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三章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独栋的耶…台北不多见,是你老爸留的吗?”房屋虽旧,可对我这种上班族又失业的人来说,这里已经是很不错了。

 “你少管…六千块呢?”小桃一边衣服一面这样问道,可我却很坚持哪有先给钱再玩的道理,反正我已经是到了这,小桃也只好拿了条浴巾,准备洗澡去。

 “你要先洗澡吗?我可先说喔…我这没巾没牙刷、每件东西都不准碰喔,还有不准留下什么脏东西…”小桃一旁还唠叨不停的说着。

 真是的,小妞…我可不是来住旅馆,也不是来搞一夜情的,请你搞清楚点OK。

 我懒得跟她扯,放她先洗完后,我一个人三分钟战斗澡完毕,着我的长江大炮就走出她的浴室门口…

 “啊…”听到了小桃赞叹的讶异声,我的心里就暗暗了起来,嘿嘿…没见过这么大的吧,这可是我花了不少月的功夫呢…这下…可值得了。

 “你…你是外星人啊…怎么这么大…”小桃好像还有些受惊的说道,这种小鬼年纪尚轻,虽然听人说过越大越好,可她这会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害怕才好。

 这就是我不找女的原因之一,援的幼妹价格虽常坐地喊,但经验可就没那么多,在未来“开发”上也较容易,我可不希望第一次实验的物件就是松垮垮的万人骑,宁可花多一些钱找幼一点、玩票的援,反正…我…是从头到尾不打算“使用者付费”

 还有一点,职业应召跟车夫向来都是一体,这会非常麻烦,她们时间抠得要命,像催魂一样,搞不好一天还要连跑十几场,又有帮派照着,这对我的实验来讲完全帮不上忙,想来想去,还是找容易一点的目标下手比较好。

 那强怎么样?嗯…好像不错,不过等我把这小妞给解决后,也许我会考虑看看。

 “怎么…你没见过这么大吧?想不想试试?”我发现自己好像被自大与骄傲给淹没了,嘴里说着笨话…还试?上就对了,还讲这么多,你真当她良家妇女吗。

 “哎啊…我…我…”小桃拉紧自己上身的白浴巾,眼看我已经自行安装好保险丝…不,是保险套,她那对长链型耳环也来不及取下,人就已经被我给住了,当然我得出一点的嘿嘿声,好掩饰说我不像第一次召援的。

 急我当然急,不过由于之前一天看六片的基础锻炼过,我的忍耐也提升不少,我知道她在害怕,怕疼嘛…可我不管那么多,磨了磨小桃稀疏的小后,将我的重剑在她核上拍了几下,便要把巨进去!

 突然这时,我却发现巨剑没用啦?怎么没用…不进去!真他妈…不仅小桃着急,连我也顿时都感到好想哭…

 还好,我这第二段的神功没白练,暂态间让我想到了,我克制了一下的起伏,先自己握龙、握龙一阵,果不其然…重剑无锋给慢慢瘦回君子剑了…

 “你…你好怪…呵…噗吱…呵呵…”小桃儿突然笑了出来,怕归怕,但眼睛里可没离开过我那好大巨龙,只见它能忽大忽小的模样,小妮子竟还红着脸吱吱呵呵的娇笑起来。

 “你的东西好神奇喔,是不是有练过?呵呵…它好好玩喔…”小桃脸色越来越羞,却还想伸手去摸摸看的样子,别看这年约二八的小女孩,胆子可比我想的大呢,不然怎么有种搞援?我心里暗暗喊了几声夭寿喔…你妈妈到底是怎么教你的啊…补充按:二八佳人是一十六,不是二十八喔…这是常识题…“夭寿”纯发语用,闽南话意近缺德。

 眼见她那花枝颤的小妖个性,还想逗我弟弟玩,切…亏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哼哼…二话不说,我磨也磨到她渐浓、我的宝剑,这把头乌黑金头位置一摆好,二十九年皇家礼炮登时就给她开炮了!

 “啊、啊…好…好大!”小桃轻轻哎了几声,她身高只有一五五,这里可就真够紧的呢,也许真的是没搞过几次援,也可能是她天赋异禀吧,我挥舞着近四成功力的黑玄铁剑在她梦回神宫里游走半响后,越发觉得四壁到处温热,大有溶冬雪的靡靡景致…

 “哈…怎么样,爽快吧…才不到一半呢…你会不会夹紧?用力夹看看,来…

 提…对…”我一面不停说些挑逗她的话,一旁指点她怎么利用自己不感的肌力量,来获到更多一点的刺与兴奋,当然,这些也是宝典中驭奴之术的基本路子。

 宫的绵霜秋雪,逐渐融化出甜蜜的透明爱,我可以感觉到,这小妞的水比起我以前那不争气的臭婊子女友,要来的多很多。

 “好烫喔…你好温柔…呵呵…好…那里…好舒服…”小桃挽着我的脖子,虽然还不敢亲我,但眼色已经慢慢融入我那刻意营造的温情慢火中,乾柴也得逐渐烹才会大,要养大一个人的胃口就得慢慢撑才会够大…嘿嘿…等着吧,过两天…我看你大概没有我这种SIZE,是再也尝不出什么味道的…

 到目前为止我这三项无双神功,可只发挥了其中“自如意”的一半不到,好大接着正排队等待机会呢,万人的气味也还不到出现时机,所以我得加快让她进入状况才行。

 我的不疾不徐的在她小牡里来回了数十下,每一下我都可以感觉到她感的G点上正被我轻轻的挑动起,四壁上越加滑的黏腻感渐有适应迹象,看得出她正沉在动情素的催化下,我这马达半年多来的握龙锻炼下,登时就给它马力全开!

 “啊啊…讨厌…好…好用力…好…好哥哥…慢点…啊…”突然的冲刺最能让女人叫不停,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上变得很美妙,就是这种感觉…圆滑的融化感受,没有半点突然想念头忽来打扰…这一切,似乎在在证明了它的硬体器官已经连升三级以上才是。

 感度约在六十七、硬度大约八十七点五、兴奋度是九十一…整目前进化指数约在二等半左右,大概在调教完小桃时,整的功能指数可望晋级到二等以上的极品反应。

 “哈…哈…好强…好…啊…哈…抖、抖、抖…”

 小桃抓得我的背部红肿不堪,不过我亦得她是烈异常、难分难解,她小内不停被给顶上,水也就越来越多,很快的我感觉到好像有股的感觉由她身上分泌出来,登时我才发觉她竟然已经高了。

 不只高…还差点吹哩…嘻嘻,搞不好再锻炼她几次,还真能做到A片中才看得到的吹镜头呢。

 “哈…呼…哈…哈…好…好…你…你好强…”小桃大气的抱着我,全身软弱无力的任由我恣意玩她的私处。

 “刚刚不是叫哥哥了吗?怎么又不叫了?”我得意的挑逗了她一下。

 “你…真讨厌…啊哈…嘻…”小桃红着脸,娇媚的出顽皮模样,顿时间那景象把我给摄住了,不是那种娇美把我吸引…而是那种感觉…一种默默发生信任的感觉,隐藏在她高之后,散发出那独特、莫名、未知、难解的一种女人“憨相”的甜美感受。

 我大脑的警铃突然响起…这不是就是书里所云“去少反顽、甜云入心”的境界吗。

 破书里除了好大这种浅功夫写的白话异常,玄妙的部分仍然是文言的要命…我想…大概是连高人自己也翻不出精确的意思来吧。

 接在后的几句话是:“先甜后恶、再恶又甜、既恶又甜、唯甜忘恶…”总之,里面的意思似乎说明我们老祖宗本就潜藏有很强的待狂因数,既然这妞已经到口,可不能怪我突然翻脸无情,我是照书而行,你就别怨我,乖乖认了吧…

 我知道她的小牡已经适应第一阶段的爱,可以承受更大的刺

 接下来是“凶”的境界,我可开始有点紧张,第二阶段如果乾得好,以后就是要她喝也得乖乖听,但若的不对,把这妞急了报警抓人可怎么办…到底,还要不要下去…

 嗯,我大约犹豫了零点一秒,瞬间抓住小桃的小蛮,登时宣布第二回合开始!

 “你…等…等…休息一下…哎啊…啊!…恶…喔…”小桃的撒娇声音没有维持多久,马上竟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嘴里也忍不住的想大喊出来,好扎实的感受,经由下传到了四肢百骸,入时,小的紧绷反应简直好极了…

 我的巨进入之后,快速的发挥出应有百分之八十的长宽高,给予小桃超越3D立体的极致足感,看着她那秀气的脸颊瞬间僵了起来,身体发抖的兴奋就让我感到很足。

 “啊…呜…呜…好…好痛…停…啊啊…”小桃这不是在呻,是在哀嚎!

 她的身躯很娇小,被我抱住时根本动也不能动,我尝过的美感后,不急着马上套它,慢慢加我原有巨茎的硬度与宽度,由百分之八十、八十一、八十二…提升到了近九成时,小桃的脸色眼看就快要晕过去了。

 嘿嘿嘿…我心里暗笑了好几声,开始自动缩张茎皮上灵活的包皮,好像脸部搐般的灵巧,不需靠手不靠的震动起“按摩”小桃的

 由于刚刚已经让小桃高过一次,里面已滑多了,不然如果第一发就给她这么强烈,搞不好真出了人命可怎么办,九寸长的大东西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这“飞镖”都不用看靶心,这么,怎么就怎么中。

 我不仅感觉到她身体在颤抖,连壁内的神经都在搐,这是很好的现象之一,宛如缺乏运动的皮神经被我挑动起来,让她酸死几天也没关系,相信以后她的壁收缩力…可就强烈得多。

 在此要先更正大家一个观念,有人说被大会松垮垮的,这是错误!

 严重的错误。如果各位有读过力学,就应该知道何谓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经常必须忍受巨物入的会相对慢慢变得紧缩,这是被训练很好的关系,不然古代女干嘛没事拿的要命的子练习?而且还由细到慢慢练…

 只有小小玩意在上面摩擦了事,才会让女人变得松垮垮,这可以由长年的女身上印证,当然,有一些也是我个人由“上千片”的反复细微观察中,与前女友的身上得到的证明。

 只见我搂着小桃努力的缩张我的神奇大,让她感动得连眼泪都出来了,相信那里面现在一定酸得要命,不只酸、每一分神经都会被新的体验境界给带动上来。

 看着差不多被巨茎给痛晕的小妮子,我心里不就得意起来,想想她先前的那股跩劲,合着我前女友背叛的恨意相连接,一股死她的望,正在我口内不断膨

 我逐渐在紧绷得不得了的上缓缓游动,口顶着小桃内部的花心部位,由于东西太,怎么顶都会磨到她感的神经,我也就顺势以头把里面的水挖出来些,来个一长九短的活运动。

 常识按:一长九短是民间最稀松平常的技之一,做时有三长一短、一长九短等等,跟跑步要换气道理一样,就是头停在内绕着口浅尝数次,时机一到就狠狠捅她一刀,反复刺叫无穷。你怪我真有够罗唆?因为以前我看中国人写的文都看不太懂学成语,合着当作者都不用解释的啊?…

 “呼啊…抖缩…放…放开我…呜…呜…啊!好…好酸…停…停…”小桃跟小孩一样的哭泣起来,身体感的颤不已,我知道现在她的脊椎以下一定全酸得要命,不过这是让她“火”重生前的洗礼,必须懂得自己体验适应后,才会获得前所未有的空前快

 润的越来越多汁,大量的水浇在我发烫的头上好不痛快,我心头一喜,就将搂在怀里的小桃给抱着站起来,瞬间,大简直直冲滑顺的门关!

 “啊喔…啊…啊!”小桃激动的死命抱住我,在做死前的挣扎,我顶着花心撞了几下,抬头看着她的表情,感动得几乎快要落泪…

 当你能看见自己把女人顶到忘我搐的境界,看着她两眼由漂浮到翻白眼这段经典的过程,没有体验过的人是很难理解那种感觉,我把近九成五的用力的顶了几下,让她的下体自然的向下合,才没几下,这个小妞就完全失了…

 “唔…唔…恶呜…”小桃好像梦魇般的低声叫,听不太出是痛苦还是痛快,我感到一股滚烫的热又浇在我的头上,尽管着小内,大量还是不停的顺着我、滴得地上都是。

 “嘿…嘿…?我才发挥近七成的程度,你就成这样…了。

 真是既肮脏又的小鬼…”我不管小桃听不听得见,现在的我,是身心都极了。

 我的每隔三秒就用力顶上去,让小桃自己慢慢的、逃避不了的滑下来,好像擒故纵般的玩她,逐渐的也让她适应适应扎实的感觉。

 “呜呜…呜…”她现在痛虽痛、酸麻得似快死掉一样,但只晕过去半响却又给醒了过来,只能拼命的抓着我脖子,完全无力的连咬我都咬不下去。

 我巨顺利的顶住她花心上的三焦三从位,而她的小牡内宛如从未活络过的筋骨一样,被迫接受我暴般的“复健运动”

 三焦三从是二舅告诉我的,只要人有神经、有脉络的地方,就会有位,只可惜一般中药店能买到的铜人位模型都是男的…更没有可能详解到连里面都翻出来给你看。

 不只有三从、后门内还有四德呢。

 我快速的再度让小桃滚滚地,抱着她学A片猛男一样的到处走“”没有让她的水、半点沾在板上,因为这以后几天可能还要用呢,答答的可就不太好了。

 我自顾着享受她内高迭起的紧缩美味,也不管她现在是喜是乐,嘿嘿…我是对头嫖客,遇到我这种货、又不爱付钱…你也只得给我撑着。

 很快,我的第一炮还没,这小妮子却真晕过去了,还了第二次呢,我的下面,可我个人是还不习惯,又抖了几下,算是完成一半的国际礼仪,才放下小桃,到浴室里盥洗一番。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