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四章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六点半,真他妈的让人高兴,原本我过去做纪录是二十七分七秒半,现在竟然已经过了三个钟头,而我的第一发却还没缴械呢。

 我打算出去蹓一蹓,反正这小妞已经晕过去了,在我还没前,都是她唯一的恩客,我自己掏了掏她的皮夹,拿副钥匙,再搜出她仅存的五百元放入我口袋,就准备出门呢。

 突然间,我好奇的翻了翻小桃皮夹…很新的身份证…刘妙香…年龄…算算今年扣掉…什么…十三岁半?!这…这…另外还有张学生证,果真还是国中生啊!我登时楞了一下,随即回回神,反正管她是准大人还是真小孩的,未成年就未成年吧…干都干了还怕什么怕…怕毙啊?我也有“”啊!

 不管这么多,钥匙一我就出门了,但也不敢逗留太久,随便吃了碗面,买了四大袋的水果、东西,就赶回小桃家里来。

 水果是好食物,这些在我以前,算是我的零食、可却是小桃的主食…嘻嘻…等着看吧。

 很快的,小桃呻着苏醒过来,看到我竟把这当自己家一样,边坐还边吃水果边翻她的东西看,登时哀嚎的呼声就破口大駡道。

 “死人!臭混蛋…你…你得我痛死了…还不快滚…哎…呦…痛…痛死人了…你有没有良心…没人啊你…呜呜…”小桃似乎是被娇生惯养过的,谈吐之间,就可以很容易的把这妞的性格给摸她个一清二楚,我没理她,继续翻着她国小时的毕业纪念册与夹在里面的一堆奖状。

 这小鬼还真看不出来啊…了不得、了不得…原来在她小学时几乎年年一堆奖状,难怪现在爱玩、爱漂亮得很,气质却还不赖…这些都是我从小全没得过的奖状…可跟初次见到她的模样,丝毫不搭。

 这孩子怎么变这样?唉…七年级的妹妹我都摸不清她们念头了,更何况是接近八年级的小孩子…唉…阿咪头佛…善哉、善哉…

 “你没耳朵啊!快滚啦…呜…”小桃一面还在哭骂着,大概很累、很酸吧,翻过棉被把自己包的紧紧,就是不打算再看到我一样。

 我是任由她如何喊骂,就当我自己耳朵里长包皮一样,继续翻我的书,小桃已经用尽力气骂到没词了,甚至恐吓我要叫员警、叫氓来的,我依然文风不动的吃着我的葡萄、翻看任何有用途的东西。

 这小鬼倒不是真的敢去报警,她也怕自己事蹟败,搞不好会比我还惨,小丫头,要跟人吵嘴也得看物件、看时机,哼哼…既然知道你是这么有够“业余”

 的…我还跟你客气个鬼勒。

 原本还得顾虑一些可能上当受骗的伎俩,因为我已经倒楣够久、处处担心惯了,没想到还真不小心被我看到小桃的周记…嘿嘿…原来这个妞的妈妈已过世很久,爸爸在大陆工作,半年难得回来一次,肯定在那边是有了新家室…平时除了一个礼拜阿姨会来探视一次外,这个家基本上是没有其他人会进来的。

 嗯,我现在既然是咸鱼翻身、鸿运当头,把你这妞底细也摸得差不多了,干嘛还跟小丫头你客气什么呢?嘻嘻…我也休息够了、她也休息的差不多,走近边,就跟她说道。

 “小桃啊…我是很想走,在这空呆着也很无聊,但你又没让我够、也还没让它发…你看你,自己就先到晕过去了,你说说,有这样的道理吗?”

 “你…你…”小桃的表情揪在一块…好像如果给她一把刀,她就要捅我一把似的。

 “你也该有点职业道德吧…虽然你很不够专业,不过看你年纪轻轻的,不跟你计较这些…只要你能让我发的话,我就乖乖缴钱缴械、拍拍股回家如何?”我这是个陷阱…嘻嘻…骗小孩能不用阴谋乎。

 “你…外星人!大坏蛋!你…你…我不要你的臭钱了…滚出去…滚…”

 小桃现在是失去理智,把我当恶鬼一样的,哪敢让我再碰她一,吓都吓死了,可是她毕竟还小还很单纯,不懂得害怕这件事…

 害怕…原来可以让她变得更乖巧懂事呢。

 “哪有这种道理…哼哼…小鬼头!你以为这么简单自己完就好了?你都接下我的生意又做了一半,就该好好做完它不是?你老师没教你不能半途而废吗。

 哼…真”你老师“的勒…”我连台湾国语、三字经都出笼了。

 “不…不要!放开…放开我!”我佯作愤怒的抓着她脚便往浴室里拖,也不管她挣扎哭个什么劲的,一股脑就把热水往她头上冲,小ㄚ头个头不大、又没多少力气,我将莲蓬头对着她私处冲洗乾净后,便转身把刚才买的牛、葡萄给拿进来。

 “呜…你…你…想干什么?”小桃害怕着哭道。

 “给你喂点东西,教你怎么玩才会让别人…给我好好学,知道吗?”

 我不再理会她,用衣栏上放的丝袜住她双手,翻过身、股朝上对着我,就把牛往私处里倒…

 “啊…呜…好冰…冰…冰…”热水刚洒过再淋上冰牛,小机灵的自动缩张起来,我才不管她叫喊什么,把再拨开些,往里面倒入更多更多的牛

 “啊啊…坏、坏…停…停!烫…好烫…”我听不太懂小桃喊些什么,但随即知道,冰牛开始让她的起了物理反应,把冰牛当成热死人的相反触觉。我才倒了三分之一瓶,里面就有点溢出来的感觉,差不多…我又了几颗剥皮后的葡萄进去,没想到葡萄跟牛却不断的溢飞出来…

 看来,小桃是百般不愿配合,她使尽吃力的气要把它们全挤出来,这样很好…训练、训练她的收缩与排出力道,只是这样的练习最好还是按表课好,像她如此这般的不听话自行挤出,是练不成什么超强的收缩力。

 “你乖一点…要是你再给我挤出来,等一下就换成香蕉…哼…你能得了几?三够不够?”我一边恐吓道,甚至连凤梨的名称都用上了,小桃凶归凶,可也不是个笨蛋,到第三次入的同时,里面结实的挤一整盘的葡萄,连外隐约都可闻到浓浓的水果香。

 我一张口就是用力的,把牡内的牛到吱吱作响、一滴不剩为止。

 “啊…呜…死外星狗、臭王八!…去死啦…放开我…呜…啊!痛!”我没给小桃太多随口骂的机会,她一凶起来我就更用力,直到她红肿发痛为止,又继续倒些冰牛在上头喝。

 “呜呜…滚开…滚…啊…呜…呜…”小桃难过的哭泣着,不是我没良心,她现在虽然被玩与拘束吓坏了,可我却知道,她的体会好好记住这一切独特的触觉与感受。

 我见时机差不多,小已经缩得利害,浴室里热水未关也逐渐闷热起来,把小桃再转过身来股对我,剥了几下、在掉下两颗葡萄时,赶紧用力的把火烫进里面去。

 小桃没料到我会突然来这招,看似紧缩无比的小闷没想到竟出奇的容易进入,猛然抖了几下,小桃就开始呼天抢地的哀嚎起来。

 还好,这是独栋的透天小厝,高有三层,任凭你再怎么叫,外面都是听不到的,就算听见了,也会诅咒你“音量关小声一点”…这就是大台北好邻好水的守望相助模式。

 这次似乎更紧得厉害,我还真怕一不小心了出来,在我还没练成最后一项“夜不尽”以前,的忍耐程度大约只能到七成,要练成如此神奇“金永不倒”的地步,可还得多几个女人才试得出来。

 葡萄在里面几乎填了所有多余的空间,小桃有过先前一次的经验后,反而是叫得更厉害,似乎有一些些适应如此巨物的威,像狗爬式的拼命想逃跑。

 我哪会让她有逃跑的机会,她越逃我就越用力,葡萄在掉不出来的同时,猛烈的有如数颗“跳蛋”不停攻击她的兴奋G点,虽然还没让她适应,但里面现在正产生的快,却一点也假不了。

 这次我的顾虑就小很多了,放开马力冲刺看看,这妞果然没有痛死过去,依然还能痛駡着承受我猛烈的攻击。

 我为何要这么辛苦的顾虑东、顾虑西呢?一来我这忠厚个性变得小心惯了,二来…这驭奴心法的内容,我也很想知道有没有效。

 小桃本来就是我的第一号试验品,成功的话,我才有信心跟经验去报复那些对不起我的人…

 我这下体由好汉飙车,突然转成了老汉车,一方面上的快实在太强烈,需要放慢一阵,另一方面我也不能让小桃到忘了节奏、没能体会高的绵密就狂一阵,这样可会坏她下体的感觉呢。

 我每一下,就故意把茎完全出,让葡萄掉了一、两颗出来后,再顶到最里面去,这时的大小约在七成,对于如此紧绷的来说,程度竟然服贴得完美无比。

 “啊…啊啊!…乎…啊啊…啊!”小桃不知什么时候叫声逐渐转变,骂声中夹杂着许多情不自的娇声,慢慢的连骂人的话都忘记了,所有神经全集中在小闷里面,叫声缓缓转为难以控制的甜美…

 我由她的声音来判断小桃目前的兴奋程度,下体推送的力量逐一修正过来,配合我上刚忍下的望,逐渐足小桃所需要的每一次激动。

 在不断的催下,已经硬到八成七的地步,眼看小桃没有再排斥,我打算给她第一次扎实的高,换了两个姿势,找对她花心的三从道位置,狠狠的就要翻她!

 “啊啊!啊啊啊…啊!”小桃现在只剩下认得一个字“啊”可怕的快由四面八方涌入她的神经里面,我由她花容失的忘神表情,就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感觉。我大概完成连续技有一千多下,才心满意足的挑出,将隐忍不住的大量在小桃脸上,在我最后一次的估计当中,小桃这时,至少同一时间里已经高过四、五次。

 “乎…哈…乎…”小桃现在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虽然她的意识还没昏,但已是停留在强烈难返的空白兴奋期当中。

 先甜后恶、再恶又甜…我看着这小妮子瘦弱发抖的可怜模样,内在那股疼惜的心不由得爱怜起来,不是说我之前全无这种感觉,只是我刻意压抑它,现在…

 才是给我表现的机会。

 我小心仔细的帮她冲洗身体,亲密爱抚般的帮她抹上肥皂,很多人都轻忽女后的余韵,这可马虎不得,以后要让她温驯点、不仅记住你的也记得你的甜…得靠这了。

 小桃已经有些虚了,被成这样能不虚吗?没晕死过去就不错了,我轻轻抱起她回上,给她喂了些水,把那堆快干掉的水胡乱擦拭一下,也倒在上,一边按摩她感的部位直到入睡。

 这些,虽然她一定不领情,但她的潜在意识会记得的…

 干嘛这么麻烦?在驭奴心法里有段记载,女是种极度心灵空虚的生物,这点男人很难体会,只是她们很容易乔装跟压抑自己,如果你能适时的填补到对的地方,她…就会对你产生“好感”与“爱情”…

 我干嘛需要女孩的这些呢?嘿嘿…纯粹实验。

 一方面要让她产生“需求”才能提供她“供给”这是为何古书中一再提到甜恶甜恶的,不就是填入恶吗?“恶”让她产生痛苦与渴望凭抚的需求…

 你要适时的给予“甜”供给她,这样,你才能持续的不断填进去更恶毒的东西,维持供需平衡,不会让女人爆炸了…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