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神功!好大根 下章
第二章
得要先博一搏舅舅的同情心,不然这小气巴拉的老抠门,到时给不给看,还不知道呢…

 再说,舅舅连自己不行了都敢说,我…我这又有什么好不好意思讲呢。

 “小子…这…”舅舅为难了,我当然不给二舅说不的机会,这些日子我可是摸清他吃软的脾气,继续借酒装哭的求书道。

 “小子…这…俺也很想看啊…”我突然觉得刚刚吃的菜都要翻了出来…

 “可俺是发过誓地…俺老家是出了名的守信用,是堂堂济南守信里、发誓村乡民,如果这话要是传了出去,俺还能回乡探亲不探?”我快被这舅舅的话给搞疯了,这算哪门子信用啊?你当初又不是昭告天下,自己说不看就不看…就算想看看…又会怎样。

 这有什么好大不了?再说…现在是我想学,可不是你要看!八竿子怎搞在一块呢。

 “要不…侄子我先帮你翻翻,我看过再告诉你内容总可以吧…这样…既不违反舅舅誓言,也好不浪费这本书的宿命是不是?”我想了好久,总算绕出了一条活路来,只见舅舅轻轻哦了一声,好像可行似的点了点头,顿时间我感觉好像被骗了一样,会不会舅舅本来就想绕弯子要我帮他看。

 这语无伦次的老头,果真是深藏不,不过只要那本书像他所说一样神奇,帮帮自己舅舅一次又何妨。

 “给你看看是无妨,可会练出什么东西连俺都说不准,你可得想清楚…”二舅再三的唠叨说道。

 “舅舅…我、很、清、楚…”我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二话不说,也把书给抓在手上。

 “那、那…你看完要把大概的意思、药名说出来,我可没看也没学…”舅舅急忙的补了这样一句,我则恭恭敬敬的、小心翼翼翻开哈比书套下的第一页。

 “好大巨?”上面的龙字,被刚刚在书套的汤给沾糊了,怎么看…都像个字…

 我不再多说,先翻了翻前几页,没想到的是,里面的用字竟然浅显易懂,上面修练的用药也是容而易取…

 “娘舅,此卷…真有如此神奇奥妙乎?”我的话开始文言起来,跟舅舅报了几份药名,连舅舅也不皱起眉头说道。

 “吃…是吃不死你地…但这巴豆、枸芑粉…应该是涂的吧,不然混着吃、吃下肚子后可就一路拉,不拉到太平洋、拉死小子你可有鬼勒…”舅舅说出了我汗浃背的隐忧。

 “会不会…是减肥药…”我兴致少了一大半,脸狐疑的看着二舅…

 “小子,俺告诉你…一份天地难得、玄妙无比的好药,就要发人之所不敢为而为之,方称得上绝世好药,两份药极强的药会擦出什么火花,这都是你的命,你说是也不是…”二舅突然苦口婆心的迸出了如此警世良言,害得侄子俺是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就这样,我们两人折腾了一整夜,最后…只留下巴豆与枸芑粉,静静的躺在药房里,无声无言的抗议着…

 “你好,我叫小桃…你可以称我桃儿、小桃儿、可爱桃、小甜心都可以…

 就是不可以叫我桃太郎…”

 手机中的少女黏腻腻地罗嗦不停,不时还呵呵傻笑,小姐,放庄重点好吗?

 你现在是在做援助际耶,可不是在跟网友哈拉聊天…

 真受不了,搞不懂七年级的眉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对于“神功初成”的我,也只有先找个小妞来开开刀,试试这本书的杀伤力如何。

 “那…你真的确定照片、年纪跟本人一样吗?不然我可不付钱…”

 我越来越像四十岁的怪老头,再叮咛一次,省得彼此浪费时间。

 “你真的是二十四岁吗?跟个老头一样…要不要做随便你…”好犀利的小妞,哼…连做兼职的援助际都这么跩,真有你的…我…不过就是五年前二十四,哪有像个老头似的,跩什么跩…

 你最好保佑自己长的跟照片一样,不然等会就翻你到“叫天天不应、叫弟弟不理…”我应付了一下小桃后,离开了网咖,就打算往捷运的方向去,期待一小时后跟这援妹碰头。

 你一定很奇怪,怎么一下的功夫,我的神功就练成了,事实上呢,距离上一次书得手的时间已经过了六个月…

 那本书后来经过我们甥舅二人的仔细参透研究后,证实里面多数的药都是用“涂”的,而且作法简直异于常人,至今…应该还没有人领悟出其中的玄妙之处。

 扯远了,简单说,它的步骤很繁琐,过程…却十分简单,它的用药很强烈,药材…却随手可得…真他你能说它不玄妙乎?善哉、善哉。

 为了它,我决定把我隐忍多时、尚未开包的处子包皮…给喀渣了…

 这着实让我痛了好几天,但为了让这将来的“东方巨”美观些…也只有牺牲一点皮,不过一连快痛了我两个礼拜下不了,该死的大夫…经过这段艰辛无比的历程后,我才抓着三寸七的命子,展开我东方巨剑的修练路程。

 按:多的零点四寸是截包皮多出来的…

 首先,大家最关心的应该是怎么长吧,这点快不得,不要相信坊间什么增长术,那根本是骗人的,海绵体在成年后就不会再生长,这是基本常识,如果硬是要把当成骨头拉…你有没有看过什么是揠苗助长?有没有看过洋片“茎直一百八十度”?到时不要说是一百八,连三百六都弯的过去,因为已只剩半条命了…

 我跟二舅研究了两个月后,终于破解了其中的津,在零与一当中,悟出了骇客是怎么当的…不对,是茎要怎么包,由于海绵体是很笨的东西,当你给它讯息说我长大了,它就开始闹罢工,因此你不得不包住它持续刺,告诉它你还太小喔,多长一点给我吧。

 这个论调是二舅告诉我的,你不要太挑剔一个语无伦次的中药师,既然说了就照做便是,我每天勤奋的用艾草混牛外加三味综合泥裹在上头,虽然二舅看了是直摇头,可我也不理会他每天勤加修练。

 我把泥给塑型成七寸长、美轮美奂的大茎,幻想着不久将来这就会是它的形状,每天整整包它个六钟头,并且由二舅帮我针点灸…在放完三、四次血后,一条蛰伏的卧龙,才逐渐崭头角…

 先告诉你为什么要放血,我们都知道,茎肿而不其实对身体是很大的伤害,血滞留在茎皮久了会便造成“呆茎”完全不灵活,因此爱学家一直要男人不要再撑了,早点办完事再来一次比较实际。可我们这种练法就全然不是这回事,我们是利用导外加补强硬体设施,直接要将九五升级成不会当的XP,这硬体改造可省不得,除了每天三餐饭后一粒固肾大补丸少不得,平时的自我锻炼也马虎不了呢。

 按:要原谅他是搞硬体的,逻辑中常会不自主的出现一些电脑怪异名词…

 为了拉长它美型不的坚硬外皮,一天六片A片已经被我看到没新片可看,我的茎每天早上还要泡三次冷水、包茎放血,接着晚上再泡三次热水、消炎去肿后,这才算做完了一天的功课。你一定在笑我疯子吧?我二舅就这样笑我,他说放着店不顾搞这玩意…可一个月后他笑不出来了,因为…我的玩意已经大到头穿不下了…

 到此,我终于完成了梦寐以求的第一阶段,也是整本书最浅的开头章——“好大”的修练境界。

 你一定以为我这是闷肿的吧,才不…它的感觉好极了,比以前的好太多,我们可以经由看A片来证实,只见瞬息间由一寸短、短、短、短成了九寸长…

 这…可就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SIZE呢。

 接着…有了信心后我便开始朝第二阶段的“自如意”锻炼,它能把那话儿练成皮生动,犹如脸皮般能自由如意的缩张一样…不过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讲到此为止,总之这功夫是被我练成了…

 总之而言、言而总之,这本书去掉看不懂、不重要、练不来的部分外,一共被我们归类成六大项,成了标准的六六神功。

 有好大、自如意、万人、汁又多、夜不尽,最后…还有项最重要的驭悍奴。

 这、这、这…前五项可完全是男人作梦都会笑的至高宝典,丝毫没有留给女人半分嫌弃的机会与藉口…嘿嘿…在我从援聊天室里挑细选出小桃时,我已经练成了前面三项,由于第四跟第五项必须在女人身上练,所以我得出关找个小鬼试试功力…

 当然,最后的驭悍奴也被我给先翻练了一半,因为这地方写得玄妙十分,太过心灵层面、一点也不单纯,我只有用自己极高的聪明禀赋自行参详领悟,不敢妄言通书达意…却也,八九不离十啦。

 这时我才注意到,很久很久以前的老祖宗已经在搞恐吓、瞒骗、威胁、利这段,嘿嘿…尽管我再怎么忠厚老实…思夜想、耳濡目染之下…善良的本也会逐渐歪曲…

 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了捷运站门口,还好,远远的这小妮子穿着一件细肩白色HELLOKETTY小可爱,肚、配上牛仔超短小裙,身上一堆小吊饰、外加你粉红小包,一眼,就可以很容易的认出来,十分抢眼。

 原本我还正担心她会不会像个小太妹,不过气质上似乎还算不错,最重要的是这种浓浓的活小妹气味,正逐渐开始刺我鼻孔内的感神经…

 “你是小桃吧…”我有些刚毅木讷的说道,真要命,这时剑在口袋是隐忍待发…弟弟…现在可不能出什么意外啊,不然闹出人命了可怎么办。

 “嗯…你想去什么地方做?”小桃真直接,只见她脸色红润润的十分好看,全身打扮也确如聊天室所说十六、七岁模样,长得虽不算很惊,但肌肤白皙、体态五官也上相,的确是有敢于夸言五千大洋的高等价值。

 咳、咳…出来混就不要问出身来历,等等要检查一下她的硬体设施是否健全,看看有无造假之嫌还比较重要。

 “你家。”我乾净俐落的道出两个字。

 “什么?不会吧…”小桃一脸不太敢相信的问道,好像在说,你连上宾馆的几百块都要省,真是够了喔…

 我这么做当然是有目的的,虽然我已跟舅舅借了三千多块来凑数,不过那是怕事情闹大被报警时用的,我可从头到尾不打算付一钱,不但不付…还有更过份一点的哩…嘻嘻嘻…“你是一个人住吧?看你能这么自由的跟男人出去,自然不会乖乖跟爸妈住一起…”

 “少来…我才不滥呢,要不是缺钱用…这样…好吧…但,我要加钱喔,要多一千才行。”小妮子拿出最新型的手机看了看上面时间,转头竟然对我杀价道。

 “成。”我是很爽快的答应,对于本来就不打算付钱的人来说,就是多要一万块我也没什么好意见的。

 跟着我们用走的来到她住的透天小厝前,上了楼去,这,我可就准备好了,小货…接我这一剑千秋舞…不,是重剑秋千吧…  M.eJIxS.com
上章 神功!好大根 下章