成了拥有二十万身价的超级舞男啊。

 我知道欣彤只是一时被那怪症给吓坏了,我也不确定她是否去看过别的医师,不过我想大概是没有什么用才会来找我,看着她那脸气馁挫折的模样,不让我爱怜的心情油然而生。

 “你…你这是干什么?这钱我怎能收,你有什么事我一定帮忙到底便是…”

 但欣彤却很坚持一定要把钱给我,她是那种有脾气、脸皮薄的女人,我当然是很想用我的热诚与“情爱”来感动她,毕竟像这样的大美女我也有好感,加上她人的气质着实不赖…只是一来我怕如此反而坏事,毕竟我跟她既没深关系,又非男女朋友,把她给先吓跑了可就不太好…而且既然她这么的坚持…我又何苦非她收回不可呢?反正当一次超级舞男感觉也的,我也不急着收下支票,先装作十分同情、好心的掰些女人爱听的话来,跟着才把白花花的好东西给收到口袋里去。

 “欣彤…这…我实在不应该收下你的钱,不过这样好了…这些钱就当作我替你找医生看病的费用,我一定尽力帮你把怪病给治好,不过你也必须信任我的话,相信我…病再难治,只要有信心…”

 我罗哩叭唆的讲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道理哄哄她,女人嘛,不就是爱听喜欢听的话吗?说说让她高兴一下也好,先除掉她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给她一点期待与希望,这样以后调教起来不就省事得多吗?嗯嗯…欣彤的脸色稍稍微好转了一些,郁闷与紧绷的神经也略略得到些抒解,她一直追问我大概何时才可以治好她的怪症,我则只给她一些笼统的回答,毕竟这样一来调制这个女人的时间,也才能够按我预定计划的完成进度来实行。

 “那…就这样?”听完我的话,欣彤脸又红了起来,似乎想说些什么…

 “嗯?”我不明白她想问的到底是什么。

 “那…以后…小…小忠…我可以叫你小忠吗?”欣彤竟然主动想跟我络起来,嘿嘿…还真有你的。

 “当然可以,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叫你小彤…”我有些开心莫名的回答道,以为这女人怎么突然转了,但随即便知道是我自己会错意,由她脸上羞红扭捏的模样,应该是想求我什么事却讲不出来。

 “我…我们今天晚上就开始可以吗?”欣彤说完立刻又把头低到桌子下,但没多久又专注的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她已经鼓起了最大的勇气这样跟我说,于是也不破坏她的期待,跟着就一起来到她新租屋的房间去。

 一路上我轻描淡写的与欣彤聊上几句,根据我旁敲侧击的追问下,似乎还是欣彤主动跟小明提要取消婚约的,这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还套出欣彤曾跟小明与妙香都提问起我这个人,但小明因害得我几百万就这么没了,因此谈起我时竟不自然的支支吾吾、言不及词,这反而让欣彤误以为我说的话都可能是真的呢。

 至于她是否问过妙香有关我…我便猜不出妙香的反应如何,不过我想她一定是假意承认一番,毕竟她总不会真的告诉自己阿姨…她是在搞援来着吧。

 此外,倒是欣彤这女人的独立个性真让我觉得有点吃惊,都已经快跟人结婚了,却仍坚持自己一个人在外租屋,在分配到台北教书时,也全靠自己一个人的薪水来养活她自己,尽管她是可以就此住在妙香家的,她却很固执的不愿长住在姐夫居处,宁可独自一个过生活呢。

 我很想多清楚一点欣彤目前的情况,不过既然她完全不想再提起与小明的事情,我也不好用问的方式再套些什么话,只知道进门的这间小套房是她新承租的,里面没有半点喜气的感觉,十分朴实单调,看来…她是真的打定跟小明撕破脸。

 窝咪陀佛、窝咪陀佛…小明啊、小明…老同学我很同情你的处境,但事已至此,我也无可奈何…嘿嘿…我们两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反倒是欣彤竟先褪去身上的衣物躲进棉被里,身体背对着我,似乎除了害羞以外还有点认命的成分在,小明啊…你可要明白,这可是她自己自愿送上门来的,不是我用迫的喔。

 “我…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可以感觉得到,欣彤的声音里仍有些颤抖的意思在。

 到现在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跟着我也立刻光衣服上了她的,小心仔细的轻轻抚摸她的肩膀,像欣赏美丽的艺术品一样,只是她身体似乎还在颤抖、本能不住的想往后缩,我知道她虽然已经把自己的身体出来了,但内心毕竟却还没有解开对我这个陌生人的心理防备。

 这次我可就温柔得多了,当女人不服从时就要暴的对待,但当她软弱得像只小猫一样时,可就要轻柔的像对待心爱的宝贝一样…

 不过说归说…我本想忍住自己急切“染指”这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娇花念头,可是由她身上飘来的阵阵女人香,却让我不住猛了好几口,啊啊不得了…

 真香…真让人兴奋…嗯…都已经盖了棉被,还纯聊天不成?不管了,我翻开被单身体着骑上去,准备好位置就来个一龙冲

 按:不是说要温柔吗?怎么没两下就破功了。

 “…”欣彤脸色完全羞红,就连私处被我强行入侵也只紧抓着被单枕头,不敢哼出声音,这我可也算对她留了情面,只发挥出我巨硬的百分之六十,没有硬撑的顶到最里面,不然这美娇娘就是不想叫…可也得痛得叫出来了。

 只没想到的是,欣彤的牡里,竟也出奇的润异常,不知是否是体质的关系,里面感觉好极了,而且一点都不输给后面的紧缩感觉呢。

 这真是让人有点意外,由于上次顾着试试她后门的滋味,前面只草草来过,没有好好的尝尝看,此次我便放慢在里的送速度,这摺上的层层美感与紧缩不停的蕾菊的感受完全不同,一前一后的递送起来舒的成分也全然新鲜。

 “好…小彤…你里面好啊…舒服极了…”

 “…讨…讨厌…”欣彤立刻的别过头去。

 “你…不要说无聊的话…啊…”欣彤脸色再度的红润起来,那模样好不惹人爱怜呢。

 俗语果真说的好,不同的女仔不同味…活了到今将也近三载有初…可玩过的这几个女人当中,还是属她的里面最润、也最够味!

 欣彤当然并不知道我的想法,我只觉得她的表情奇怪极了,脸色还是那样的红润,撇过头去、咬着火红光泽般的双,紧抓住脑后的白枕头,好似还想逃避一般,那副楚楚可怜的动人模样,还真让我有种强处女般的错觉感,一边干、一边内心还跟着情悸动不已呢。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天生尤物,也不知是否欣彤生来就有这种娇柔妩魅的人本事,越是看她想逃就越是起男人征服她的望,我已经顾不了她是不是察觉到我在骗她,我只知道…我得让她清楚的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伟大”物,才会让她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

 我不停的把舒服的茎往里送,直把进去的具又用力的撑大些,让甜美的摺紧紧绷住我的温热巨,欣彤似乎被我给得逐渐矜持不住,嘴里的呻声也开始哼啊了起来。

 “啊…唔…大…大…你…这…是治疗吗?…哎啊…啊啊…”已经听不清楚欣彤是要叫我小忠名、还是要说我巴大的,嘿嘿…反正是在哀声娇叫便是,我又岂能放过这样机会,当然全力给她冲刺下去。

 “啊…呜啊…停…停一下…好…好大…”欣彤被我逐渐加快的动作给得无处可躲,而我也几乎忘了是在替欣彤看病来着,自顾自的起来,浑然便当没听见欣彤说的话一样。

 “啊…你…你的好大…啊啊…”“好…好强…啊…啊啊…顶…顶的…啊…”欣彤被我用力顶了十几回后,叫声跟着都快酥掉了一样,我见情况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便该是可以好好解决她问题的时候。

 “怎么…是这种感觉吧?你内心很想要的是吧…你不想承认但你真的很想更舒服一点…不是吗?”我看欣彤已经没办法抵抗了,便得用些有杀伤力的言语来刺她,以便伺机能突破她的心防。

 “没…没有…啊啊…”“你都已经这样兴奋了还说没有?”我没有放慢送的力道,反而将拉到快出来时,又狠狠的送到底去,一口气要晕欣彤一样。

 “啊!…”

 “不要否认了…小彤…每个女人都一样,都希望男人疼爱、都渴望异的器官…你是太用力压抑才会反而让病情恶化…我现在就是要解开恶化的源,你不该对我保持戒心的…”

 “我…哎…啊…”欣彤的脸色红润一阵又羞一阵的,眼睛好像快要出眼泪一样,她是不想相信我说的话,但她身体的生理反应却似乎并不认同,我说越多她便会越压抑自己…但越是这样…她的内心深处就越来越不能否认我说的话…

 驭奴妙招的起手式,攻敌攻心、才能不攻自破…嗯嗯…要让女人屈服的话,只有让她自己屈服于“自己的念头”否则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女这种偏执狂的生物…

 “那…现在我要进入深度的治疗了,你再绷得这么紧病是一定好不了…反而会更严重也说不定…相信我…不管怎么样,相信我一定可以治好你…啊…”最后的一声“啊”叫时,我已经深深到欣彤的花心顶上去呢。

 “啊!哈…我…我…”欣彤的念头开始在动摇了,我虽一面在她枕边耳语,下头却没有放松攻击啊,一面顶到她芳心暗喜时,还不停说更多刺她、说服她的话,果然没多久里面的水就越越多,欣彤紧绷的双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挂到了我的脖子上呢。

 “我…我们一起解决这样的怪病吧…一起…我…我一定不会放弃你的…

 啊…好舒服…你放心…我随时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帮你…”我嘴里说得是诚恳无比,因为,下面都已经舒服得快要了,说什么恶心的话都不会觉得难为情呢…

 “小…小忠…你…啊啊…”欣彤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激动…紧紧抱着我时,激动的眼皮跟“”都几乎同时出泪水来呢。

 “一…一起吧…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啊啊…”跟着几声烈的冲刺后,欣彤伴随着我的发,得到了数以来,最满意的一次“高”…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