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六章
由于今天干了一整天了,我的身体虽然还是精神奕奕,但却觉得有些酸疼呢,只怪平常“握龙”时都不用力吧,我用由小桃那拿来花剩下的两百块,点了一碗麻油子汤来补补,顺便用我自己的钱买了几样道具与更多种的水果后,就准备回到小桃家里去。

 然而,就在我打开门准备进去的同时,我整个人却立刻出了身大量的冷汗…这…这…地上,怎么多了一双女用的高跟鞋…我…我这是该转头快跑、还是往里头冲的好呢。

 我担心得全身起皮疙瘩…凶我当然是会凶…但怕…我倒是更怕!…冷静,我得冷静…现在是在人家的家门口,难不成果真事蹟已败的话,对方还会让我毫无阻碍的进出这里吗?甚至,还可能把他们一家大小全杀人灭口。

 我脑子里飞快的盘算着,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我发现厨房里有些做菜的剁声,这可剁得我神经皮都麻了起来…我悄悄的绕过厨房,来到小桃的房间门口,只听见里面隐约有吵杂的音乐声,就这样传了出来。

 嗯,看来楼下的女人就是小桃阿姨吧,她一定还没发现小桃是怎么一回事…

 还好…在我走之前把耳机内音乐开得很大声,足够吵得小桃心神不宁…这样才不会让她想东想西的,脑子里反而暂时会变得单纯些。

 我缓缓的用钥匙打开小桃的房门,心里再一次庆幸我有随手锁门的好习惯,看着她已经沉沉的晕睡过去…这下,我可放心了些,把全部精神都放在对付楼下的女人身上。

 我知道这女人一定正在准备给小桃吃的晚饭,八点多的时间,这女人应该来了有一段时候了,搞不好我前脚刚出门时,她就已经进来了,我听她大概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不敢多待,拿了一盆小桃家的蟠龙小花瓶,就躲在厨房外的大置物柜里面。

 我身上的汗水是一滴接一滴的…我可不是什么职业小偷或强盗啊…搞清楚,我身份是嫖客耶!有哪个嫖客会躲在人家家里的厨柜内吗?唉…管不了这么多了,一个实验还没结束,却又跑来一个送死的…蟠龙花瓶啊、花瓶,你的命运坎坷可怨不得我…

 没多久,这女人果真端着一盘菜走了出来,吆喝几声叫小桃下来吃饭时,只听见清脆的砰铛一声,可怜的小花瓶就碎了,女人…也正顺利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我这道可抓的刚刚好,第一次就敲在人脑后的晕上…嘻嘻…不多说,把女人绑在坚固的太师椅上后,唏哩呼噜的“刚好”就把她做的菜给吃个光。

 刚刚我是省着钱不敢吃大餐,口袋里三千块是二舅那暂借的,只喝了碗汤而已,回来的路上还一直怪自己呢,现在可好,有免费的好菜好汤吃…这…吃别人的,我是一向都不会客气。

 跟着我翻了翻这女人的手提袋与皮夹…有课本…还是个英文老师呢…叶欣彤,二十四岁,高雄人…嗯…怎么原来是同乡啊。

 按:“彤”音念做同,不叫丹。

 我看了看这女人,长得还真不赖啊?奇怪…以前在家乡怎么从没见过这么好货呢?嗯嗯…可能离开家乡太久了…先不管这。我把她的皮包全翻看了一遍,里面的五千块很顺理成章的“改睡”到我的荷包内,找来找去也没什么更有价值的东西,当把大袋子倒出来时,赫然有本很重的书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这不是一本书,装得很,原来是本结婚拍的艺术照,我好奇的翻了翻看…

 顿时,可又把我吓傻了一次…

 照片里女主人固然是拍得美异常、宛如国天香…但男主角…却…这…怎么会是他呢。

 这个男人,害得我家毁…人也差点亡…他、他、他…不就是小明吗…

 死小明…没想到你嘴巴厉害成这样,竟然钓也能钓得到这么样高级的货呢,我怎么都遇不到?而且还闷声不响的,就准备跟这女人结婚…你…你…

 还真看不出有这么两下子。

 我心里开始犹豫了…我不知该恨小明还是不该恨他,他虽然让我平白亏了近两百万,可毕竟他跟我相识也有十五、六年了,算是穿同条内长大的…这、这、这…你老婆…我是要上不上好呢。

 我再翻了一下…有几张喜帖,嗯…看来小明是打算跟她在一个月后结婚,我…快速的犹豫了零点零一秒…嗯…嗯…小明…你可不要怪我啊…不上她、不搞定的话,到时演变成了强罪,你可就没有了我这么样的好朋友啦!

 为了替你着想,我决定让你老婆牺牲点、不…是高兴点…看了看这女人…

 叶欣彤…完美的身材比例,端庄娴淑的温柔气息…一股让小弟弟不断鼓涨的澎湃望,很快的由我鼻子里不停窜出。

 我决定先替小明尝尝看好了,嗯…说不定他已经用过,没关系,有个地方你一定没试过,后庭我想小明可就没这么开放了吧…嘿嘿…为了预防万一,我把欣彤的身体反绑在太师椅上,人趴在椅背股被桌脚顶起,刚好可以把菊花对准我蹲的位置,将她嘴巴、眼睛都蒙好后,因找不到凡士林,只好到厨房拿些杂牌菜油来充当润滑剂。

 我是既兴奋又期待…我给小桃下的三焦三从效果似乎不是好,刚好拿这个女人试试看门里的“四生四德”效果会不会强些…

 古人说:“守三从、立四德”说的不正是指三从、四德攻下后,女人便会乖乖听话吗。

 不管这么多,我大上沾了滑顺舒服的凉凉菜油后,开始尝试我的第一次…还有第一次的游戏。

 啊…进去的那一刹那…真是紧密得天衣无,好的紧缩感,完全跟小牡的感觉不一样,虽然女人还没醒过来,里面的触感却已经好得没话说…

 “嗯…唔…唔!…唔!”在我抖罗抖罗酥麻的身体,缓缓的了两下后,趴在地上的女人欣彤似乎醒过来了,也不知道她是痛还是舒服,嘴里含着我的臭内,咿咿唔唔的嘟囔个不停。

 我不知怎么竟觉得有些紧张,好像有什么样的罪恶感不停涌上心头似的,本来的四德位是对得好好的,可欣彤一紧张就猛摇着股,在我拼命的硬往下时,已经不管的位置正不正确,心里头只想好好的在她后门上一炮…

 也不知了有多少回、摇得有多烈…只见突然这时…欣彤竟然抖罗一声,紧密的扩约肌是夹得我衿持不住、热啊,我大气的一点、一点拔出巨时,一拆开欣彤的眼罩没想到她却已经翻了白眼…

 这可吓了我一大跳啊…我连忙拿出她口中的臭内,只见她口水鼻涕都不由自主的出来了,我知道这下闯祸啦,不知道太错了什么位…如果把这娘们给死了可怎么办啊。

 照理说一般人是不可能到这么深,而且每次位置又对同一道…我这会可是急得头大汗,赶紧给她量量脉搏,确定一下身体状况后,翻了翻家中上下,喂她了几颗去热解闷的小药丸后,把她抬起来坐,内我也没穿,拉上头我就连滚带爬的冲回二舅家准备找些药来试试看。

 没一会儿我浑身大汗的冲进铺子口,二舅还纳闷的问道:“小子…你…不是回高雄老家去吗?”

 “我…我…回来拿牙刷!”我懒得理二舅…救人命比较重要,我随口应了一句,就冲进库房里把每种用得到的药全入包袱内。

 “怪小子…没牙刷睡不着吗?怎跟俺一样…可是你这会下去又上来的,车费很贵吧…你还睡是不睡啊?”想不到二舅还真能应话,这样也给对得上…

 真服了你…

 高雄、台北两地来回最少也得八、九个钟头,怎么可能会是真的回去了又来呢?算了…反正二舅本来也就语无伦次的,我拿了一大包的药材、把那本神功破书也一并入,刷的一声,也不走捷运了,骑着我的脚踏车就拼回小桃家里去。

 入门的那一刹那,却又把我吓得两脚发软、四肢无力…出门时我太过紧张了,竟没把她的手给绑好…现在…她…她…竟然张开双脚…正自顾自的拿条香蕉在手着。

 “啊…死了…啊…”欣彤发出让人神经发麻的酥靡叫声,的程度真的难以想像,只见她眼里似乎有香蕉已经没入到拿不出来,手里仍握着另一条大香蕉不停捣着自己的呢。

 我的眼睛可差点没掉了出来,下巴几乎快被口水给撑断了…我足足楞了有十秒钟,傻傻看着欣彤的自戏后,才随即想到,之前可能闯了什么祸…或者错了什么位…

 欣彤的眼神完全不正常,两眼飘忽到几近翻白…早知道走后门会这么强烈,那…那…说不得给小桃调教时,就应该试试看才对…

 什么、什么…你在想什么鬼啊?我挥了挥脑袋想保持清醒,一想到,反正欣彤暂时是停不下来,我便立即翻了翻破书最后页的位表,仔细参研一番后,得到了一个比较可能的结论。

 在四德的附近,有个致命的道,叫做痴疯瘙,你单看它那四个字都是“疒”部首,就该知道它有多么利害了吧。

 书中只淡淡的说明此一破,会败六相…至于哪六相,我哪会知道这么多呢?我现在脑子里只想着怎么把她恢复正常而已,至于女人什么六相、七相的,我可不是很有兴趣知道。

 我这时突然想到,电视好像有说过不可以用菜油?哪一台我记不得了,好像还说这种牌子的更不能用…

 我这到后来整只是凉得要命,跟涂绿油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竟然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破了女人命相中最致命的神秘道…

 随着欣彤的娇叫声越来越大,我想着想着…突然想出了一招以毒攻毒的好办法,好说我也浸在中药界有九个多月之久,我可明白得很,天底下是绝对没有能让女人一就立即成瘾发药…但,要做到勾起、浑身发的好东西…我倒是知道的不少。

 我立刻到厨房煎了些草药,把不知为何到包袱里的成药“大宝”跟“通丸”给全倒出来混在一块,将切成两半的哈密瓜给放进微波里面蒸,好后,把四味对皮肤极无比的药材加入“密瓜泥”里,再泡入混合的通药粉后…这道我突发异想的“极天头瓜”…可准备得差不多了。

 等过十分钟瓜被我吹凉了些,我便把两片药瓜拿到这发的欣彤面前,夺下她手上润无比的香蕉,扒开她的罩,再度把她推倒成之前的形状,给瓜套上罩…对准她一对丰润美好的白子,就给紧紧的戴上…

 “烫…烫…哎啊…好…好…啊哈…哈…哈哈…”可惜欣彤脸色原本那端庄文静的感觉全没了…我只看见她大声的叫不已,也不知道我的药有没有用,为了怕她甩开、拿掉我辛苦调制的药瓜,我把她身体低,双手死命的绑紧,任由她怎么叫都置之不理。

 “啊…你…啊…你…是谁…我…死我了…啊哈…给我…救救我…哈…”欣彤舌头伸得长长的,嘴里不断出象徵贪婪的唾,我不晓得是什么因素造成她现在的模样,不过我只希望一切的实验与游戏,还是照着我预定的计画来比较好,以后像这种的意外还是不要发生为妙…

 杂牌菜油的凉毒看来是深入到了欣彤的菊花内,我本想藉由丰上的来转移欣彤的注意,一面替她在深里抹了几种药都不行后,看来我又得出“极招”了。

 我把最的川洮跟胡木麻等六种不同属中药剁成粉状,再泡入糖水后变成了泥巴汁,为了怕死我自己,我上楼回小桃房内拿了一整盒昨天买的保险套下来,套了两层,把刚做好的泥巴药膏全涂上去,在搞定完时,手上连握着自己的大茎都会觉得辣发麻。

 “啊…啊啊…呵哈…”只见欣彤的痴态是越来越严重…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变白痴呢?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遇上我这华陀盖世的草药通算你倒楣…

 扒开欣彤的双脚,对好三焦三从的位置…大具可就一点一点的给入到她紧密滑的小内。

 “啊…”欣彤娇的惊呼一声,好像还没有由的痴态中苏醒过来,我看这病情如此顽固,顾不得她身子是不是受得了,挥舞裆的“除魔圣剑”就来个“降龙十八连环撞”

 “啊…哈…好…好…用力…用力点…哈…好舒服…死了…用力…

 啊啊…”欣彤的叫声让我有一些些失望,这女人完全破坏了我对她清纯美好的第一印象,虽然只有昏时的短短几秒钟,但我却觉得她好温柔、好有气质…

 现在她叫放的痴模样…完完全全超乎了我能够承受的范围…

 不过说是这么样说,但是我下体的爽快与听见欣彤叫时的刺可不是假的,这女人韧十足,足足被我到高三、四次后,还能意识未失的躺在地上颤抖着。

 最后…我只有轮在她两个心内拼命的到她完全虚晕了过去为止,到我双脚发软跪地的同时,欣彤到底一共了几次我不清楚,但我在她身上可得到处都是

 我想大概是毒太深造成她意识不清、大发,只是奇怪得很,怎么以前没人提到这种药油或是有如此位的呢?是不是有什么忌没人敢试?还是根本没有人大到能顶破位的呢?亦或自古以来就如破书中所言,会败女人六相、切不可为呢。

 我只知道…以后如果有一天我真穷够了的话,我只要拿能通肠到底的“大萝卜”与这瓶十二块钱的“杂牌菜油”上街卖…大概…我这辈子肯定就饿不死人了…

 我这会也忙了好一大圈,双脚早已因骑单车骑到没力了,把这女人解开后,抱着她上楼到小桃的房间里,把她跟小桃一起安置好、捆绑住后,我到此已经是累得七荤八素、面无血,关上门我就到旁边的客房倒头就睡。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