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八章
我包了一辆计程车就离开了妙香家,带着昏的欣彤急急忙赶回二舅的小药铺,用欣彤那得来的五千块付了车资,扛着人就冲进铺子里去。

 “小子…?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多了个妞来啊?”二舅看店看到正打瞌睡,一会看见我更吓了一跳,连忙出声问道。

 “二舅…二舅…救人要紧,别管这个,帮我看看她先…”我把欣彤抬进了我房间,二舅也跟着进来看,并给她把了把脉。

 “二舅…她…怎么样了啊?”

 “…嗯…”二舅眉头跟捏包子一样,揪在一块。

 “怪了…怪了…”二舅诊完右手换左手,似乎拿不定主意一样。

 “很…很严重吗?”我浑身发抖的直问道,可千万别出事啊…出了事我跟小明可怎么代才好…“不…壮得跟牛一样,真是怪事…”我当场恨不得把这老头给踹出去…

 什么怪话的语无伦次,不要吓人好不好,什么德行嘛…

 “她…脉相似乎很急、很短…好像有什么东西让她得要命,但身子是没什么大碍,有点虚、服些清凉的帖子降降火气应该就行了…”

 “这…就这么简单?”我有点不敢置信的问道。

 “不然呢?难不成她有什么”怪现象“你没跟俺说的?”二舅反倒问起我来了,眼神在我面前打转、似乎想要套我的话,我…我这下到底该不该跟二舅老实说好呢…真是的。

 “没…没有啊…对了二舅,什么是六相来着?女人的六相指的到底是什么?”我不得已,先转转话题…问问六相是什么东西好了。

 “你怎么问起这来着啊?”二舅有些讶异的回答道。

 “没有…就…刚好那书里有提到…好像跟她的情况有些…所以就问问罗…”我吐吐的说道。

 “嗯…姑娘们的六相乃是指皮、面、静、骨、身、贤…简单说,就是要姑娘家温柔娴淑就对啦!”二舅平时一讲起道理来,便话多离题、语无伦次,没想到竟也有如斯简洁有力的时候。

 而且简洁到…我完全听不懂他话的意思…

 “二…二舅,你能不能再讲得更简单一点呢?”我皮发颤的问道。

 “哎啊…以前人最忌讳就是女子相外、媚态横生,败六相所指就是”眼媚外、皮朝红,心神难静、骨态妖枝,身酥摇曳、贤德亏败“六种相…”

 “有这种事?我怎么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呢?”这真是奇闻,我长这么大听都没听过,没想到二舅居然还能知道得这么详细,真是太神奇了。

 “这可是闺门学的深奥学问啊,你这臭未乾的小子怎么懂得了呢?”二舅一脸臭骄傲的模样说道。

 “只不过…闺门学跟窑学的见解就大不相同了…闺学讲败六相,窑学说生六兴…这指的可都是同一样…”

 “什么又是窑学呢?”我打断二舅话问道。

 “就是窑子里的学问啊,小子啊…人的生命里是处处有学问、遍遍有玄机,这开药馆的有用药学问,开”窑“馆当然也有烤小鸟的学问在罗…”二舅又开始他那套辟的大道理,似乎不仅深通古代院的窑学问…还知道用“烤鸟”这种先进的俏皮话,真是给他够厉害的。

 “古代闺门学中最忌讳姑娘六部不纯、六相不端,可窑子馆不兴这套,反而是讲究六相皆遗、六部皆娼…”看来二舅古书翻得还真多…不知是不是在翻出这本“破书”以前,就顺道看过了不少古董书。

 “简单说,就是眼要媚、口要、心要味、气要轻、身要窈、面要情…体态处处都学问、仪表翩翩藏玄机…”

 这…哪里是“简单说”?上面几个大字凑在一起,你叫现在的文人来看看…

 你翻白话看看…翻得出来才有鬼勒…哼…“如今世道变化、人心不古啦…以现在人口味标准来说,反而姑娘们若合乎”窑学理论“的,会更加吃香些…”二舅拉哩拉渣的跟我了一堆窑学大道理,我是听得头头称道…脑子里却半点也搞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你看现在的明星啊,哪个不是…”眼见二舅讲得高兴、却越扯越远,我得赶紧把他拉回来才行…

 “那…二舅…你先说说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吧,这些事我以后再跟你请教、请教…”

 “喔、喔…嗯,她现在脉相很,似乎受了什么样大的刺…你先跟俺老实说说,她到底是怎么搞成这样的…”二舅直接就这样问道,我…总不能跟他说…是被我硬成这样的吧。

 我吐吐的,一时之间真不晓得该由哪里说起,只好先骗二舅将她说成是我的前女友,因为被外国黑人给硬、才成这样的…

 “唉…真是不检点的小姑娘,亏她长得还算标致地,小子…你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儿啊…唉…”二舅皱着眉头说道。

 “二舅你别管这些,帮她看看吧…就当侄子我求你好了…”我心里可害怕死了,怕她出了什么意外,一来我心里可有得内疚…二来如果事蹟又败出去的话,那我可就吃不完兜着走。

 “嘿嘿…看不出小子你还有情意,好…俺就给她诊诊看…小子,把门都给盖了,今天不做买卖了,替俺把家伙准备来…”我知道二舅这下是真要给她来个“全身检查”连忙把铺子给关了,准备好看病工具,静静的在一旁守候着。

 起初二舅用了很多针来试她的反应,但欣彤似乎只会两眼空的发出呻,四肢身躯反应迟钝,跟着试到感的部位时,欣彤的反应却又两极的发出剧烈兴奋与哀嚎…看得二舅猛摇头、我的心里是猛哆嗦…

 “嗯…嗯…”过了许久,二舅说连看家本领都得拿出来了,要我先回避一下,他要试试“里面”的反应…我先是楞了好大一下,但想想二舅不是说过自己不能人道了…给他试就试吧,应该没事才对。

 然而在我出来后没多久,只听见里面欣彤的呻娇叫声不断,跟着不多时二舅也衣衫不整、头大汗的走了出来,喝了好几口水才对我说道。

 “你这妞儿身体可厉害…不…是可怕啊,咳、她的身子算是万中无一的”灵处子“,这样的怪症更是俺前所未见、听所未闻呢…”我一听这话玄了…什么灵处、什么丸子的…这是玄幻小说吗?到底讲到哪筋去了…

 “窑学上有云,古往今来的名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天生灵处子,此女共有三突一,是生来女体内最神妙的四个私密道全长在同一地方…”

 “什…什么?”

 “就是这四生、四德、四进、四疒、四合一啊…”二舅说得是拍案叫绝、可我却听得是哭无泪。总之在二舅解释了一大堆后,我稍微明白了一点,之前以为位根本就没错,只因原来她是天生的四效合一…不,四合一女,难怪被我硬四德时会变得如此烈,而且连带使得“四疒”这坏了她的气相,人也就跟着暂时失去控制,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

 “…嗯…你这妞是不是有与人结怨?被人利用乎…”二舅面色凝重的说道。

 “什么?怎么会…”二舅…你讲到哪去了?我怎么听都听不懂呢。

 “嗯…这事件绝对不单纯,怪就怪在…原本就算再怎么移这女人的四疒,顶多也只会让她陷一两个时辰便会恢复神智,可却不知是何高人…竟然懂得利用外物刺来保持的继续不断滋长…真是太狠、太歹毒了些…”

 二舅气急的说道。

 唉…这、这…哪有什么高人不高人,不就是在下小弟敝人、你好侄子我…

 干出来的事吗。

 “这种药可太难拿捏,看来这女人是被调制成随时都可能发作,如今除非即时给她解药吃,不然到底何时又会发难,可没人说得准…”

 怎么会是这样的说法呢?好像在某本情武侠小说里看过?更糟糕的是,我不知该高兴、还是该相信这死老头的话才好,这样的怪话到底值不值得参考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不能控制它该发作就发作…不该来时不要“来”才好呢。

 不管了,反正我心里有个底,我又问了问二舅,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呢。

 “唉…俺又不是神仙,哪里解得了这么怪的症啊?不过身为中医师的看法是…还是多运动少抽烟的好…”我很严肃的听着二舅的话,然而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我却忍不住想拿起桌脚砸烂他的大秃头…

 我把罗嗦一堆的二舅推出了门后,进到了房间内,只见欣彤悠悠的就快醒过来一般,登时我突然想起…我似乎应该再把这些事推给“小明”才对…

 我偷偷的用二舅手机打回房间内的分机让它响,小心确认欣彤目前状况后,鬼鬼祟祟的接起这通“自己打给自己”的神秘电话。

 “喂…明哥啊?”我故意突然把声音放小。

 “你…你怎么都不回我电话?你未婚的情况很不乐观啊…”我偷偷的用镜子余光瞄了欣彤一下,只见她的头微微侧身、抖了一下…嘻嘻…我就知道她已经上钩来着。

 “什么?这…这话我说不太出来…你说要我骗她”你“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这怎么可能啊?”

 “这种话我说不出来…你这是在为难我嘛…”我这全是说给里面欣彤听的,我抓准了小明能言善道的厚脸皮个性,这小子最会搞的就是装疯卖傻,干了什么坏事也能花言巧语一番的敷衍过去,就拿亏我的二百万便是很好的一例…

 我猜想欣彤大概也知道小明有什么样的个性,我便顺理成章的把这个“假小明”给自己不见,让以后就算欣彤遇上了真小明,大概也难拆穿我的西洋镜,如此一来…

 就算以后欣彤发作起来,这千怪万怪…也才不会怪到了我的头上来呢。

 等一切打定好后,我又跟这个只有“嘟嘟声”的假小明聊了好一会,直到挂了电话才转过身靠近欣彤看看情况。

 “唉…真是的…咦?你…你醒过来了啊?”我佯装不知情的讶异说道。

 欣彤没有理会我,她劈头就直问我这里是哪里,我则安抚了她几句,告诉她这里是有名的中药馆,是我请这里的医生帮她看看情况。

 “我…我不要留在这…我要回家…回家了…”欣彤眼睛里泛着些微的泪光,脸色似乎腹委屈,我这时心也软了大半,本想就此让她回去算了,但随即转念…也许可以利用、利用这样的“机会”…

 虽然我目前仍拿不定主意,甚至有些想放弃这个叫欣彤的“实验品”呢,但想起当初欣彤发作的时候,我连续狂了她一整夜,隔天她好像就变得正常些,也许…我可以把它说成是“解药”也说不定。

 “等等…欣彤阿姨…不,欣彤你听我说,我有个不好的讯息要先告诉你…”跟着我就把刚刚由二舅那听来的话加以扭曲,把什么被药控制的傻话全都给删掉,改成是因为欣彤本身体质的关系,导致现在随时都可能发生过敏、等突发状况…

 我刻意装作笨拙的跳过她被小明误开“道”的那段谎话,如此一来,刚刚的那通神秘电话才有可能发生效用…

 “你…你胡说!”欣彤猛摇头,她似乎就不肯相信一样。

 我知道她一定是死也不肯相信,而且她还是个老师呢…不过人总有好奇的时候,越是好奇无助…就最越会疑神疑鬼…

 “我没胡说啊,这种症状发生时,唯一的方式就是用”“来治疗…真真正正的治疗几次后,相信就可以痊癒了…”

 “说…说谎…你…我不想听你说话…呜…”欣彤激动的打断了我的声音,可见她对我之前的戒心还在,嗯…没关系,我也不打算得太紧,免得一切又再度巧成拙。

 “欣彤…我…是为了你好…我请”中医师“帮你解答好了…”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门口的老头是我二舅,不然她焉能不起疑心乎。

 我指了指门外,正盘算着如何跟二舅再合演一场“同鸭讲”给她看时,但欣彤却挣扎着站起身来,似乎就打算离开。

 “我…我要回家…”欣彤的面色难看极了,身体也十分虚弱,我知道这时就不宜再给她任何刺,心想要钓这条大鱼前,还是把线给放长了…会来得比较容易一些。

 况且只要她身上的状况一没有解除…她…终究还是逃不开我如来佛的手掌心呢…嘿嘿…“好…我去帮你叫辆车。”

 我假装好意的找了辆计程车给欣彤坐,并且顺口问问要不要我送她回去,她当然是十分不愿意,我也没有勉强,大方的用五百块帮欣彤付过车钱,看着黄包车慢慢的驶离这间小店铺,我的心里就开始省视起这次行动的得与失。

 按:哪里大方?那些钱还不是由欣彤那改睡来的…

 “意外…真是有够她妈的意外…唉…”我叹了一口气,反正事已至此,唯今之计也只能向前看,不能再回头了。

 你以为放过她们二人离开便已是调教终结?不…这两人的驭奴调教才是正刚开始而已呢。

 跟着几天我当然没有再与她们联络过,反而更加勤奋的领悟第四、第五项的神功,而除此之外,我每隔三天就会寄一盒限时的新鲜水果到妙香家,里面放着剥好了的香甜葡萄、外加我精心调配的“五香甜花羹”…

 嘻嘻嘻…我把每次练“汁又多”神功所制造出来的分身,全都调制成这种特殊的糖,我想试试我的子到底有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神奇,因此我每隔三天就会寄送一次给妙香,一来是为了测试,二来也想清楚一下,我对她的影响是否都如预期中的计画进行着。

 至于欣彤方面我则采用钓大鱼方式,我想她现在应该会和小明陷入情感冷战的冰河阶段,反正我这外貌本就长得一副忠厚老实模样,加上小明天就带巧言令的鼓说脾气…我想现在的欣彤一定会把自己给封闭起来,连一句话都不肯再听小明说或解释才对。

 如果一切证明我的理论没错,那欣彤应该很快就会主动过来找我才对。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个礼拜时,有一天下午欣彤突然出现在小药铺的门口,脸色十分奇怪,进门时刚好就遇上正在看店的我…

 “先…先生…你还记得我吧?”欣彤脸色十分怪异的冲我说道。

 “啊…欣…欣彤小姐…当然…怎么可能会忘记呢?”由于事出突然,我也还来不及找什么藉口撇清跟店主人的甥舅关系,只好顺口说我在这里打工,不过欣彤似乎对我与二舅的关系一点兴趣也没有、也不起疑,直接就问我今天晚上是否有空,竟想邀我出来喝咖啡。

 我…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晚上还能喝出什么样咖啡呢?嘻嘻…小鱼还没准备足,大鱼却已主动上钩了,我也就继续装作一脸关心却“繁忙无比”的欠扁模样,最后才勉为其难的答应她。

 我可以感觉到她脸上的气息有些转变,神情上却变得十分紧绷、焦虑,话才说完没多久便匆匆离去,时间一到我跟二舅报备一声,梳妆整齐就如期的赴约。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