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七章
隔天一早我醒过来后,隐约就听见隔壁房似有咿咿呀呀的吵杂声,我拉上子飞快的便进门一看,只见小桃还沉沉的睡着,而一旁的欣彤却已经清醒过来。

 她挣扎着似乎想要起身说话,可我却不敢解开她,一看她眼神似乎已经回复那应该有的“惊恐”模样,不再是那极端的放时,我反而不知该如何开口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女子”说些什么才好…跟她说我是嫖客?别傻了…可我在短短的一秒内快速思考后,走到了欣彤的面前,取下她嘴里的那团布,打算就让她自己来发问先…

 “你醒了?欣彤阿姨…”我真不敢相信,我会对着小我好几岁的女人这么样打招呼。叫阿姨是要配合小桃的身份…要掰也得掰像一点,跟着叫才对嘛,给这样的美女占点便宜我可没什么意见…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你…你是谁?”欣彤的眼睛里充着惊吓与不信任的感觉。

 “我叫阿忠啊,我是小桃的新男友,你渴不渴?我去端杯茶给你们喝吧…”

 全世界叫阿忠的没有成千也有上百,告诉你小名也无妨,这会子我不仅耍狗腿、还装可爱,打算跟她继续装傻下去呢。

 “不…先解开我…你…你…把…我们绑在一起是何居心?”欣彤对我并没有放松戒心,一脸担忧的打量我,对于自己的处境是惊恐莫名,以为遭人绑架…

 就只差没大声喊叫而已。

 我知道现在跟欣彤说我不是绑匪她一定不信,索我就卯起来撒谎吧,反正一不做、是二不休…

 “喔…你说…那啊…那是明哥要我这么做的…”我抓准欣彤一定认不出昨天是谁干的,又是昏、又是走后门的…我就不信这女人有如斯沉稳、冷静的记忆力…

 “明…明哥?”欣彤颤抖的问道。

 “就是赵天明,明哥啊…他还在楼下呢,我去叫他上来好了…”赵天明就是我那损友“小明”的本字,死小明啊、死小明…这回你可不能怪我把罪全推到你身上,你总不能要我跟你老婆说,从头到尾都是我阿忠一人干的好事吧…

 凭我们之间的情,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所以我就继续把昨天的事全推到你身上,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完蛋好…编按骂:你死就死吧…关小明鸟事。

 一会我骗欣彤说昨天全是小明干的蠢事,想偷偷试试看看未婚的后门,结果却试出问题来了,之后便找来“专”中医的我过来,给欣彤诊疗看看,但因我也查不出什么病情…所以我们俩才把欣彤给绑了起来,怕她又发作。

 至于还喊欣彤阿姨…纯粹是要配合小桃的身份叫的,由于我本身个头不矮也“不高”、相貌又是英俊中带有一丝童泯之气,简称娃娃脸,所以只好让小明占点便宜,称他一句明哥罗。

 “我…我有什么病…你胡说!”欣彤气急败坏的说道,但随即脸色却也红了起来,我不知道她是否仍记得昨天自己荒的景象,但脸上那一抹红晕的娇美模样,着实让我的弟弟立刻就再度的兴奋起来。

 “你…叫明…赵天明上来…我…我…有话跟他说…”欣彤的脸色难看极了,好像被人给背叛一样,这种表情我自己也曾深刻的体验过,只见她虽然半信半疑的,但两眼间却已是沾了婆娑的泪水…

 跟着她又不住的在发抖,好像牵动起了身体内的某个神经一样,我这时才想到在她身上动过许多的“手脚”我猜…她现在的部、、菊蕾各处…

 应该也已经开始发挥效用了吧…

 我佯作下楼去看了看,故意敲了敲厕所门,说道:“明哥!明哥!你老婆醒了…你要不要上去看看啊?”你猜我为何会敢把罪状全怪在小明身上?因为我有法宝…嘻嘻…“阿…阿忠啊…我老婆要不要紧?我…我不敢上去看…我怕欣彤会怪我…”

 我清了清喉咙,装作小明的声音…细细小声的回答道。

 这死小明的声音、语调我是背得滚瓜烂,别人我可学不来,小明我是装都不用装便可以讲出一口流利的“小明腔”十几年的老同学不是干假的,加上当初我们一同搞话剧社时,我就专门假扮他声音来充当配音员玩呢。

 而小明这种人一向占人便宜惯了…总是凹我做些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现在…

 我也占你一些些“亏”…相信你应该不太会怪我才对吧。

 千怪万怪…就怪你自己不该嫁给小明这个人…你要是随随便便找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嫁了,说不得这时我还在担忧该找什么台词好说呢…

 之后我又制造了两个不同的脚步声,假装小明口气的罗嗦几句,要我好好照顾自己的未来“大嫂”跟着开门…然后结束掉我的“分身小明”端了盘饮料便上了楼去。

 “你…你骗我…那…那不是明…啊…”欣彤脸通红的娇着,部与下体似乎极度的搔难耐,身子很快屈在一起,好像快要难受到晕过去一样。

 我心里先是震了一下,想说凭我这绝妙无匹的“小明腔”到底是什么地方了馅?随即由欣彤两眼通红的不停流泪中我才明白,她不是不相信…只是没办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我也不想这样对你啊…谁叫你来自寻死路呢?我对小桃的实验一结束就会乖乖离开,你也好好当你的小明嫂…现在眼看你一脚踏入也全乌了,…说什么也只好把你拖下水,当我的第二号实验品好了…嘻嘻。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好…好…唔啊…啊…”欣彤的身上奇难止,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伸到口与私处上好好解慰一番,但如今只能用胳肢窝与大腿不停的来回摩擦…眼看那难过的茵红脸色,似乎很快就会再勾引出她那突如其来的滔天

 “我…没有啊…我看你全身得利害,因此用些凉爽温驯的药物给你止止,你看你…昨天起来人都不认得了,还拿…”我话还没说完,欣彤立刻就尖叫般的堵住我继续说下去。

 “住…住口!哎啊…”欣彤眼神开始变得离…一种难以言喻的酥痛苦是完全表在她脸上,我实在不得不佩服她那惊人的意志力,昨天下了这么多的药…不要说东西已涂在上头一整天…就是连我自己只沾了一丁点的药粉,到现在手都还在不停发着呢。

 “你…自己知道就好…你好像很难过吧,我帮你换些药好了…”嘿嘿…这下可是打死我也不认帐,发挥铁男好本行、脸皮盖过铁沙掌,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我说解就是解药,反正我赌你也不懂什么草药行,现在你可是我的囊中物,我意如何随我

 “不…你…让…”妙香“来…”妙香?妙香又是谁啊?这里只有我们三人,哪有什么妙不妙的香啊。

 但我的天资反应可并不是盖的,我马上就立即警觉过来“小桃”只是个在网路上用的匿名、假名,昨天的身份证上,这小桃的真正本名好像就是叫做刘妙香来着。

 “是…妙香…”我登时犹豫住了,这叫欣彤的女老师可也不是个傻瓜,这下便想拆穿我的西洋镜?哪有那么容易呢。

 “这…不瞒你说…虽然小桃…不,妙香虽还只有十四岁,但…昨天…我们在PUB店实在喝了太多酒…都怪我,你看、你看…太阳都晒到股了,妙香仍还醒不来呢…没关系,我抱她到浴室里盥洗一下等等就会醒了…”

 “盥…盥洗?等等…”欣彤出十足讶异的表情,好像在说我想干什么。

 妙香才十四岁不到耶…你…就算你是她的男友,也不能就这样两人共处一“浴”啊。

 我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脑子里快速的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既然你已怀疑我跟妙香间的关系,那好…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立刻到浴室里放热水,下了楼拿出保险套来,再准备好昨天用剩的“催圣药”偷偷放到了浴室里,又喂了妙香一口水,眼见她虽蒙蒙的被捂住眼睛、耳朵,但这下眼看就快醒了过来,我连忙将她抱到浴室里,留下错愕不已的欣彤一直大喊大叫不行、不要的…现在…我可是没空理会她呢。

 “妙…妙香…你看你…喝成这样…你…你想干什么?”我自言自语、自导自演的说道,虽说欣彤不一定会相信我安排的这出好戏…但既然已经演了一半,我总不能突然说:哈哈哈…你被我骗了,其实我是个嫖客…

 还有,我不得不佩服自己似乎还有演艺天分的,也许年少时的话剧社没白混…嘻嘻…不知是不是演上瘾了,反正装疯卖傻的事我可是驾轻就

 “你…唉啊…怎么吐了…小…小心一点…”我拍了拍小桃的背…但另一只手…其实…正抓着她的头进浴缸内的水里呢!

 “你…你们在干什么?妙香?妙香!…你怎么了?要不要紧?哎啊…”欣彤心急切的问道,尽管她全身上下的器官已到快发疯了,但她还依然惦记着自己的侄女呢。

 我开始在倒数时间,五、四、三、二、一、好,把妙香一头抓起来,果真就如催吐一番的开始呕水、咳嗽,妙香啊、妙香,我得先说,不是我有待你的变态情结…实在是你阿姨“我”这么做的喔,谁叫她对我们的关系起了疑心呢。

 我一连让妙香吃了很多很多的水,吐得连胃都快呕出来了,原本我是可以用恐吓的方式妙香就范,让她在欣彤面前谎称我们之间是男女朋友,但一来时间实在太仓促、二来我料定欣彤没这么简单,加上妙香脾气又倔,到时铁定会坏事,所以只有苦一苦妙香,让我的好戏可以继续演下去。

 “你怎么吐成这样…我真心疼啊,你…你干什么?你还想要来啊…你阿姨在外面呢…等…等等…”我又自导自演了一番,你一定看不懂我在讲什么,这些是讲给外面欣彤听的,妙香耳朵上还着耳机,我再度转大音量让她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跟着我便转过她的股,将保险套与催药粉准备妥当,接着就深深的直捣黄龙,来个“十八相送”!

 “啊…咳、咳…你…啊啊…你…啊…”妙香只能不停的小声哀嚎着,甫刚离我残暴蹂躏之后,嘴里还咳个不停,下体却猛烈的被我到翻过来、转过去的,丝毫不让她有任何休息息的机会。

 由于刚才进浴室以后,我是故意关上门,让门外的欣彤误以为如今是妙香酒醉未醒,不但吐了一地,还主动的坐上我这人体“电动马达”直到身,我是极力的“掩饰”她细微的呼喊声“放大”她呕吐、哀嚎的高声,一面试图掩过欣彤的耳目。

 我可不想担下匪徒、闯门、强等等数条大罪…嗯…充其量…我应该算是嫖客遇到打对折…买一送一吧…

 现在我可是卯足了劲一路狂!不管她了…妙香的身体哪经得起这么强烈的送撞击,没多久的时间后,她就大气不过来的达到了高

 也不知道是否是妙香身子越来越能适应我的摧残,越是这样对她,她就越容易、越快的达到高似的…

 刚办完事…接下来我可得伤脑筋了,我打算走的策略是能不让她们俩见面最好,一来这样才不会影响了我原订调教妙香的计画,二来以后像这种要在欣彤面前装疯卖傻的蠢事也才不会曝光,我得仔细安排好一切,后也才不会惹得一身麻烦。

 然而,就在我打开浴室门看看外面情况时…门外的欣彤似乎又辜负了我这番精心筹画的美意…她…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眼神…又出现昨天那种离忘神的奇怪表情。

 “真该死…怎么又这样了呢?”我苦笑的念了几句。

 “啊…死了…给我…啊啊…”欣彤眼神飘忽的低声呢喃着,四肢因为烈挣扎而红肿了起来,嘴里着口水,之前那股衿持、害臊、惊讶的微甜女人味…似乎又再度的走样了。

 切…早知道你快不行了我又何必这般的费事,不过也真奇怪,她的身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真是前所未闻、听所未听,不管它…

 我现在才清楚,为何小说里的调教师每次都得一个接一个来…要想同时同地调教两个女人可真会出人命啊!我这会儿可得把她们都安置好,不然到时事情发展到什么情况,我可一点都拿不准。

 妙香在短短两天内被我到了高好几次,她自己似乎也觉得讶异才对,加上耳朵内的音乐似乎有些效用,放她一个人躺在浴室里竟然也不哭闹…我又靠近她端详了好一会后,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替她重新放水、好好享受余温后的热水澡。

 如今的情况是…妙香眼耳手足拘束未除,而且刚高过,内的才刚开始发生作用,但还不明显,等一下再给她加把劲的话,应该是很容易就会逐渐喜欢上这样的做方式才对…

 但是欣彤就不同了,她的眼耳感官仍俱未失,虽然已是陷入到身体的疯当中,但还是先让她来当观众好了,这样应该是比较合适的作法。

 另一方面来说,我对欣彤目前情况可是完全拿不定主意…虽说我的能力已是英勇无双、盖世难匹,但也不能就这样硬下去吧…到时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可怎么办…看来,得先让二舅给她瞧瞧看怎么样才好。

 欣彤一旦进入了这样的状态,似乎就变得永无止境一般,我的弟弟又不是电动的,搞久了也会累啊…又是一次两个女人…但说到电动…我可有个好主意。

 我把主意打在我那“几百年前”就已退流行的便宜手机上,这支旧东西长得虽丑…但…震动效果可是一级呢…嘿嘿…我把之前冰冻过的大香蕉拿出来切开,将手机内无用的按键全拿掉,晶片多的区块也给焊了下来,由于我之前就曾为了省钱改装过手机来玩,这次我改以碱小电池替代镍电,经过一番改装手术后,除了这冷冻香蕉胖了一点外…整条真实的“香蕉机”…几乎就变成了大的带电按摩一样。

 由于我是搞硬体的,这点手机“变装小技巧”可难不倒我哩,我在楼下找到了一把小焊跟工具箱后,立刻就把我的烂手机摇身一变…变成真正的“骇客任务”机。按:电影“骇客任务”中曾用过的诺基亚旧式八一一零手机,就被称作“香蕉机”…

 我不晓得它的震动效果是否仍是一样的完美,不过我可没空买条假茎来让她好好,用这个刚刚好…自己DIY…嘻嘻…这样你在一旁就不会孤单寂寞了。

 还有为了不让整大香蕉因剧烈挤而爆烂掉,我把剩余的数颗按键皮也烫成颗粒状,一样镶在香蕉上,再拿些铁皮来包裹一圈后,这举世无双的“会漏电香蕉按摩颗粒”…才丑陋的正要展现它…傲人的惊异才华。我走到了欣彤的身旁时,虽然她现在的反应是异常烈,但我可以感觉到她似乎想说什么一样,支支吾吾的,我猜想她的意识应该还有些微的清醒,不过我可不理会这些,拿出我精心设计好的漏电按摩,就给她深深入到滑的小内…

 跟着我又跑到楼下打了一通手机给我自己的手机…嘿嘿…马上我就听见了楼上传出来阵阵酥麻的娇叫声…一阵又一阵…是哀嚎不已…

 我想今年如果有颁最新“手机应用发明奖”的话,应该颁给我这支DIY、会漏电的按摩颗粒机才对吧。

 我再把重拨键给锁死,设定电话每次停止后会立即重拨回去,这样一来…

 我的按摩就能每隔一分钟便震动三十秒,这样的特殊效果可比一般的电动按摩假巴更加人了吧,嘿嘿…在处理完欣彤后我便回浴室抱起妙香出来,只见她也开始呻起来,拼命夹紧私处,似乎里面亦正难过得要命呢。

 “别怕、别急…”好哥哥“我来帮你止止。”我差点忘了妙香现在是听不见,我抓起她的双脚便立即大大分开,她的双手难过的直想伸过去摩擦私处,我把她的手臂套在我的脖子上,双脚靠在手肘上,抱起娇小的妙香,大的具猛力一顶,就重重的进她那泡水乾涩的小内。

 “啊啊!…”妙香惊呼的大叫一声,随即便感受到我那百分之百的硬,这次妙香再一次的被我给抱起来,但已不同前,里面缩紧的力量与刺的程度,似乎又再度的提升不少。

 “啊…硬…好硬…慢…慢点啊…”妙香的话语不再是胡乱开骂,一连被吵杂的音乐干扰后,我想她现在的脑袋早已由混沌…变成了单纯,在这种情况下的女人,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简单的反本能。

 “唔…啊…好大…你…慢点…求…求…”我故意猛力的撞了几下,我发觉妙香的态度已大为转变,凶顽固脾气似乎收敛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理论生效了,她不由自主的出现屈服于暴力威迫的心结,像似在探索自己的身体一样,不再剧烈反抗,反而出现犹豫、矛盾的奇怪表情。

 我知道她是已经进入了内心挣扎期,所有的矛盾、谬误只要在通过自我的那道防线后,一切就会变成像习以为常,我必须加快的让她知道,她…是喜欢被我的女人呢。

 没有什么对与不对、羞不羞,人是只会做出对自己“有好处”的动物…至于这个好处是否能大过于自身的屈辱呢?这就得看她究竟能忍耐到何种地步了。

 “啊啊…好…我…那里好…”妙香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之前的保险套上涂有我自制DIY的“催酥膏”没有心机的她还以为自己对爱的感觉变了,怎么大送的力道稍微一减慢,里面搔难受的感觉就会越来越强烈。

 “你…别停…深一点…哎啊…”夹杂在“适应快”与“催化药膏”的双重打击下,这个胆大的小妮子比想像中还容易应付,我只稍微放慢速度的挑逗她,便开始不住的讨饶呢,这下可好,我得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足前的期待…

 “唔…啊…哈…你…啊哈…”下体着电动香蕉机的欣彤脸色却变得很奇怪,不知是否电的刺太过强烈,她的眼神直直盯着我跟妙香看,一下看似清醒了过来、一会却又深深的哀嚎呻体颤抖、发的激动模样,可一点都不输给眼前的妙香呢。

 “啊啊…对…顶…顶那里…哈…好…好舒服啊…”我跟妙香逐渐找到了适合的频率跟速度,只见我一配合壶内收缩冲刺一段,这浑身发的小娘们,就马上不住的叫起来。

 突然在这时,边的电话声响起,我原本是不打算去接的,但它一直停了又打、响个没完,我现在正在战当中,哪里受得了这样烦人的扰呢。

 也好…我是扛她扛得也两手发酸,试试看妙香够不够“主动”也好,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让妙香蹲坐成在我“下”上头,一面引导她主动用润的夹击我硬无比的大巴,一头后仰刚好手可以接到妙香放在边的小手机。

 我打开壳盖一看,怎么是个男人的名字呢…女人打老爸名字都是用BB或更亲昵的缩写来代替,如果是亲戚更不可能直接连名带姓打,再不的人也不会一连猛CALL妙香十几通,这…不会就是妙香的男朋友吧…

 我好奇的心理发作了,反正妙香现在是完全听不见的,我便把手机给接了起来,嘿嘿…“你好…目前该用户暂不能接听,请在嘟一声之后,开始留言…不过…

 她现在真的没空理你…”嘻嘻嘻…我忍住窃笑不已的暴动情绪,把手机就嘟在妙香不远的嘴巴旁,清楚的让妙香每一声高叫声,源源不绝的传到手机里去…

 跟着我还按下录音键,我想要是让妙香甜美的声音,配合男人万分惊讶的言语声…将来…应该可以当作相当美妙的“来电铃声”才对。

 接下来我是用尽巨上的狂暴力量,猛烈内所期待的足与渴望,让铃声录下约一分钟的时间后,便丢在一旁,再度换过姿势,采男上女下的俯冲姿态,快速的要将妙香给解决掉。

 “…你…啊…好…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妙香娇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身体使劲抱住我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大,我这狂猛送的威力可不是盖的,在让妙香高以后仍不拔出,先放慢速度一阵后,接着又快速的让妙香连环高

 我是故意不再一味的快,现在我要让妙香仔细的记牢…是谁…可以让她永生再也找不到更厉害的对手呢…

 “啊…不…不行…受…受不了…啊啊!”妙香难以相信的颤抖着…她铁定不肯置信,刚平息的兴奋,在酥、发麻的体中,竟然可以这么清晰的感受到…一次…接着一次的高

 我这可是发挥了全力要改变她的体质呢,过程直到我第一次发以后,时间已经整整过了两个半小时,妙香也了有三次之多,我这可还是硬着呢,接着我给她灌口水、休息一会,换上新的保险套后,跟着又是一场大战,一路又是搞到晚上七、八点钟以后,妙香这才改口拼命向我这“好哥哥”求饶不已。

 在我最后一次时,妙香几乎已经浸泡在一团小型的池里面,由于我抢先偷练第四层“汁又多”的功夫后,量明显多了数倍,尽管目前还未完全修练好,但这出产的“酸甜”…量与浓度也够吓人的了。

 我看这丫头到最后已经完全沉在我强有力的冲劲上,眼看第一步计画已然接近成功,刚了口气正发觉肚子饿时,眼睛却意外的发现到…欣彤不知在何时就晕了过去。

 我连忙跳了过去、拔出欣彤体内“会电人”的大香蕉,一阵猛摇她的身体,但她却似乎没有丝毫反应…

 “啊!…你这…糟糕…”我可吓了一大跳,你…你晕就晕吧,可别真的死掉才好,由于昨欣彤“狂”的阴影还笼罩在我内心,我给她探了探气息,丢下了妙香、解开拘束,连忙扛起欣彤、给她着衣,接着就往门口冲…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